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独的风景



  
  先后两次游览黄山,竟没有写下一个字。原因是什么?在压抑而憋屈的黄山面前,我无法感知黄山的灵髓。黄山的灵髓在哪儿呢?
  如潮的游客挤满山路,不计其数的照相机、摄影机,把这座山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度,都变成搔首弄姿的背景。无论是旅游说明书,还是大文人小学生的游记或者观感,无不围绕奇松、怪石、云海、温泉组织文字,稍微聪明点儿的,还可能写写清冽的山风、赭红的朝霞、空寂的晚籁什么的。之外,就再无新鲜的发现,再无独特的内容。
  倘若十个游客中有一个写了游记,无论长短,这些年下来,写黄山的文章,恐怕够装好几火车。
  黄山被游客包围了。
  被游客包围的山,还叫山么?
  就是人,也有劳累的时候;就是机器,也得时时检修。况乎黄山比人的耐力差,比机器的功能弱。
  在徐霞客登临黄山的时代,那黄山才叫黄山呢。偌大一座山,周遭只有那么几个游客,清泉在石头上唱歌,清风与白云对话,隐隐有樵夫或者采药人的穿山号子在山林间回响,所有的景点都还没有来得及命名,更没有附会蹩脚的所谓历史掌故、鬼怪传说。每迈一级台阶,在走近顶峰的同时,也靠近山的心脏。人跟山融为一体,人成了山的一部分,水乳交融,物我两忘,眼里是山的本色,耳中是山的天籁,尝一口远古的山泉,嗅一鼻子苍凉的山风……而且,有的是时间。从山下爬到山巅,少说也得一天半天,没有喜欢鼓动游人买纪念品的导游催着,更没有只晓得把风景变成背景的伴儿撵着,想快走就快走,想歇一会儿就歇一会儿。眼睛饱览风景,心却也不闲着,正细细地品味眼前这个属于自己的黄山呢———如果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游客,也应该有一千座黄山———在拥有第一次命名、第一次体验、第一次发现的古代。
  可惜,这是个浮躁的时代,人们更愿意作一块海绵,尽管吸收现成的东西,尽管人云亦云。有多少人愿意去揣摩、体味,并最终理解、感悟一座山的独特魅力呢?以至,偌大一座山,就只剩下松树、石头、白云、泉水。让人能不觉得浅薄吗?能不觉得,热热闹闹的黄山,其实很孤独,游客是游客,山是山的那种孤独。这莫不是名山大川的悲剧?
  
  二
  
  能够激得起人们阅读快感的游记越来越少了,不是逃不出实景照抄的窠臼,就是没有自己的思考,没有独特的感悟。
  写这样的文字,实在吃力不讨好:若论介绍的全面性,哪一篇游记赶得上景点说明书?若论画面的直观性,超得过录像摄影的,又有哪一篇?
  在现代装备面前,那一鳞半爪的文字显得那样孱弱,那样轻。
  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出在没有独特的发现,不能给人以陌生的体验。
  在神奇美丽的九寨沟,如果感受不到自然之痛,你算白游了。九寨沟是人间天堂,是童话世界,这谁都知道。可是,你可能没有注意到,九寨沟的发现,缘于一群伐木工人。那是一群“战天斗地”的建设者,抱着非常崇高的理想,喊着非常响亮的口号,从远远的浅山一路砍来,一棵棵百年古树巨人一样相继倒下,一座座山梁被煺了养储千年的毛发。砍到九寨沟附近的时候,也许用材单位直呼所伐的木材“用不完了”,也许斧头、电锯被磨损得不能再为他们效力……当然,我更愿意相信,当看见远处的雪山、近处的碧水、头上的森林、惶惑的飞禽与走兽,他们终于良心发现,终于放下斧头,关闭了电锯,并且悄悄撤退,最终为我们留下这一帧小得可怜的人类远古时代的风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