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 谢 伦


水流云在

关于保康,我最早的的记忆,当是它的原始气。八六年吧,我随剧组拍戏。剧情是一个远古传说:石洞似的房子,石洞似的房子里,几个猴子样的人过着简单而神秘的生活。野岭之中,时时传来兽们的嗥叫。白雾、枯树、赤裸的人,齐胸的散发和狂奔。一切都充盈着洪荒时代的激情。
拍摄地就选在保康北部的一个山谷里。当地的山民说,这条谷,阴森得很,终年不见人进,要我们小心点,果然,谷深而窄,两山如一斧劈开,叠幛之下,翘首不见峰顶,曲处一线云天;山腰有累累垂石,涧底哗哗清流。虽已七月,涉其中,两腿阵阵生凉。正午的阳光从两峰间、从杂树的枝叶间射下来,感觉是满眼的金针银针。混沌的石头、红土,水中荡漾的影子立时铺上一层暖色。再看看坡上、树上绽放的花朵,如巫婆念咒:春天到了,夏日不知去向。
我担任着剧组的美工。我想找到一处百年千年没有光顾过的“净土”,哪怕是郦道元,哪怕是徐霞客。好让我把它想象成剧中的鸿蒙年代,以寄托我对原始文明的一种尊重和推崇。
我固执地以为,原始文明犹如一天的早晨,而现代文明则如正午或黄昏。
拍这个戏,我投入了巨大的热情。趁着正午的阳光,我在谷底攀藤爬树,翻石趟水。有极小的鱼、牛蛙、石头上坐着的猴子、野猪,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兽见人吱吱乱叫,却不知逃走。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惊恐的眼神。我一阵感动。我知道,属于谷底的阳光不多了,幽暗正在走来。它们会从我的眼前消失,或许永远不会再来。我与司徒兆敦先生拼命地画着速写。司徒是导演,可他喜欢美术,喜欢猎奇和探险,我俩结伴,边走边画,边画边叹。
狐狸!狐狸!司徒在叫,他说他爱狐狸,他向狐狸走去。事实上我正在担心遭遇一条大蟒或是虎狼。
无底的溶洞,行走的云,不见出处的飞瀑流泉,稀奇的花栎树,珙桐,蛇形的松,荆刺,黄羊草,藤萝缠绕的地方开着兰花。半透明的石头。没有野蜂,不见飞鸟,只闻高水跌落的嘭嘭声。
这是一条隐藏在岁月深处的大峡谷,它将成为原生态的主人。
二〇〇二年八月,荆山紫薇红保康野花谷生态之旅拉开大幕,受邀请,随作家们再赴保康,来到一个叫五道峡的自然景区。从进峡谷开始,如旧梦复苏,总觉眼熟,而且越往里走越是眼熟,直至看到了名曰响水瀑、仙人洞的地方,才证实了我的猜想:五道峡,就是十七年前我们拍戏的那个峡。我曾在仙人洞里面“住”过几天,临时客串一个神医,医好了别人的病。现在我自己病了,不知有谁能医。
涧边的路修好了,一级一级的石阶、石梯、石桥、歇脚的亭子、茶房,悠扬的筝曲伴着游船……
这就是我记忆之中的那个山谷吗?虽然不容怀疑,却如儿时的玩伴,老来相见,总觉得哪个地方不太真实。
巧遇市作协副主席、日报社社长郑浩先生。原来我们住在一个院儿,早晚都能碰着,没觉得什么。去年我搬家出城,也就年把时间,像是多久没见似的。电视报总编李宪国先生说:你俩合个影吧。于是,站在一个瀑布的前面,咔嚓一声,感觉很好。......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