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前记


□ 陈克海

  头枕白帽身披青衣的群山
  你养活了我世世代代的祖先
  ——民歌一种
  
  1
  
  就像擅长和美丽的姑娘周旋,我哥朱中跟质地善良的老头也能打成一片。杨纯田喜欢上我哥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有人说我哥本来就长得花眉大眼,对人与事心肠柔软,理解得过于肤浅,的确,只要看到他们谈吐不俗,嘴角没有白沫,我哥就会觉得对方多少有些动人之处。但是,我哥对杨纯田的好感并不是完全出于偏爱。
  头一回见杨纯田,是我妈带他去打针。那时,杨纯田四十多岁了,刚把杨纯武家的大儿子杨祖献过继到自己家。杨纯田当着我妈滔滔不绝地说着他那个野性难驯的儿子,兴奋得针头一抖,插得我哥屁股半个月都没有消肿。
  不光是杨纯田心底欢喜,他那个还没驼背的老婆,对这个八岁的侄儿也是喜欢得不得了,说得不好听点,简直是用心良苦。中年得子,这对男女的激动可想而知。两口子变着花样做好吃的,可是杨祖献就是喂不熟,吃了饭甩下碗,嘴巴上的油还没擦掉,就准备撒开步子往自己的屋里跑。杨纯田不动声色地和八岁的杨祖献讲道理,说,现在做他的儿子就得在他家睡,不能再动不动往别人屋里跑了。杨祖献黑油油的大眼睛骨碌碌乱转了一通,像是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他叹了口气,说:
  “难怪我妈经常讲,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短,既然这样,那我以后还是不到你家吃饭了。”
  杨纯田倒没有被古灵精怪的杨祖献弄昏头脑。他做梦想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和自己一般聪明的儿子。杨祖献是个脑子好使的人,但八岁的他还是没有搞明白,为什么明明是自己的家突然就成了别人的了。而且他也不喜欢那个伯娘,精瘦精瘦的,硌手硌脚,摸上去一点都不舒服。每回出门走亲戚,杨纯田的老婆总是把杨祖献抱得紧紧的,而且动不动就在他的头上抹来抹去,逢人就说,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接了个儿子。
  “看看,这是我的孩子,长得乖吧?别人的孩子羊跳马跳的,可他愿意安安静静地呆着。他衣服都穿了几个月,可是一点都不显脏。”
  对这个伯娘,八岁的杨祖献既烦躁透顶,又无可奈何。绝对不是他不愿意跟着别的孩子一起玩,而是她箍得那么紧,他根本就下不了地。更要命的是,这个伯娘,也就是声称是他妈的女人,才四十来岁,门牙就掉了,一说话就暴出鸡蛋粗的黑洞。要是非得选一个,他更愿意跟杨纯田出门。伯伯虽然看上去也不像个多好的人,但至少带他走人家时不会把他捏得浑身酸痛,而且总会出其不意地掏出些零钱,虽然都是一角两角的毛票,但积少成多,数目也不小了。
  天晓得杨祖献怎么就突然爱上了钱。也许该说是过于贪婪。但也不能说是贪婪,可能是艰苦的生活让他早早就明白了钱的重要性。他八九岁的时候就懂得了金钱带来的幸福感,知道怎么少花掉每一分钱了。这个细节还是他爹杨纯田自己说出来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