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在浴雾朦胧中


□ 华小克


一张美丽的脸的魅力使我的爱情化为崇高,因为她使我的内心摆脱了卑俗的欲望。
——米开朗基罗
那日我拎着塑料小提袋走进浴室,少女们在水花下沐浴的窈窕身姿,在我的心里立刻蓬勃出对美的钦羡。“啊,久违了,少女们。”一句这样的感叹禁不住脱口而出。
五年前我经常来这所高校的浴室沐浴,少女们如画意如诗情如轻歌的美曾经润泽我的心灵,牵萦我的思绪。后来由于迁居,我远离了这所高校,今又重来,少女们像天仙一样跃入眼中,忽然意识到这五年的时间里愧对了审美的目光,愧对了人类自然又无私的赠予。
清爽的浴水散发出丝丝淡甜的味道,恬然地洗浴着的少女们,举手投足都沁逸着特有的韵致。她们不慌不忙不急不火,一个人占了另一个人的水龙头也不吵嚷争执,不怒气冲冲地去撞击另一个人的身体,而是垂立一旁默默地等待环视周围寻找空位。友好,谦让,融融善意流盼在她们的眉目之间。这与大众浴池里的情形截然不同,这些高校少女不仅保持了生命没有被欲望改写的本色,也弥修了女性温和典雅的天性。宋人张先曾在一首词中写道:“细看玉人娇面,春光不在花枝。”这句子十分贴近我此刻的审美感受。
我是女人,命运赐予我机会与女性为伴,从小到大与我形影不离的女友,没有一个是不漂亮的。她们明眸皓齿,浅笑如花带给我的喜悦和欢欣,不能由任何东西替代。当“同性恋”一词流行开来以后,有人揶揄我是同性恋,我据理力争,“我不是。我以诗与画赋予的使命呵护上帝美丽的女儿,不会错。”我有幸和上帝的意愿在一起,灵魂是无比单纯而朴素的。米开朗基罗说“一张美丽的脸的魅力使我的爱情化为崇高,因为她使我的内心摆脱了卑俗的欲望。”我相信美的最大威力是使人的意识高蹈于阡陌红尘,接近神灵的飘渺之境。
我痴迷女性的人体美,尤其是浴中女性的人体,我感觉那一种洗尽铅华的美,如明月朗照似芙蓉出水。我曾收集辑录过一些作家关于女性美的描写文字,但我在感动之余还是感到了语言与现实间的距离、感觉与实在的隔膜。而那些欧洲的人体画,却于此极为专擅,把这一种世间之至美表现得淋漓尽致。为此,我长久以来一直为自己不是画家而叹惋。
我生长在北方一个偏远的小乡镇,那里的文化生活非常贫乏。我最早看到的绘画作品是商店里挂在墙壁上的广告画。那画的色彩很单调,灰黑的酱油瓶子,土黄色的饼干,最鲜艳的是一朵大红的荷花。放学以后,我经常趴在柜台上画这幅画,十几次我就画得很相像了,因为没有颜料,我是用铅笔画,可以被叫作“画速写”。我童年的美术启蒙仅此一试而已。对于一颗唯美的心灵,这是多么苍白的经历,多么痛心的昏瞀印记。如果我生在城市,神灵肯定会驱使我学画美女,将她们沐浴时的千番倩影百般妖媚溶注在画笔之下。倾心绘就那锯齿样发梢烘托的面容,玉一样光洁的皮肤,果冻一样柔软的腰身,行走如鹤轻盈袅娜的步态。我的生命会因妙手不倦而无比神圣。
可是,我没有成为画家。于是尽管在这至美面前文字显得力不从心,而我还是要借助文字来表现我所为之倾倒的美,在如醉如痴中激情命笔,纵书浴美人的绰约风姿,品味飘香逸芳的生命气息。我的一篇题为《投注自身的目光》的散文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写出的,美丽强烈地感染了我,我又试图把这感染传染给我的读者,所以当这篇文章有幸被选刊转载时我激动极了。
浴水轻飞,水雾朦胧中一个长发抵膝的少女溶进了浴室。她那一头沿双肩而下的黑发随着步姿甩动,看上去像月光下轻风吹拂的垂柳。她有几分物性,几分妖气,更有几分傲睨。那飘逸而出的东方女子之魅,让我对这个女孩自爱自珍的恒久肃然起敬。要知道在繁忙的学习生活中蓄这样一头长发是很辛苦的。日日早起,对镜挥梳,或发髻高挽,或绕颈编缠,不仅费时,也极费力气。当她走到我面前时,我闪向一旁让出了喷头,她向我微笑致谢。我发现她宽宽的额际竟然如灯下明镜一样光亮——她肯定是一个非常聪慧的女孩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