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纪念那次没有得逞的空难


□ 刘醒龙

纪念那次没有得逞的空难
刘醒龙

  手机就是用来联通人们之间的感情与信息的。 中国联通公司将“联通”二字作为公司名字,实在是贴切而又机智。
  我给自己买第一只手机已经有十多年了。
  刚刚拥有手机的时候,别提有多兴奋,虽然那个阶段,每个月手机费要花去工资额的一半以上,我还是不在乎,毕竟手机所带来的方便,足以让人感到多一种的幸福享受。
  1997年7月,去大连开一个文学会议。7月20日早上返回时,所搭载的飞机在跑道上加速后,却没有拉起来,经过几次急刹车后,飞机一头栽进跑道尽头的草地中,右侧的翅膀断了,因为三只起落架在折断中摔出老远,所以,当我第一个带头从逃生门里钻出来,轻轻一跳就到了左侧的翅膀上,第二跳便到了草地上。再经过一阵二百米左右的狂奔,这才回到跑道上,开始麻木地等候。很快机场巴士就将我们送到附近的一家宾馆。住下来后,我便拿出了手机。
  一位因为相同原因而被拖到这家宾馆里的人,后来开口要借我的手机一用。我想也没想就将手机递了过去。因为近在咫尺,听得见他轻轻地与遥远的一位亲人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飞机延误的话。
  在他之后,又有几个人来借手机用。仿佛是有默契,竟然没有一个人对着我的手机明明白白地说出这边飞机延误的真相。几乎都是平淡的表示:飞机要晚点了。而飞机晚点在那几年实在是太平常了,绝对不会有人对此生出半点怀疑。

  “这几天过得还好吧?”
  “吃早饭没有?”
  “儿子在干嘛?”
  “别又将伞弄丢了。”
  这样的平淡让人感觉到,对着手机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包括的对人生的莫大感恩。能从即将撞上死亡红线的最后一瞬中全身而退的这些人,宁肯借手机也要与之说几句话的,绝对不会是其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人。与这样选择的人,说几句如此选择的话,那看不见的联通之中传递过去的应当是普天之下最深的爱。
  相隔一年,1998年夏季的那场大洪水到来后,我去嘉鱼县采访抗洪部队。8月21日上午9点整,我正在与这支部队的主要指挥员谈话,突然来了紧急命令,5分钟内500名官兵便登车直赴发生险情的新街镇王家垸村。面对他们的又是一个罕见的管涌,直径达0.75米,流量为每秒0.2立方米。发现时,它已喷出一千多立方米泥沙。
  在水深齐腰的稻田里,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家里人问我在干嘛,吃午饭了没有?又问我这边的情况如何。那一刻,我毫不犹豫地将早晨的事情挪到中午,只说,自己正在部队的驻地,采访他们的团长和政委哩。家里人一点也没有怀疑。一如那年所经历的那次空难,最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并不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传递最真实的信息,这一点与技术无关。更为重要的是它所体现的是真情与真心的即时联通。
  
  作者简介:刘醒龙,1956年生于黄州,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文联副主席、《芳草》杂志社总编。新现实主义、新乡土小说的代表性作家。代表作有小说《凤凰琴》、《痛失》、《弥天》等。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圣天门口》获中国小说学会长篇大奖和世界华文长篇小说红楼梦奖等多种奖项。另有小说获鲁迅文学奖、青年文学创作成就奖、《小说月报》百花奖等。根据其小说改编的电影《背靠背脸对脸》、《凤凰琴》等曾获国际国内多种奖项。
  特邀责任编辑 李隽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