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泰(短篇)


□ 夸父

  夸 父

  我要造一台大大的蒸汽轮永动机。

  三十三年前的一个大中午,老灶工梅泰猛不溜溜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当时,我刚高中毕业不到半年,十七岁,是闹着去了当时的党河鄂博店水电站建设工地;觉着那样离家逃了父母管束,日.又是好多的年轻男女一起干活,肯定红火。那是人民公社化最后几年时候,每年县上都要抽调生产队青壮以公社为单位设民兵连去党河沿岸进行水电站建设,一个公社一个电站。都是在百多里之外,一个多月才能回得一次家,算是出外,一天可挣十个工分。当时吃粮紧,刚到电站T地我一顿要吃七个二两的大馒头,因而干了几天打涵洞爆破的活儿后,为了能吃得饱,就缠着连里鲁进龄指导员去了伙食班。我的活儿就是挑供伙房和民兵们洗漱用的水,一天二百多担。我个头矮,挑两桶水颤颤晃晃前磕后碰的,也挺费劲.、有时,也帮着伙房到工地上送送饭,因是能吃饱肚子,心里还是感觉到很满足。伙房在岛上大场院西南角,灶门是在伙房后面即南面挖的一个大灶坑里,上面散搭着一些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遮雨的破铁皮和硬纸板,里面三个灶门一个电动鼓风机。灶之上,便是两个高高黑黑的烟囱。梅泰的工作就是在这个灶坑里烧火。伙房前右是一大水泥造水池,我担的水就倒在这水池里。伙食团也就六个人,管事的老裴、管理员老杨、我,还有两个二十二三的大姑娘,再便是烧火的灶工梅泰。虽是伙食团,但管事的大家却都不叫团长,都喊做队长;而我们,却叫他掌门。连部在北面面南那排地窝子的中部。南面面北这排地窝子之上稍往南,有一条沙石梁,我们伙食班成员闲时,总会坐在石梁的太阳坡上聊天。老灶工梅泰关于要造汽轮永动机的话,就是坐在这个沙石梁上说的。

  能行的。我每天烧十几锅的水烧了五六年看着一锅一锅的水汽大冒着琢磨这事儿不知多长时间了。当时,梅泰摇晃着那颗长形葫芦似的头继续说下去。他说着,大太阳在头顶上照着,一双在那张脑门儿上有青筋暴出颧骨硬而大的长方的煤烟色青黑大脸上显得大得有点怕人的眼睛里渗出一种悲剧一样有点悲悯却更多执著的神情。要是制造出来,只是开始烧一把火。他有点急切地继续说道:一把火后机器就自己永远转动了。那多好,机器永远自己转动,让自己转动的轮子带着发电机发电呀啥的就都好办了,以后我们民兵连转战到哪儿,咱们就把它安到哪儿,再也不用拉电线杆子弄电了,多省劲!

  有多大的可能,汽轮永动机,机器自己转动?靠你烧的那几锅水的热气?老梅泰呀,你是不是脑袋给灶洞里的火烤烂糊了在说梦话。伙房掌门老裴先笑起来。

  我也觉得这事悬。管理员杨豫水也笑着接了话。要是能做成这样好的事,国家那么多科学家,肯定早做了,能挨得到咱们这些大老粗挖脑勺琢磨?

  我没敢言语。我细细想着,心里是觉得老梅泰说得有点道理,但总觉得在哪一点上有点不大对劲。

  要是有条件试试也说不上是个事情。啥事都有可能的,我听着老梅泰叔说的像是有点道理,只是真要做起来怕是就不容易。半晌,我终于这样嚅嚅说了一句。

  不难的,不难的。听了我们的话后,梅泰一下子着急起来,像是一盆刚出锅香喷喷的热馒头要给人扔进脏水里似的急急截了我们的话,说话的音量高起来,一边说一边比划。实际上这事简单得很,只是科学家们都在忙大事,不可能像我这样有烧锅灶的经历,不可能想到我这个方儿。他说。你们想呵,我每天烧锅,锅里那么多的热水汽不都白白空冒掉了?我的想法是,在锅灶上面加一个吸收这些热气的东西,再在它上面焊着弄一个高高的铁筒子,铁筒子朝上通上去,然后再拐个弯横着走,走上一截,再安一个大鼓风机一样的大汽轮机从进风口接上,汽轮机上面出口,再焊一个铁筒子横着走再朝上通到屋外,让从汽轮机里出来的水汽从房子里像烟囱一样通到外面去。这样,这个汽轮永动机就成了。就这么简单。这样,你们看呵,最初,在锅下先烧一把火,风葫芦一吹,锅里的水热了,热水汽从铁喇叭里给收集到朝上的铁筒子里朝上走,走到一定高的程度再横着往汽轮机方向走,走到汽轮机里,打转汽轮机,然后,从汽轮机上面的铁筒子里通到屋外。这样,汽轮机不就转了么?汽轮机转了,在汽轮机上,再安一个发电机,发电机就转了;发电机一转,不就有电了么?有电了,再把电通到我那灶的锅下

  永动机制造从一个黄昏开始,附近几个生产队的人都赶来看了。先打制铁筒子,只听电葫芦一阵吼,铁匠炉里火便红了,铁皮给抬到了炉上的有火处,不一会儿也就红了。接着老梅泰敲小锤两个后生抡大锤,叮咚咚,叮咚咚,给移到铁砧子上的白铁皮几百下就砸制成了铁筒子,接着就见杨敦国开始提起电焊枪焊那扔在了地上的铁筒子的缝隙,随着嗞啦啦一串叫,就见杨敦国手下火星子冒了。看的人群中就一阵欢呼声响起。那一段时间,整个泾州二队就像是过节,每天都有人到老梅泰的永动机制造现场看红火,一些外队外村的人也来参观。半个多月后,单件制造的活儿也就弄完了。九月的一个中午,永动机开始安装。只见老梅泰和两个小工支高爬下,五六个小时,一切都就绪。烧锅!老梅泰一声喊,新泥的大锅台下的那台新买的新鼓风机就开始吼了,紧接着大铁锅也轰响起来。终于,就有水汽生出了。人们瞪大眼睛盯着那台给架得高高的用新买的鼓风机改造的大汽轮机开转。但是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大汽轮机却是一点也不动,只有浓浓的白水汽咕嘟嘟往天上冒。老梅泰气得跳着脚怪声叫起来。

分享:
 
更多关于“梅泰(短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