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原——真实与不真实之间的距离


□ 喻荣军


小时候读《简·爱》,对书本里的木刻画印象很深,月黑风高,枝桠虬劲,粗线条的小径穿过岩石伸向天际。起伏的远山,在罗彻斯特斧凿般仰起的头颅下显得矮小而驯服,简·爱的倔犟就象路边的木栏杆在荒原上恣意地延伸而没有尽头。真的很佩服那些插图的作者,简简单单的线条勾勒出一幅幅透骨的画面,而当这些画面刻入脑海的时候,再配上小说里那些精彩的文字,阅读时的想象便一发而不可收,象是插上了翅膀,在脑海里盘旋纠缠,挥之不去。
中学的时候特别喜欢乔治·斯科特版的《简·爱》电影,却没有机会看到,迷的是邱岳峰的声音,从收音机里录下来几段对白,翻来覆去地听,最终却也能倒背如流。大学的时候终于有机会在上海的影院里看到了这部电影,相比较小说,一下地真实了许多,桑菲尔德庄园、英格拉姆小姐,温暖的壁炉、黑漆的雉堞,凄风苦雨,群鸦散落,说不清是惊喜还是失望,反正走出影院,脑海全是那些似乎能哼得出却又哼不出的旋律。
那次去英国学习,在利兹呆上几个星期,周末没事,总想窜出去走走,在地图上搜索的时候,“荒原”这个词突然跳了出来,于是便一下子想起了勃朗特三姐妹,霍沃斯荒原不正是《呼啸山庄》和《简爱》诞生的地方吗?地图上,在利兹与约克之间,那个圆点明明白白地标识着勃朗特姐妹的故居,那就是霍沃斯小镇。

去霍沃斯小镇很方便,从利兹坐火车,不到一个小时再转公共汽车就到了。一路上,同行的人并不多,即使是在小镇上,也没有热闹的景象。小镇很安静,初冬的阳光照在砖石地面上,闪着清冷的光泽,一切都是那么的祥和。天蓝得瘆人,几块碎云胆怯地散落着。远处,山坡如碎布毯子,块块牧场被矮石墙分割着,星星点点的绵羊绣花般点缀。霜冻把树叶打成了五彩,几片鲜黄在枝头跃动,有些眩目。一条小街爬上山坡,勃朗特姐妹故居的字牌躲在山顶的拐角处,不小心就会被忽略。那是小街的一条岔道,走过窄窄的小巷,在茂密的树林边便是三姐妹的故居了。
故居是座小楼,很安静,没什么特别,参观的人不多,家设据说还是原貌,买完门票,穿门而入,一路走,一路看,总想把这里的一切与记忆中从小说里描写的对在一起,却总是枉然。不管是桑菲尔德庄园还是呼啸山庄,那些奢侈与气势却又岂是这小小的屋子可以比拟的。倒是三姐妹的身世,她们的才华与她们的生活一样令人唏嘘不已。三姐妹都是英年早逝,有关她们的死,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更多的是认为小镇上的水质有问题,在故居不远处就是三姐妹父亲勃朗特牧师的小教堂,据说这个教堂底下埋的人是当时小镇人口的几十倍。另一种说法就是恶劣的天气,冬天这里很阴湿,易受风寒。还有的说法就更是离奇,比小说还甚,说三姐妹是被人用慢性毒药毒死的,凶手竟然是夏洛蒂的丈夫。可不管怎么说,最令人心酸的倒不是三姐妹,而那个活得很长寿的勃朗特牧师。他也曾有一个贤淑的妻子和一群可爱的孩子,他曾极力维持一个温暖的家,当妻子早逝时,他尽一切所能避免自己的孩子们遭受相同的厄运,他把孩子们送到外地去读书,甚至把夏洛蒂送到温暖一些的布鲁塞尔,然而,他的所有努力都不能阻止孩子们一个个地死去。在以后几十年的时间里,每天他都一个人坐在狭小的房间里,孤独而寂寞。透过北面的窗户,就能看到他一家人的坟墓,那里埋葬着他心爱的家人,到如今却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回忆,何等凄苦的心境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