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2年的那一场水事纠纷


□ 高定存

  黄河从天桥峡奔涌而出,蜿蜒向西流去。山西保德和陕西府谷两座县城都是临河而建,隔河相望,相距不到2公里。虽然两县分属晋陕两省,说起来全中国怕是距离最近的县城了。
  两座县城早先都建在黄河边的山头上,府谷的城墙依山而行,走成了一个圆,远远望去,县城酷似一方砚台,民间将砚台称为“砚瓦”,所以府谷县城又叫做砚瓦城。不知在什么时候,有一位相师来保德,神秘兮兮上山下坡看了半天,说是保德的风水都被对岸的砚瓦城收聚过河去了。听了相师的话,保德人思谋半天,就在县城边的山头上建了一座高高的文笔塔,正对府谷的砚瓦城,意思要用这支砖石做成的大笔,把砚瓦城里的风水全部吸过来。当然,这是民间传说,不可当真的。
  上世纪30年代以后,两县都逐步把县城搬迁到了黄河滩上。两县间虽然有“笔砚”之争,但也末伤和气,自古往来贸易,通婚嫁娶,真正的秦晋之好,经济上也互通有无,相处得跟亲兄弟一样。到上世纪末,两座县城之间有了三座黄河大桥相连接,往来更为方便。保德县城的公交车直接到府谷街上运送客人,有人编顺口溜说保德五大怪,其中一怪就是“公交汽车跑省外”。两县政府官员互访致辞时也常说,秦晋之好如同这黄河之水,源远流长,千秋万代。
  然而谁也不曾料到,正是因了这条黄河,保德府谷两县于2002年爆发了一场“水事纠纷”,一时间大河两岸剑拔弩张,形同敌我,昔日人来车往的黄河大桥仿佛成了雷区,空荡荡无人行走,连民间往来也全部中断。当时我正担任保德县政府分管农业的副县长,首当其冲,陷入了这场水事纠纷的旋涡之中。
  
  纠纷乍起
  
  2002年4月初,府谷县开始了城区扩建工程,大规模地向黄河内运送土石,要填埋挤占2000多米长100来米宽的河道。保德人看了,都感到事态严重,河道变窄后,将会直接威胁到自家县城的安全。于是县长带领副书记、副县长和有关部门领导,拿着保德县政府《关于尽快停止修筑黄河护坝》的公函,急急过河与府谷县政府交涉。
  会谈不到半小时,结果比预想的还要糟糕。府谷县出面接待的只是一名县长助理,他轻描淡写地笑着说,我们这是向保德县学习哩,占一点点河滩,扩展一下县城,与你们那上万亩河滩地相比,我们还差得远哪!这位助理话中有话,意思说在黄河滩涂的开发上,保德早已占了大便宜,现在没有理由来阻挡府谷的行动。事实上,保德在黄河滩上开发的土地确实要比府谷多得多,但那都是在县城下游一带,对府谷任何地方和任何人都没有影响。我们说府谷侵占这么宽的河道后,保德县城6万多居民的安全将受到威胁。府谷的助理说这已经请专家测算过,不会对保德构成威胁。两县领导不欢而散。
  过河交涉无效,反倒促使府谷加快了施工进度。府谷县预感麻烦就要来临,想尽快把生米煮熟,弄一个既成事实,抢下河滩。
  眼看着河对岸一天一个变化,保德人又急又怒,河滩问题成了全县上下关注的焦点。每天都有三五成群的人,先到黄河大桥上察看一回府谷的工地,然后再回保德街头宣传议论。一天,有两个人来县政府,半文半白地对我说:“府谷县要逼水淹保德,就像国歌上唱的,保德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你们管还是不管?你是要学岳飞郑成功,还是要当李鸿章?”
  能否阻止府谷县抢占河滩,成了对保德县政府的一个严峻考验,弄不好就有可能背上丧权辱县的罪名。县里召开四套班子紧急会议,研究如何捍卫保德的权利,维护保德的形象。会议决定,除过向省市汇报,请省市出面协调以外,还要直接向黄河水利委员会、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甚至是国务院传送紧急报告,同时呼吁新闻媒体进行报道,以引起上级领导高度重视。这时,恰好有新华社两名记者来保德采访退耕还林,我赶紧请他们到黄河滩上实地查看,说再过两个月,汛期就要来临,务必请记者高度关注此事。记者认真看了一回,认为问题确实严重,说回去以后马上进行报道。
  保德县的紧急报告雪片般飞向四方,很快有了回应,4月24日,黄河中游局致电府谷县,要求立即停工。但府谷县全然不理,一面昼夜施工,一面以攻为守,效仿保德的办法,也派人送来了公函,说近几年保德县围河造地,将黄河水逼向了府谷,给府谷县造成了巨大损失,要求保德县在汛期前将违章建筑全部拆除。同时,府谷县向黄委会和水利部也发出了要求保德彻底清障的紧急报告。至此,保德和府谷的争斗正式推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案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