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端午


□ 徐 岩

有山的地方就有水,清亮亮如一条带子的颍河从大山底下流过时,相当的平静。山势上升的时候,水也跟着上升,一些苇草裹护着褐色的河床,就那么默默地将四季掩埋掉。
这是四月,草长莺飞,轻柔的风将小镇拂入一卷画轴里。远了看一座座瓦屋被定格在清晨的曙色里,零乱也生动。
乔嫂腰上系了围裙,推开屋门来到院子里,对着依稀的晨光,伸展了一下胳臂腿。远处如丝如缕的炊烟里,夹杂着一种很好闻的焦糊味儿。
乔嫂喜欢这样的早晨,这样半透明半新鲜的颍镇春天的早晨。艾草的气息淡淡地扑面而来,似有麦草的气味,也似有一些泥土湿润的芳香,接二连三地浸入人的肺腑。
院落里开始有人影晃动了,乔嫂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早起的侄女叶儿和徒弟三丫,在往院子里的铁线上翻晾那些纸样。
乔嫂相当的满足,虽说她这个纸作坊就这几个人,一年四季的扎纸活,什么陪葬用的纸牛纸马和花圈啦,什么办红事用的双喜字和窗花啦,尤其临近五月,那更是要糊一些鲜艳的七彩葫芦的,自不用说,你想想,哪一家檐下不悬上几个,给自家添些喜气呢?
乔嫂跟叶儿她们摆了摆手,算是问了早安。乔嫂一边用手梳拢着头发,一边朝仓房旁的牛棚走,她有个习惯,每天早晨起来,都是要先喂一喂自家那头黄牛的。乔嫂这之所以喜欢自家那头黄牛,多半原因是因了牛的憨厚,像她过世的丈夫刘大庆,勤劳而憨态可掬。每次套了车,出镇子送纸活,她坐在车辕板上,拿手抚摸黄牛那光滑的脊背时,心里就会涌起一股柔情来。跟丈夫刘大庆厮守几十年,两人的感情是不用说的,如今刘大庆去了,乔嫂就想到了丈夫生前的种种好处,她想,好人是没长寿的,好人往往要先离尘世而去。丈夫走了之后,留给她的财产除了这头黄牛和三间瓦屋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了。
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人死是不能够复活的。乔嫂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丈夫走了,自己却要活下来,她才四十几岁啊,她得养活儿子,她要想办法挣钱,好供娃儿读书。娃儿在县上上学,住宿读书那是很辛苦的,咋能委屈了孩子呢?
乔嫂便在丈夫死后的那年秋上,将侄女叶儿叫过来,跟她搭伴开了这家纸作坊,又收了临村的三丫做徒弟,让自家堂弟哑巴来帮忙做饭,说白了就是凭手艺挣口饭吃。
乔嫂先是到仓房的墙根处的一口水缸里,捞出一大把青草,草叶鲜嫩翠绿,浸了水就更加丰润。草是昨天夜里天擦黑的时候割回来的,是那种尺把高的青草,浸到水里使草保持湿度,这样子牛喜欢吃,牛吃饱了一天中都是精神的,做起活来也有劲头。
乔嫂抱了草走进牛棚里,先是看到了卧在木槽旁的黄牛,正睁了一双的睡眼亲昵地望她。牛见了乔嫂便哞了一声,然后,抖抖皮毛,撑腿站了起来。乔嫂是习惯了这一声哞叫的,轻柔又不震耳,让乔嫂心生感动,她想牛是通人性的,它理解主人的心思,乔嫂将青草放进木槽里时,就发现了靠墙睡在一堆稻草上的陌生女人。
女人已经醒了,正直起腰身睡眼惺忪地打量着乔嫂。好半天乔嫂才问道,妹子,你是谁呀?咋睡到我家牛棚里来了?那女人有些慌乱地站起身,小了声地说,夜里来寻亲戚的,天太晚没好意思敲门,便寻这牛棚将就了一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