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甘南


□ 完玛央金(藏族)

作者简介:完玛央金,女,藏族,甘肃卓尼人。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格桑花》杂志主编。著有诗集《日影·星星》、《完玛央金诗选》,散文集《触摸紫色的草穗》。曾获甘肃省优秀作品奖、甘肃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铜奔马”奖等多种奖项。

  甘肃南部的甘南藏族自治州辖七县一市,卓尼、舟曲、迭部皆藏语县名,汉语意分别为两棵马尾松、白龙江及大拇指。

  卓尼、卓尼

  山回路转,从高坡上冲下,再不见两棵高大的、挂着鸟巢的白杨树了,也没有了到了家的感觉,那种温馨被见到一片一片新盖的瓦房的新鲜陌生所代替,空气里柴草的味道也减少了许多。

  我似乎忘记了自己已迈人中年,奶奶、伯父、大妈他们相继离世。通往土木建筑小院的泥土路,多年前就被柏油马路所代替。路边蹲着晒太阳的人,还是那些鬓发花白,泪眼迷蒙的老人,他们已经叫不上我的名字了,但是,我还能感觉到一些纤细、亲切的根须,快乐甜蜜地在心田滋长着……

  路过正在加宽的水泥大桥,身着牛仔裤的姑娘和小伙,不时从身旁走过,那些穿着水红和天蓝长衫、长裤,梳着三根辫子的妇女,浑身透着古朴的气息,仿佛是我很多年不能谋面的姨娘、婶婶、表姐们向我走来……洮河上宽而长的木板软桥又在记忆中浮现。那时,我站在桥头,望着软桥晃晃悠悠,远远的桥的那边背着柴捆的亲人一个小圆点般慢慢移过来。

  庄稼田没有以前多了,均被房屋占去。市中心盖了许多大楼,纵横泥土巷消失了踪迹。那些“XX山”、“XX家巷子”的名称很少被人提起,木板大门前,端午节时插上的杨柳枝、婚嫁事喜事时挂起的红绸缎和丧事燃起的草堆,更是躲进逝去的岁月里。孩子们没地方玩捉迷藏了吧,妈妈们也不用爬上房顶,拖着长长的声调来喊他们吃饭了。只可惜躺在地里,跟表姐听豆荚爆开的经历只有过那么一次,就着青葱吃青稞面“贴锅巴”,还没有尝够滋味。家就在“土司衙门”的旁边,对那深深的巷子和高大的门楼,却从未涉过足。土司二十代集地方政治、宗教权力于一身,五百年的烽火烟云今天在这里静静熄灭,只剩时间剥蚀的砖墙和青瓦房屋。为他们看守果园的老姨夫,偷偷带我和表姐进过果园。表姐一进去就手脚麻利地上树为我摘杏,我却被“荨麻”(一种带毒的植物)“咬”了,手又疼又痒,红肿了好几天。

  少有人迹沾染的山沟,如今一条条都被建上旅游点。我们是坐着出租车进大峪沟的。司机操外乡口音,一路上吹着口哨。我担心路上的石块会把轮胎扎破,好几次想让他把车开慢一点,然而,这好像完全是多余,在我们个个用手或抓椅背,或拉车上把手的紧张状态中,年轻的司机依然将车开得飞陕。

  进得深远的山沟,除了掩映在树丛花枝中的平顶土屋,只有遍地阳光,只有声声虫叫。我将心放在这偌大的无声中,似乎看见十七世纪九代土司才旺东主的属民在埋头专注地校刻经书,行云般舒卷的笔画闪耀着银子的光芒,诵经声如松涛滚过头的上方。无限遗憾的是在纷争中,这些经卷上世纪三十年代几次葬入熊熊火海,悲哀地掩上了那扇属于它的,民族文化的璀璨大门。时值午后,农家院落廊檐的圆柱上挂着绳子、镰刀和草帽,破旧的衣衫很随便地搭在铁丝上,门洞敞开,不见一个人影。我知道,这是下地的时候,家里只留老人和孩子。老人或许不堪午后的闷热,蜷曲在土炕上呼呼地睡了。小孙子无人可闹,也歪在爷爷身边好无趣地被瞌睡推倒了。矮腿的小炕桌上,一杯浓酽的茶渐渐熄了热气,一只小飞虫挂在杯沿上。院门自是不须去关闭的,家家都这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