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妻子陈宁祖


  

  《另一种乡愁》 【瑞典】马悦然 著

  我是1948年8月到四川,1950年7月离开四川前往香港的。虽然中国政局那时比较复杂,我那两年过的生活还是平平安安(唯一的例外是1949年秋天,我从峨眉山脚下的报国寺走路到乐山去的时候遭土匪抢劫,我所带的行李都被抢光了)。

  我相信无论是中国人还是瑞典人,七十年前的道德观念跟今天的道德观念都有些不同。我在报国寺当过八个月的和尚之后,上成都去过书生的生活。在庙里当然不能交女朋友,到了成都之后,我虽然认识几个华西大学的女学生,但是不敢,也不愿意跟她们接近。

  我避免和姑娘们来往的主要原因是我已经订婚了。我离开瑞典的前一天跟一个高中同学订婚。我们谈过好几年恋爱,所以她的父母和我的父母都认为我们一定会结婚。我到中国来的时候,她到旧金山去上大学。我们那两年虽然通信,但是信越来越少,越来越短。

  我刚到成都的时候,一位华西大学的讲师让我住在他的宿舍里。我的英国朋友西门华住在闻宥教授的家里。我们两个人希望能找着一间自己的房子住下。有一天在华西大学医院工作的三个加拿大护士请我们吃饭,她们也请了一位刚从英国回来的二十几岁的而且很漂亮的姑娘。那姑娘听说西门华先生和我正在找房子住,就告诉我们她父亲的花园里有一所空房子可以让我们租住。好!过了几天我们就搬进去了。

  那姑娘有一个刚刚高中毕业、才18岁的妹妹,叫宁祖。宁祖那个当了二十几年省女中校长的母亲很会想办法:既然有外国人搬进他们的空房子,可以请他们里头的一个帮她女儿补习英语。西门华看上了宁祖的姐姐,因此,教妹妹英语的重要任务归我了。

  宁祖根本不想跟“马洋人儿”学英语,但是她莫得办法,她妈妈逼她每天上午到我的房间来学习一个小时的英语。我在城里的一个铺子买了美国PX Store所留下的几罐头可可粉。宁祖每一次来上课,我请她喝一碗可可。好在宁祖很喜欢喝可可,但是可可粉喝完了,她就逃学!

  宁祖有时候领我到玉带桥的新明书屋去买旧书。有一天我们在回家的路上经过成都一家有名的饭馆,我觉得应该请这个小女孩吃一点什么,表示我的谢意。“你喝茶还是咖啡?”我问。“我情愿吃一碗牛肉汤面。”宁祖说(好几年以后宁祖告诉我,她那时认为我是一个“啬家子”)。

  我在陈家的“可庄”住了七个月。在那期间我请宁祖看过两次电影。看完了第二次电影走回家的时候,宁祖让我拉她的手。

  西门华和我准备离开成都的前一天,陈家请我们吃晚饭。吃了饭之后,宁祖弹钢琴,唱中国民歌。我最爱听的是“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她的嗓子特别好,她在成都学过几年;我们住在伦敦的期间,1953年到1955年,她继续学。她的嗓子适合Mozart女高音的曲子)。那天晚上宁祖和我在花园里散步。我那时心里很难过:宁祖知道我有一个未婚妻。我有很多话要说出来,但什么也没说。我们两个深信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再见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外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外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