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什么样的硬骨头


□ 残 雪

  一个人精神的形成,必定是由一个或几个启蒙导师的影响所致,我也不例外。从少年时代起,鲁迅先生就是我的导师。那种敬佩是由衷的,也是充满激情的。我太喜欢鲁迅先生的那种语感了。大概当时,能够像他那样让古老的汉语充满新意的作家我还从未遇见过。所以我一旦接触到他的小说和散文,立刻就被征服了。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他是唯一有幽默感的现代中国作家。他从文学上给出了一个新的认识世界的角度,那时我并不十分熟悉那种角度,但就是受到牵引,受到教化。我感到鲁迅文学有无穷的魅力,一旦进去,自己的整个人生都要改变。或许,所有的伟大的文学对于个人都具有这样的影响力吧。我在阅读中甚至觉得他是我的一位亲人,家人,我极力想象过他的样子,他的说话的节奏,他的手势,甚至他的肺病。
  我是从十四五岁起开始读鲁迅先生的《野草》的,一直读到今天。那时我有一个珍贵的笔记本,就是用来抄录鲁迅先生的《野草》等作品的。我的一个好朋友家中居然有鲁迅全集,我借了她的书就不还,没日没夜地读。就连鲁迅先生翻译的《死魂灵》,《小约翰》等都被我抄录了好大一部分。鲁迅先生的翻译是多么的精彩啊,很多句子令人叫绝!也许那就是被今天某些无聊文人所批判的翻译腔吧。可是那种翻译腔造就了我,也造就了很多优秀作家。我尽管年纪小,读鲁迅先生的书也像我的哥哥们那样狂热。也许是我觉得鲁迅先生的小说散文同西方名著类似吧。我只有读西方或俄罗斯的文学才会产生巨大的热情,产生想要改变自己的欲望。今天,如果说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中国古典文学很难有那样的胸襟和气魄,只有一些假冒的英雄主义。
  我记得我抄录了厚厚的一大本,反复揣摩那些内容,还用普通话反复朗诵。《野草》里面的很多篇什我都能背下来。那个时候我还不完全懂得《野草》的深奥含义。我只是被那种悲怆和深邃的语感所吸引。当我沉浸在那种语感里头时,性格不知不觉地就在起变化,即使我想要轻浮也不可能了。
  回顾当年那种朦胧的激动,那里头是隐藏了很多不解之谜的。也许是我所熟悉的汉字所构成的美得令人颤栗而又有些陌生的意境,激发了年轻的心的渴望吧。时光流逝,我仍在读《野草》,那感受是显见得一年一年地深化了,又由这深化导致了革命性的翻新。一切于朦胧中有过的,终于形成了结构。
  毫无疑问,鲁迅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天才。这些差不多是八十多年前写就的短文,即使拿到今天来看,仍然是深奥的超前之作。这也就难怪先生生前是多么的寂寞,多么的缺乏交流与回应。反反复复地揣摩鲁迅先生的文字,更深感传统文化“吃人”的本质。庞然大物是决不会放过天才的,搏斗尤其惨烈。“不生乔木,只生野草”的根源即在此,作品中也难免留下了某些痕迹。从外在的,与整个黑暗道德体系的对抗、厮杀,转向内在的灵魂的撕裂,从而在自己体内将这一场残酷的战争在纯艺术层次上进行下去,是鲁迅先生的作品《野草》的突破。然而尽管少数篇章中“文以载道”的阴影遮蔽了文学本身的光芒,但从整体上来看,《野草》仍然是中国文学的里程碑。它是千年黑暗中射出的第一线曙光,是这个国度里第一次诞生的“人学”意义上的文学。同时也就诞生了文学艺术的自觉性。这本小小的集子是一个奇迹(很多读者都隐隐约约感到了这一点),要是没有这个奇迹,整个中国现代文学是要下降一个档次的;而有了它,中国现代文学便在世界一流纯文学行列之中有了自己的代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