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谭毅的诗(七首)


□ 谭 毅

  生长

  岩石上的菊花

  像冲上浪峰的泥金色泡沫

  轻颤的皮肤急于裂出翅膀

  惟有潮润能化解脆弱

  舔吮空中的粉白、豆绿、雪青

  弯出舌状的瓣

  这幻化的创造周而复始

  暗藏的雪崩喷出眩目的光点

  呼吸难以自持,持续下潜

  如同根茎射入暗蓝色躯体

  从深处,扭转出泉水般错落的节奏

  等太阳涌出

  万物急速定型

  玻璃是提亮摩擦的高光

  逃逸的叹息早顿挫成骨骼

  凸现于皮肤之上

  花朵惊叹的瞳仁绽开

  无数次

  映出嵌在线条中的宝石

  那已被白霜

  抹出了灰质的褶皱

  云神

  云神伸指弹拨光刀

  修剪卷发,多余的动作

  在平原上,画出一只乌贼

  它顺着稠密的草势

  摇晃成雏菊

  河流凿开地壳

  为它接上闪亮的茎

  午后,精神开始涣散

  他的灰袍雾气般下垂

  拖动于原野之上

  脸色发青的雏菊毫无反抗

  顷刻间即被碾碎

  他仰起积雪般耀眼的脸

  沉郁的衣袂

  挥扫残骸归入远方的青山

  上升的峰峦撞入视野

  顶破眼前的实景

  漆黑的岩石挤占我的瞳仁

  已死造物的叫喊

  像雷声震动耳膜

  云神隐匿、撕碎一切的手势

  如裂开双眸的闪电,穿越头脑

  把意识拽到高空

  嵌入他

  战鼓不断的旋转棋局

  信

  松塔,我的好妻子

  离开你真伤心

  没有你的医治

  我的肺,咆哮了整个晚上

  到这里的好处是

  一周可以休息两天

  我在公园的白皮松下看书

  直到淡栗色的松花粉

  耸出我的暖帽

  丫头必定又在问

  我是否提到她

  当然提了

  我希望她的眉毛

  别因脱轨般的抽动而折断

  下巴不能总那么尖

  领带系得短点

  以免被生气的同学猛拽

  最后,我回去时

  会如约带给她玩具娃娃

  那是我从土里拔出来的

  她奶白色的身体快长熟了

  跟我们的丫头一样

  松鼠在去年春天脱下毛

  为她备好了礼物

  但如果没人将其织成外套

  她会因过敏而一刻不停地打喷嚏

  亲爱的,这全靠你了

  烟

  漫天的雪

  在清晨化作了雾

  屋檐刺破平滑,逐层刻出

  地下世界

  色调在清明中转灰

  炊烟拢起一簇簇光

  恍惚得像磷火

  枯树窜出来

  脑袋上积满生锈的唱针

  锈蓉是该滤去的回忆

  将与蓬松的雪一起崩散

  远处,山势起伏

  周而复始

  如听唱机空转

  在轮回中绕出薄纱

  高空中渐浓的光

  堆积它们,用力揉得爽脆

  人们醒来的声音

  为这布帛

  带来无数

  尖细的裂口

  酒

  坛口漆黑

  如暴雨前的山洞

  群鸟如落叶降下

  试探深度

  浑圆的坛身红绸覆满

  终生模仿太阳

  无需任何转换

  便从口中冒出

  得意如绿尾雀的生命

  我解下红绸缠上前额

  此种对阳光的仿效

  更为迷人

  角度回旋,滤尽脆弱

  纹理繁复,皮肤如牡丹长成

  包蕴的头脑堪称奇绝

  观察眼白,定能意会

  银河在黑暗中喷旋的妙处

  眼前无数金星

  急速钻入瞳孔

  我分享了酒坛腹内的心事

  嘴角泛光

  眉毛又将在高地上

  繁殖成羞涩的荆棘

  刺痛羽化的飞鸟

  它们翅膀透明

  嗡嗡乱叫

  当净土中的睡眠降临

  我的睫毛将收拾起秘密

  划过无奈的日光

  闲卧于闪烁的融冰之上

  夏天

  夜晚,夷歌在牛膝草里

  这个夏天,她长得比它们都快

  四周亮起来

  看不见月亮

  她低头时,脚下

  突然漫出银色水域

  波纹泼掉她的白衣

  像剥开丝带状的牛膝花

  又被水草的深影抹去

  她正恢复为一枚针

  发间的线连着高空

  月亮因此能在瞬间倾身

  她扎得波光奢华地跳动

  像阳光中千万座佛塔尖顶

  映照着众生浮乱的花瓣

  她潜水而去

  河面上一轮月亮

  像结束幻象的纽扣

  缝在了蓝色丝绸上

  低地

  路旁的细草

  将变成绿芥末

  伴随我沙沙的脚步

  在泥地上起劲涂抹

  晨光将要升温,向下滴油

  黄土迅速胀成烤土豆

  夹着熟栗子,那些隐藏的石子儿

  任由雀鸟

  翻飞啄食

  风将撑开我的花帽

  像拨弄裙边起舞的啤酒盖

  我借着光刮开的小道前行

  体内发酵的液体

  将随汗液蒸发,醉意

  激动着藏于芥末孔中的鱼

  它们的光泽和形体,将在潜跃中

  擦除辛味,复原出早春细草的纹理

  地势突然沉入沼泽

  背阳的山坡

  将在眼前隆起

  仿佛沉思良久的隐士脱掉衣衫

  昂起缺氧的头

  剪影轮廓起伏像腹胀的梨

  废弃在地的旧袍狂吮梨汁

  变味的智慧将在唾液中

  化作眼珠般的水泡

  把天空歪曲为

  寄生毒蘑菇的脑海

  光将在隐者额头

  种上几缕烟树般的影子

  它们同意,靠在光背上

  像吸血鬼一次次起飞,抽走黑暗

  在空中化作成群的赤腹鹰

  当一切可能都经历了厌倦

  它们将咬断光的颈项

  坠下,摔碎的身体

  将在岩石攥紧的黑暗中重新坚实

  次日来临,它们将变成

  熟土豆身上的齿痕

  凿入黎明盛宴般的图景

  谭毅,四川成都人,2008年获文学硕士学位。

分享:
 
更多关于“谭毅的诗(七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