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水江畔读书郎


□ 詹本林

  詹本林 彝良牛街人,曾担任云南六大茶山茶业有限公司《六大茶山》报主编。
  现任成都卡美多鞋业有限公司《卡美多》报执行主编。
  
  朗朗的读书声荡漾在白水江畔,这条江河不知道源自何处,也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流淌了多少年。清晨的习习凉风伴随着潮湿的气息,吹拂着我们的脸庞。每一天,我们都迎着这晨风走进教室。有花香伴随着晨风悄无声息地窜进教室,春来三月是漫山遍野的桔子花香,秋至八月则是隐隐约约的桂花香。同学们忍不住放下课本,闭上眼睛,沉浸在这漫无边际的花香中,深深地吸上一大口气,想把这沁人心脾的味道留在心头。
  往窗外望去,东边的朝阳正冉冉升起,金灿灿的阳光穿过明净的玻璃,洒在我们身上、课桌上、课本上。教室里,弥漫着课桌散发出的樟木或杉木的浓郁的芳香,还有书本的油墨味道,熏得我们有些沉醉。
  老师在教室里来来回回地走了一遍又一遍,从讲台的这一端走到那一端,不时用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粉笔与黑板不时摩擦出“唧唧吱吱”的声音。粉尘在一缕缕阳光的映射下清晰可见。偶尔有风吹过,那些粉尘便慌乱地上下飞舞。粉笔在老师的手中一截又一截地变短,时光在他的书写中一天又一天地流逝。
  我们悄无声息地在长大,在白水江畔度过我们的童年、少年,还有刚刚萌芽的青年时光。直到有一天,我们走出这座小小的校园。多少年后,我们努力回忆,然而再也想不起在这里度过的每时每刻,再也无法想起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偶尔翻看有些泛黄的毕业照,许多往事又被一点一点地牵引出来。突然发现那些时光离我们是如此短暂,却又如此遥远……
  已经有一段日子了,我常常无端地想起,甚至是在梦里回到在这个小镇度过的小学、初中以及高中时光。那些熟悉的身影,那些模糊的面容,时时交错着浮现于脑海。确切地说,从出生到离开,我在这个小镇整整生活了二十年,直到我考上昭通师专而离开。其中,在校园的时光就有十三年。
  第一次走进学校的情景,再也无法想起。但第一次走进的学校,却牢牢记住了,是五庙小学。这原本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寺庙,后来听父辈讲,这是镇上当时香火最旺盛的寺庙,文革的时候,庙里的僧尼全被赶走了,许多被迫还俗结婚生子,有的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菩萨被扔进滚滚而去的白水江里,或者被捣碎了用来拌沙浆。粗大的木头被拆下来拿去修公社的粮仓,有的被一些人家悄悄抬回了家用来修房子。我们读书的时候,这里还剩下顺山而建的两大间房子,高处的那一幢住着一户人家,低处的这间虽然宽大,却更加破烂的房子就成了我们的学校。屋顶的瓦到处到破烂了,一到下雨的时候,雨水便哗哗地流下来,我们只好将课桌和凳子搬到不漏雨的地方,继续听老师上课。时间久了,地上就有被雨水浸泡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坑洼。偶尔,附近的居民也会商量着一起把破烂的瓦换了,但这毕竟不是自家的东西,学校也没有钱请人来维修,所以就只好将就着使用了。临江的这面墙的上半部分,是用木条做成的一排栅栏式窗户,一到冬天,冷飕飕的寒风毫无遮拦地刮进教室,冷得同学们缩头缩脑,老师写板书时也不像平时那么利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