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初识当代日本电影


□ 李一鸣

初识当代日本电影
李一鸣

  《追捕》和《生死恋》毕竟是一种娱乐片,更加令中国观众震撼的是其后引进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并带有深刻批判色彩的电影,如《人证》《望乡》《砂器》等。
  
  70年代末期,当代日本电影在改革开放之初被引进中国,刚刚走出“文革”的中国观众及电影人同样为第一次目睹到当代的日本电影而兴奋异常。那仿佛是一批星外来客,无论故事、手法、人物还是样式,都那样让人感到新鲜——除了与西方相隔日久以外,或许更是因为那是一种非常资本主义化的电影。
初识当代日本电影图片1
  
  资本主义电影什么样
  
  “啦呀啦,啦呀啦啦……啦呀啦……”有一点沙哑,一点沧桑感,甚至有着一丝孤独的男生咏唱,伴着电子音乐、伴着片头字幕回荡在电影院里。著名的《追捕》逐渐拉开了序幕……“就是他!”一个女人的厉声尖叫,以快速的节奏把观众带进了东京街头的资本主义世界中。
  1978年,当这“文革”后第一部来自当代日本并充满惊心动魄情节的电影放映时,全场的观众无一不瞪大了眼睛。甚至从文化的意义上说,这也是中国打开思想和意识解放大门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我,杜丘东人……作为检察官犯下如此罪行,追悔莫及,……决定就此结束我的生命……”这是《追捕》里后半部分一段著名的台词。相信凡是当年看过影片的人,至今仍可朗朗背诵。检察官杜丘,因为触及到了政界高官们不可告人的隐秘,遭到阴谋陷害和多方力量的疯狂追杀。对于思想和想象力已经闭塞多年的中国观众来说,这可真是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故事。更加超出人们想象力的是,这位穷途末路的检察官在万般险境中,竟然遇到了一位长发飘飘的富家美少女真由美,并对他一见钟情,且义无反顾地以身相许。而影片里那些追捕和逃避追捕的场面,完全可以和今天大片中的“电影奇观”带给人的震撼相比。深山遇险,驾机飞越海峡,驱赶马群冲破警察的防线……一次次逃脱,又一次次陷入绝境,让当时的观众过足了当代电影瘾……而杜丘和真由美同骑一匹高头大马飞驰的镜头更是既浪漫又让人心驰神往。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追捕》的故事肯定已不够先进了。即便在当时,兴奋之余也不免感受到其情节上的漏洞。不过,商业电影的明星效应显然掩盖了这些不足。杜丘和真由美,或者不如说高仓健和中野良子,其气质、风姿、作派,让久违了大明星的中国观众痴迷不已,年轻的一代更是第一次领略了偶像的魅力。这大概是观众十多年来首次看到来自资本主义世界的大明星演出的电影。想想那时的高仓健吧!犹如一座沉默的高山,不苟言笑且又情深意重,冷峻的脸,健壮的体形,两条修长的腿(后来在《远山的呼唤》中,被民子的表弟带回来的新婚媳妇惊呼道:“他的腿多长啊!”弄得那位可怜的丈夫沮丧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立刻让中国银幕上以英俊为荣的男主人公们变成了一群可怜的奶油小生。他那种忍辱负重和冷峻的气质使中国竟掀起一股“寻找银幕上的男子汉”的热潮。而中野良子虽然并不十分漂亮,但真由美飘逸的长发、时尚的衣装、特立独行的性格,以及她的热情和率真的确给观众的心灵带来长达数年都难以退去的亮色。
  惊险刺激加明星效应让观众领略了当代西方电影的风采。《追捕》之后的《生死恋》则是另一部让观众动容的明星加纯情的电影。人们在这里第一次认识了气质高雅的栗原小卷,以及中国银幕上不可能见到的缠绵的纯情。其实这是一部据说后来演员们自己都拒绝讲述的三流的商业片,但对当年的中国观众来说,也足以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尤其是还能记得片中有一段大宫想象中与夏子相会的段落,两个大明星在树林中、在海滩上,不断向对方跑来,那种浪漫、那种激情,真让缺情少爱的中国观众心中缠绵不已。后来中国电影中的男追女跑(一般都是在树林里)好像就是发源于此……而中国影迷们明星意识的复苏,大约也是发源于这两部影片以后——尽管相对而言,国产的明星还是有一点“土气”。
  商业电影是时代流行文化最重要的传播者。例如《追捕》,带给中国观众的不仅仅是英俊潇洒的杜丘和飘逸纯情的真由美,史村警长的大鬓角和蛤蟆镜(可能还有喇叭裤)几乎立刻就成为大胆的时髦追求者们标志性的形象。而杜丘的风衣也成为许多想把自己装扮成男子汉的男性们最钟情的装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