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女之心


□ 张忠诚

  

  多子掀开橱柜的布帘,里面立着一个红衣红裤的纸人,是个喜眉喜眼的小男孩儿。多子将寡子轻轻地抱在怀里,就像寡子活着时她抱起寡子一样……

  一、一门亲事

  河床白骨一样,龇牙咧嘴地横卧在村落中央。

  河床南岸住着一户老石匠,打磨了一辈子石头,没娶过一房女人以续香火,一个人寂寞地过。只到了晚年,老石匠在石场拾到一个女婴,抱回家喂养。老石匠祈求小女孩多福多寿,给取了名字叫小多子。老石匠临死前,给多子找了婆家,那年多子七岁。

  小丈夫是红婶家的独苗小寡子,就住在河床的北岸。对这门亲事,老石匠本不乐意。小寡子是个智障儿,一天到晚在红婶奶头上拱来拱去,淌一口明晃晃的涎水。不乐意归不乐意,老石匠还是在咽气前将小多子嫁了过去。老石匠想过了,嫁汉嫁汉,穿衣吃饭。

  红婶心善,过了门,吃穿亏不了多子。

  事情定下了,红婶就张罗着要迎多子过门。多子七岁,寡子才三岁。多子和寡子的嫁娶不同于成年人的嫁娶。小多子嫁到红婶家先过平常日子,等到小寡子十二岁才能正式圆房,成为夫妻。迎亲那天,红婶请了一班吹鼓手,吹吹打打。小寡子由本家嫂子抱在怀里走在队伍前面。小寡子在嫂子怀里一副不知香臭的样子,嘴巴张着,啊哈啊哈地叫,鼻涕挂下来了,抬起手一把抹进嘴里。

  事先红婶给小多子做了一套红衣裳,叫人给送过来了。小多子穿在身上,白里透红,像一朵早春的杏花,粉粉白白地开在枝头。小多子红衣红袄,走到小寡子的叔伯嫂子跟前,扬起红扑扑的小脸说,嫂子,寡子给我抱吧。嫂子看着小多子,脚步走得有板有眼,话说得有板有眼,心里先替婶子欢喜了小多子。嫂子笑,多子,寡子今儿个就由嫂子抱,过了今儿个都归你抱。小多子没听嫂子的,伸出手去,嫂子就将小寡子给了小多子。多子将寡子抱在怀里,有模有样,都不像七岁的小闺女了,真真就是十七岁的小母亲了。

  迎了小多子,一队人在干燥的河床中间穿过,响器呜呜哇哇吹得高亢嘹亮,从南岸回到北岸,踢踏起一路尘烟。红婶摆了几桌酒席,院子上空飘满了喜庆的颗粒。红衣红裤的多子抱着小丈夫,大模大样地走进了婆家。客人们吸溜着烫嘴的汤菜,都夸寡子的小媳妇。

  客人们散掉后,院子里凌乱不堪。桌子不像桌子,板凳不像板凳,碗盏家什沾着汤油堆在潲桶里。小寡子缠磨着娘,哭哭咧咧地要红婶喂奶。红婶拗不过儿子,躲到屋里屁股压着炕沿,撩起袄衫给寡子喂奶。寡子咬着奶头也不好好吃,嘴巴一张一合,咬来咬去,都冒血水了,疼得红婶嘴巴一咧一咧,拍打寡子屁股骂小该死的。红婶丈夫死掉了,就留下这么一棵独苗,红婶嘴上骂,手上拍打,心里却是疼着呢。

  院里,小多子脱掉了新嫁衣,里面是摞着补丁绽了线的棉袄。将袄袖挽到胳膊肘上,露出白白的胳膊。多子在水缸里舀来清水,倒在潲桶里洗碗盏家什。小北风丝丝拉拉地挠抓人,她的胳膊在冷风冷水里冻得红红的。多子稀里哗啦地洗了一大盆碗盏,将脏水一桶一桶倒进阴沟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故事·传统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