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叔


□ 马 骏

二叔曾经在台湾被称作“义士”,一个特殊年代具有特定意义的称谓。对于二叔来说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遭遇;对于我们家族来说,这是一团迷雾。
从小我就没有见过二叔。只在一张颜色发黄的老照片上,见过他戴着礼帽的尊容,那是上个世纪40年代初期的宝贵留念。照片上的二叔,眉清目秀,够得上几分英俊。当然,其时我还没有出世。在我刚刚懂事的时候,记得家父说过二叔参加“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去了。
那时候,我们在小学校园里天天嘴上唱着“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打败“美国野心狼”的志愿军,那是“最可爱的人”,无比光荣。但是家里人却不怎么说噪,也不让我们出去瞎嚷嚷,大人说话间似乎还有些神秘兮兮的样子。
上中学时,学生开始建档。尤其是入团,要填写表格。在“社会关系”一栏里要写上二叔。怎么填写?家父看样子是可写可不写的神态,回答说就写“失踪人员”。意思是在朝鲜战场上失踪了。这当然是公家告诉的。二婶好多年按“失踪人员”家属待遇,每月发几元津贴。
二叔到底哪去了?家父多次推测说:“也许早不在了。”打仗嘛,从电影里看炮火连天,横尸遍野,血肉模糊找不到尸体也是正常的。我也渐渐相信,二叔大约早就驾鹤归西了。这团迷雾谁也说不清楚,我一个没有见过面的侄子也就逐渐淡忘了下去。大约除去二婶母子,家族的其他人大抵是一样的。
当我走进社会之后,又从事了文艺工作,那团迷雾便时不时地在我的胸间缭绕盘旋。按理说,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那在当时是十分光荣的事体,胸前戴着大红花,全村人敲锣鼓欢送。那时,爷爷还在,二叔头一位妻子病逝留下的儿子已经五六岁,续弦的二婶身怀六甲。这样一个家庭,这样一个青年抗美援朝赴前线,那是值得挂光荣匾的大好事,那是值得整个家族骄傲的事,怎么就不让孩子们出去嚷嚷呢?失踪也是光荣的,怎么就神秘兮兮起来了呢?!
说来话长。
我的家族曾经在朔县地面上是一个名声比较显赫的大家族。曾祖父马裕熙在清末民初发家,买地置房,后来发展面坊、缸坊,还进关内跑买卖,盛极一时。朔县城内西街的马家是很有些响动的。“七·七事变”,家道败落,五分马室。我的祖父是二门,分地若干。家父上学,念到了高中辍学。二叔从小逃学,亲近骡马。大约十七八岁的时候,跟着马车到关内贩货,被国民党抓壮丁,参加了国军。
太原解放,二叔的国军被收编为解放军,在张家口一带打过仗。公元1950年深秋赴朝作战。开拔前夕,爷爷到丹东探望二叔,没想到那一面便成了永别。
朝鲜战场异常惨烈。二叔不过一棵小草而已。失踪肯定不仅仅是二叔一人。也许早就抛骨扬灰了。父亲有一次悄悄地告诉我,可能爷爷在丹东曾经吩咐,与其上前线九死一生,不如瞅空儿开小差儿。当兵开小差儿自古以来也是常事。爷爷有一年突然就自寻无常了。老人是跟丧母的堂兄在东小正房睡觉的,自缢前脸上挂了一个小兜肚,怕吓着孙子。父亲推测有两个原因,一是听说二叔“失踪”,断定二叔开小差被镇压了。二是又遇着荒年,一家子老老少少,孤儿寡母,前途黯淡,不如自行了结,开脱了罪过。我想还有一个原因,是父亲辞去了唐山开滦煤矿井下工人的差事回来落户。由大儿子一肩扛去吧。爷爷是自私了些。可怜的是二婶,孤儿寡母苦撑着岁月,这一撑就是38年啊。当年,我们家跟二婶住着一堂两屋,锅碗瓢盆难免要有磕磕碰碰。不管怎么说,二婶单身独挡天下,而且苦苦撑了38年,真是一位大写的女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