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选举的日子里


□ 许 经

县文化局副局长翁号仁本应星期一就得来上班,可他直到星期二下午才从外县风风火火地赶回局里。办公室主任小功告诉他,县直机关党工委的李书记已找他三回了。翁号仁副局长的心有点虚虚的。半年多来他接了一些“业务”,悄悄地替外县的一些民间剧团画幕景画幻灯片,赚点外快补贴家用。咳,两个双胞胎女儿上大学,外加妻子刚下岗,靠他一人千把元的工资怎么过日子?文化局是个无权无势的穷单位,当个破局长且又是个副的,压根儿就感受不到什么叫贪污,什么是受贿。想钱想得心慌,又不能偷,又不能抢,买体育彩券又中不了大奖,炒股又没本钱且也承受不起那风险。想来想去,只好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替人家画幕景画幻灯片了。翁号仁毕业于省艺校舞台美术专业,画幕景画幻灯片是他的绝活,在邻近几个县颇负盛名。局级领导给人打工虽不怎么体面,但日子得过下去呀,且人民币委实可爱。瞧,这一次双休日外加一天半,捞回1200元的劳务费,可维持那两位“嗷嗷待哺”的女大学生两个月的最低生活费了。县直机关党工委的李书记找我有啥事?是不是自己“走穴”的事不小心露出了风声?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啊!
翁号仁小心地敲开了县直机关党工委李书记办公室的门。李书记热情地请翁号仁坐,又是倒水,又是递烟,让翁号仁的脑袋找不着北。李书记乐呵呵地说,老翁啊,组织上想让你当这一届的县人大代表哩。因为是选举,不是任命,组织上也没太大把握包你能选上。这样吧,组织上下大气力帮你做工作,你自己也去底下活动活动,尤其是文化系统这一块你得给我百分之百地拿下。翁号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撞上好事了。可出了李书记的门,翁号仁心里又纳闷上了:这太阳要从西边升上来了,我翁号仁算是啥东西,组织上竟如此关心我,他们看上我什么啦,这么抬举我去当县人大代表?我是外地人,在此举目无亲,跟县领导也不沾亲带故呀?莫非我家族里突然间冒出了个什么大人物,可我家族里就数我官最大呀!组织上有没有搞错情报了?不管他,组织上搞错情报是他们的事,怨不得我。翁号仁心里转而去嘀咕另一档事:这县人人代表究竟能不能当,当了后会不会影响自己日后的“走穴”。好在人大代表并不是官,没那么多的繁杂事。不就是每年开大会时听听报告,写写提案,表决时举举手,小组讨论发言,再一年几次的考察活动而已,不碍事。再说,当人大代表多少还可以蹭回几顿饭吃呢。
选举县人大代表的工作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作为候选人之一,翁号仁被提名公布张榜了。翁号仁于是往文化基层单位转了一圈,没得说,自己的局长当选人大代表,谁会不支持?文化馆馆长、图书馆馆长、博物馆馆长、剧团团长、电影公司经理、新华书店经理们都拍着胸脯说,要是他们单位里漏掉一张选票,他们就从桌子底下爬过去。哄得翁号仁屁颠屁颠的,感觉自己就像钢铁长城一般,坚不可摧。
凡事都不能太大意,二选一,翁号仁的竞争对于是县国十资源局的局长,给这位土地爷爷上供的人多着呢。翁号仁决定去县妇联、团县委、教育局走一趟,这些部门翁号仁熟着哩,每年的“三八”妇女节、“五四”青年节的文艺演出,学校“音乐周”、艺术节的演出,他们没少求翁号仁帮忙。如今轮到我翁号仁需要他们帮忙了,这些部门该派上用场了。
首站走访的是县妇联。那帮娘儿们见到翁号仁眼睛会放光。翁号仁平常不会因自己是局级领导在比他地位低的人面前耍酷,因此人缘不错,加之他还喜欢在石榴裙底下钻来钻去,见到年龄稍大的女人,一律压低10岁瞎捧人家的容貌,妇联会的那帮娘儿们哪一位不被翁号仁瞎捧过。重要的是翁号仁会讲些黄色段子,而那帮娘儿们也爱听黄色段子,常常是翁号仁一来,她们便缠上了,没有一二个荤段子打发她们翁号仁是出不了这道门的。
“哟,翁副。今天咋有兴趣来咱妇联看望我们这些黄脸婆啦!”说话的足一位姓赵的副主席,听说这娘儿们靠的是劝酒时从背后把一对大奶子搁在领导的双肩上这一法宝,从村妇联干部的位置上一路提拔上来的。这赵副主席最大的特点就是白胖奶子大,翁号仁见到她常常会莫名其妙地一悸,产生一种靠近她的欲望。翁号仁曾约她跳过几次舞,感觉不错,尤其是有意无意间碰到那大奶子的时候感到非常惬意。正当翁号仁想进一步与赵副主席发展关系的时候,赵副主席的老公有所警觉。一次,赵副主席的老公悄悄地躲在舞厅的暗处搞监视,无意中被翁号仁发现,至此翁号仁悬崖勒马,因为屠夫出身的赵副主席的老公,说不定啥时拎一把杀猪刀找上门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翁号仁与赵副主席还是保留有一定的关系,不过这种关系只是县里有大型文艺晚会时,翁号仁会主动地送一些戏票给赵副主席,仅此而已。翁号仁进来同所有的妇联干部打过招呼后,便坐到赵副主席的身边。见赵副主席新近刚染的那一头淡淡的红发,翁号仁故作惊讶地说:“这白雪雪、水汪汪、娇滴滴、懒洋洋的样子已够勾人魂的了,再来这一头的红发,你想让天底下的男人都为你疯去呀!”“呵,说到哪里去,我连翁副这种人都勾不到,还想让天底下的男人都为我发疯?做梦!”赵副主席白了翁号仁一眼,这一句抢白,够翁号仁受的。显然,赵副主席对翁号仁在情场上的懦弱至今仍耿耿于怀。翁号仁只好赔个笑脸说:“赵副主席是珠穆朗玛峰,攀援者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体能与胆量。”“去去去,不跟你说这些了。”赵副主席吆喝道,“姐妹们,想听荤段子的过来,翁副今天给大家带来了新段子。”娘儿们一窝蜂地围过来,翁号仁赶紧摆摆手说:“我今大可不是专门来讲浑段子的,我要求大伙儿给我办一件事哩:”“先说段子后办事。”有人嚷道:“对、对、对。”大家附和道。翁号仁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给她们来一段新近在网上刚看到的一个段子,翁号仁一说完,娘儿们笑得抱作一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