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摘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人他嫁,怎么报复才解恨


□ 王国荣

求助者:陈长明(化名),
男,34岁,苏州某公司总经理,
治疗师:王国荣,男,知名心理医生,42岁

陈长明是苏州一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今年34岁。他是因为出现感情危机而来找我的。他全身湿漉漉的,汗水像露水一样挂满他的发稍、鼻尖,他大口喘着气,面色苍白,眼睛里充满惊恐。
“救救我吧,我不想活了。我刚从死神那儿回来,不知道自己怎样继续活不去?”陈长明失神落魄地说。
看他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他是个逃跑的通缉犯呢,一问才知道,原来他是刚刚从殉情的路上跑回来。
为了报复情人,他竟然跑去跳太湖。“刚才,我开着自己的车,到了西山的太湖边。我本来想开车冲进太湖,来他个车毁人亡,但湖边杂草太多,车开不起来,我就跳入太湖,想沉到湖底。我刚跳下去就被人发现了,把我救了上来。但我还是想死,我不想活了,我太痛苦了!”陈长明哭了起来。
我一直观察陈长明,发现他在极度悲伤中又夹杂着一些愤怒和恐惧。他在痛哭时不时用右手捶打自己的头部,这样的动作只有在感到追悔莫及时才会表现出来。
“你为什么要跳太湖呢,金鸡湖不是更近吗?”我沉默了许久之后开口问他,作为心理治疗者,我很清楚选择自杀的方式很能反映自杀者的心态。
“她是西山人,我就要在她家门口自杀,我要让她一生一世都受到谴责!”陈长明愤愤不平地说。
“你是为谁这么痛苦,又为谁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呢?什么人对你这么重要?”
“她和我爱了8年,8年呀!但她现在背叛了我,爱上了别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又是我生意上的朋友!你说,我能不痛苦吗?王老师,我4天瘦了6斤,连续4个晚上不能入睡,我如果不去自杀,也会成为精神病。我怀疑自己现在就有精神病了,我已经没有一点理智了,我只想死,死是我最好的解脱!”陈长明还在哭,他的情绪由悲愤转成狂躁,一边说一边用手揪桌上的一盆绿绒蒿,并用一只脚猛踢我的茶几。
“那么,你除了想自杀外,还有没有其他想法?”我将语速放得很慢,目的是想控制一下他的躁狂情绪。
“我还想找那个男人算帐,他明明知道她是我的情人为什么还要爱她!我有时想杀掉她,她太无情了,太没有良心了,但我又下不了这个手!我还想把我和她的事捅出去让她丈夫去惩罚她!我心里乱得不得了,不知道该怎样才好?”陈长明瞪大眼睛望着我,急切地想从我这里获得答案。
“让那个女人重新回到你身边做你的情人。”我故意说。
“这几乎是没有希望的,她一接我的电话就冷冷地说‘干什么,你还有什么事?’你说,她毒不毒?她正和那个嫖客热恋呢,哪里还能想到我!”陈长明愤怒地说。
“假如她不能回到你身边,那么你必须坚定地离开她,这也许是你唯一能摆脱痛苦的方法!”我加重了语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心情》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心情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