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制片人刘震云与《我叫刘跃进》


□ 高 桥

制片人刘震云与《我叫刘跃进》
高 桥

  《我叫刘跃进》是这样一种电影,看完了你不一定笑,但是出了影院的门会笑一下。回家之后躺在床上,又会笑一下。这一下又与出门那一下不一样。
  
  很多作家不愿意抛头露面,刘震云是个例外。他除了写大作品,偶尔还客串小角色。比如冯小刚的电影《甲方乙方》里面那个穿着吊脚西裤追求阿伊土拉公主的失恋青年,转眼他又要在自己的新片《我叫刘跃进》里演“麻将男”。这个黑瘦而高,有点罗锅儿,永远留着一头不知所云的中长发的河南作家,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一块无法绕过的硬石。
  制片人刘震云与《我叫刘跃进》图片1
  二十年前,刘震云初登文坛的作品《新兵连》《塔铺》《单位》《一地鸡毛》等作品中,刘震云对于世俗生活的专注和尖刻贯穿始终。在刘震云身上,一边是对现实生活的尖刻和犀利,另一边是对现实生活的投入感。现在的刘震云正奔忙于新片《我叫刘跃进》的宣传工作。

  
  制片人刘震云
  
  “中国电影正在加速变成八月十五的月饼,包装十分华丽,还附带赠送许多配件;价钱越来越昂贵;但一层层剥开,底层那块月饼,馅儿是馊的。”如此尖刻的评价并非来自民间的愤怒网友,而是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
  去年秋天,在一趟从北京去济南的车上,韩三平和刘震云对中国电影忧心忡忡:片子越拍越大,花钱越来越多,中国的当代生活场景不能被包含进电影了,一下子回到唐朝、秦朝,没有千军万马,不动刀动枪就不能拍电影。现在面临的形势是,一个电影,好莱坞一下投几个亿,我们也投几个亿。不过人家是美元,我们是人民币,中间差了八倍。韩三平的意思是:从投资上我们永远拼不过好莱坞,能不能从内容做起?能不能用好的内容对抗好莱坞的强大形式?由此,韩三平提出来一个“作家电影”的概念。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法国也有“作家电影”。指的是作家转换身份来拍电影,比如罗伯·格里耶,戈达尔等,非常注重表现人的潜意识,所以拍出的电影,深刻富有哲思的同时,也十分晦涩难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导演也拍过一些这样的电影,里面充满了老少边穷等等残缺的民族元素。韩三平提出来的“作家电影”与前面两个截然不同。他从观众的角度提出来:并不是上天入地就好看,并不是内容深刻就不好看,我们一定要从当代出发,不能让外国人以为咱们还生活在唐朝和秦朝。
  韩三平的另外一个愿望是要树立典型人物。刘震云说:我们没有典型人物,观众看完一部电影,看完就完了。好的人物都能留下来,比如,哈姆雷特、安娜·卡列尼娜、阿Q……就这样,刘震云和韩三平一直说了九个小时。几个月后,刘震云最终把领导的提纲挈领,变成了电影《我叫刘跃进》。刘震云作为“作家电影系列”的头一炮,全程参与了从策划、制作、后期、再到宣传的全部过程。
  刘震云对一切没干过的事,都有尝试的愿望。他坦言,制片的过程,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四处求教的过程。导演、演员、摄影、录音、美术、灯光……每一个人在某种层面上都比刘震云专业,刘震云在不断学习的同时,作为作家,他也发现了“很多人与人交往的微妙的瞬间,以后会把它们写进作品里去。”
  刘震云找马俪文担任《我叫刘跃进》的导演。马俪文之前拍过的几部电影:《我们俩》《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桃花运》……这些电影充满了女性细腻的情感。它们和工地厨子刘跃进之间的割裂感,让很多人都存有怀疑。不过刘震云对自己的选择非常坚定。
  刘震云对马俪文的欣赏,早在2005年的《我们俩》就开始了,当时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看片子以后,刘震云立刻发现马俪文的与众不同之处:每一个导演都热爱拍电影,很多导演都在利用生活,他们在从生活中找一个可以拍的题材。很多人拍秦朝和唐朝,但是从他们的电影里,可以看到他们是不懂秦朝和唐朝的。他们的电影彼此不同,但是把他们的认识拿到一起,从认识到生活,从生活到电影的认识是相同的。但是马俪文是热爱生活的,饱含深情的,是对要拍的生活有不同的认识的人。有一次,刘震云、韩三平在讨论一个有关“良家妇女”的严肃问题,马俪文突然插话:“良家妇女就是干了潘金莲的事,却没有失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