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我就要走近你


□ 郑君平

听不见风拂林梢的声音已多日,看不见雨垂屋擒的风景已经早,大地,我就要走近你,仿佛是历经一次庄严的成平礼,我生命的河流就要穿越你的身躯。我的大地,你该要以怎样博大的胸襟,迎接迷途知返的我啊!
当先民们把一缕炊烟,在你富饶的肌体上燃起,从此农耕渔织,安宁祥和。从河沿到山巅,从平原到高地,从陆上到海洋,他们以简单的劳作,换来你最丰盛的馈赠。那个时候,你是一面镜子,澄澈透明,把种子饱满的色泽映射得光芒万丈。那个时候,你给了我们真挚的承诺,播种者的指尖,滴落的汗珠,晶莹别透。我们把一次次的弯腰看成是对你的亲近,犁铧轻轻翻动着你松软的身子,挥舞的镰刀,在阳光底下,涂抹得金黄璀璨。
大地啊,我们正在进行的是一场坦诚无邪的交谈。
我想起我诞生的那一个夏夜,窗外定然有蟋蟀的悄声低语,还有疲惫的农夫,呢喃的梦呓,而我来临了。大地,你的又一个子民来了。我用响亮的啼哭表达对你的问候,而我脸颊上童贞的泪水,早已汇成涓涓河漠,浸入你庞大的身躯。你无言地接纳了我,用芳香的泥土、清冽的泉水、金黄的麦穗。那是一种多么纯净的相濡以沫!
可你哪知,有一天,茁壮成长起来的我,会以怎样的一种掠夺的姿态,回报你的善良你的无私!
大地,我终于要走近你了,从囚禁我的钢筋水泥房里走出,从高高在上的楼群里走出。然而,我却看到了纵横交错的河泽,日渐涸竭,像残留在你苍老躯体上永世不灭的一道道痛苦的疤痕;我看到了那些静默的山岩,一块块被运往遥远的异地,而你的身躯上,一个个触目惊心的黑洞,像失去眼球的瞳孔,向世人诉说着无声的哀怨;我还看到那号称千年不倒的胡杨,凛然而立了多少唐风宋雨,却在这个“文明的时代”,倒于宵小者的屠刀……眼前的一切刺痛了我沐浴阳光的娇弱双眸。记忆中的那些绿意葱笼的田园,散发着古铜色的光泽的森林,流水般曲致的山冈,是否已化为昨日的幻梦,不再苏醒?
在你那儿,我明白了什么叫耕耘,什么叫收获;什么叫索取,什么叫回报。然而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在借助语言华丽的翅膀,喋喋不休地述说着对你的感恩,而贪婪的双足却尾随着秋天的背影,进入你日渐贫瘠的谷仓。
倘若只懂得一味地索取,那么,还有多少忏悔的语词,能抵得过一次私欲的席卷?
而现在,我就要走近你了,我的大地,请你听我说,听我说一些遥远的思念,说一些比情人还亲密的话语,说一些开在梦境的花,说结冰的冬夜、肥大的果实、还有生长在南方的缠绵的藤蔓。大地啊,我是多么急切地盼望你的倾听,像厌世者对知己的渴求。我是多么怀念那美好的过去,像忠诚的水手对桅杆的向往。也许我和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站立姿态的宿命,俯仰之间,你要付出比我更多的,难以算计的辛酸与代价。
可是你,我的大地啊,你为什么还默默无语呢?
拨开荆棘的羁蚌,穿过无边的黑夜,我的思绪辽阔无垠。我首先想到了脚下的你啊,我的大地,积重难返的沉疴,使你不堪负重,而你却无悔地承载着你的子民,千秋万代。也许会有一天,人们在洗劫一空之后,舍弃了你,去征服与掠夺另一个星球时,我的大地啊,你那最后的一声叹息,再也发不出了,只能让它长埋心底,直至溃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