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着祖厝过海


□ 蔡飞跃

  风温如水。水绿如蓝。
  船出港的一刹那,我微微一颤——码头上缺了几块石头。堤岸是坚固的,还是抵挡不住海浪。于是思绪青藤样伸展开去:有一种力量,再高的樊篱可以逾越,牢固的金汤可以冲溃。这样的力量推动着。海浪抱送“泉州轮”一个小时,我从南安石井港抵达岛县。从市区到辖境内的岛县旅行居然要互签证件,我的心里,突然有了生命中最锥心的疼痛。冷静下来想,历尽艰辛走到这一步,前面的路会平坦的。
  越过夏至的时令,海风任意角度吹拂,海岛天高气爽,宛若一间大凉亭。阔步巡行,脊背拒绝汗珠的侵袭。一样的方言,一样的古厝,稍微差别的是遍地的矮杆高粱,和一面面主义不同的旗帜。
  古制八家为井,引申为乡里,家宅。“背井离乡”意为离乡到外地。厝是闽南宅院的另一种表述,在岛县古村落里,我摸到了乡音的另一种节奏,回到泉州,常常地,我把“背井离乡”写成“背厝离乡”。
  岛县名金门,昔名浯洲。明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筑城于浯洲外环,因岛状如金锭,且扼闽南门户,改称金门。东晋建武年间(三一七年)始有炊烟,唐代又有蔡、许等十二姓从牧马监陈渊登岛养马,现有氏族宋以后从闽南移居。金门一九一五年始置县,之前依属泉州府同安县。老蒋未退踞海峡东岸时,两岸交往上村走下村般寻常。尔后“鸡犬相闻”、“不相往来”,金门依然属于泉州的区划。
  我地瓜蔓样的激情,追随着圣旨、牌坊、古朴幽暗的小巷蜿蜒。斑驳的院落,不经意间扑入眼帘的砖雕石刻,透露着岁月朱湮没的古村风流。惊喜一般来自陌生,而我的惊喜却来自熟悉的场景,人在他乡,似在故里。
  奔腾五千年的历史长河,响亮着古国的源远流长。中国建筑起源于遮风避寒的穴居和架构远离暑潮的巢居,成型于河姆渡的千栏结构。隋、唐、宋匠人沥血完善,迨至明清,建材、装修、设计渐成流派,即使清末与民国时期西洋文化东渐,“蕃仔楼”新鲜了视觉,撼不动城乡传统建筑的主流地位。
  福建山海环省,与世隔绝的地理,固守古风更加坚决。闽南方言是“唐代遗音”,泉州南音是“唐代遗响”,泉州古厝是“五代皇宫遗制”。泉州有个老得泛黄的传说:五代十国闽王王审知的皇后黄惠姑,其娘家是泉州府惠安县滨海渔村。那里台风频袭,住的是“日出十八窗、雨来十八漏”的泥土厝,锦衣玉食的生活排解不了她的忧愁,闽王爱屋及乌。恩赐皇后“汝母厝皇宮起”。泉州方言“母”“府”相近,官民以讹传讹,皇宫式民居散见泉州一府。
  宫廷式居所走出的泉州人,人活得硬气,“爱拼才会赢”是他们的人生宝典。众多的人肩上背着、心里装着祖厝奔波海外追逐梦想,乡思乡情燃烧成牵挂的火焰。孑身漂泊海外无力克隆祖祠的,以故土为精神纽带,他们平时省吃俭用,为了回祖厝上香一炷,花费巨资也不眨一眼。台、澎、金、马虽是国中之岛,垦荒的先民海之隔,风之阻,身上一无所有,与鸟兽争食,安抚寂寞心灵的惟有母乡。许多村庄沿用故里地名,直接的以姓氏为名。祖厝在,魂也在,仿制的宗祠长伴每一个姓氏,红瓦、石墙、燕尾屋脊,依然袅绕着闽南工匠不散的魂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