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帝的衣裳(组诗)


□ 何炳阳

麦浪滔天,肚子的天堂

三月了 雨水打脸

鲤鱼过江

我将带上 桃红

柳绿的心情

回到 一个名叫

庄屋何的村庄

不老的心总有花开

不老的眼睛总有泪藏

不老的一个愿望

让我跟二十八年前

那个少年的我一道

在檐下眺望远方

远方的城市一片光芒

远方的灯下到底

有没有那位好看的姑娘

二月的梦中

出自故乡的禾场

是谁说我和八叔

清明之前

放下了泡种的水缸

背上打工的行囊

绕过村前的水田

翻过屋后的山梁

还说八月的秋后

村里要盖新屋

五月了我才想到

在城市中央

该不该用一首小诗

结束我们各自的流浪

白天过街

晚上走巷

听不见泥土和蚯蚓对话

沧桑翻上了鼻梁

此时我的家乡

村口挂满了花衣

坡上一片金黄

每一颗掉在地头的麦穗

是诗歌和肚子的天堂

在夜市摊上

痛饮流逝的岁月

八叔说一登上高层的屋顶

大地是一只土碗

装着劳动和家乡

我说从餐馆扔出的馒头

打掉的是我和杜甫的心脏

麦浪滔天

大地金黄

乡村喂给泥巴一把种子

秋后长成城市的粮仓

城里的斧头啃下一截截木头

不到婚期便吐出一张张婚床

是站在异乡看家乡

还是站在檐下看远方

怎么看麦浪滔天

大地金黄

远方的灯下

还是那位好看的姑娘

春天回到了村庄

春天回到了村庄

劳燕是谁的新娘

种子在仓里

彻夜难眠

提着一盏又一盏

萤火蛙鸣的炊烟

在打扫鸡犬桑麻的故乡

那么多的小草

人民一样

一路走来

不等太阳上下班

露水便回到了肩上

那么多的犁耙

父亲一般苦了一生还要下地

在丰收和愿望的前方

为泥土松动筋骨

替汗水打开翅膀

那么多村姑儿郎

背对村口

把他乡爱了又爱

白天给车床喂汗

夜晚替婚期数出月亮

那么多的闪电

为生计裁缝一样

对着风吹的天布

裁出上帝的衣裳

那么多的惊雷

为奔头石匠一般

从天上搬回石头

敲打通村的路石

砌出幸福的院墙

还有一扇没日

没夜的花窗

在晒村前的禾场

春天回到了村庄

劳燕不做懒汉的嫁娘

歌声是我的来去

在看渐红渐绿的故乡

好路送给别人去走

好路是一只蜜蜂

扎了我一口

丢下一畈油菜花

好路是一个名叫

荷花的知青姐姐

插歪了队里的秧苗

还塞给我两袋子泥巴

泥巴菜花

大地鼓着肚皮

苍天勾着下巴

教我月亮走

我也走的是她

教给我我替月亮

提花篓的人是她

她说好歌

是一条做人的路

这生唱不好

来世就要做哑巴

好路可以让人

摸到苍天的胡须

不好不坏的一条岔路

是一个叫苹果的女孩

死了十几年不肯去投胎

总来我的梦中

用花朵做的泥巴

说是要封死我

幸福的嘴巴

我知道好歌儿

要唱给没有家的山风听

好山路要送给

那些抬嫁妆的人走

好锣鼓是大山大水

鞭炮声中藏不住的心跳

要让庙里的小和尚

跑出来看看出嫁的妹子

怎样掀开头盖回头喊娘家

娘家娘家

泥巴呀菜花

苹果是荷花姐姐的私生女

从生到死十八年

没有对人说过一句话

好女人要过三八

向北的东南风

一路向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上帝的衣裳(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