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人家如何捕捉蟑螂(短篇)


□ 浦歌

  ■浦歌

  小汤听见敲门声时,正坐在嘎吱响的床上发愣。他盯着脏玻璃外面四五百米远处的火车站,黄昏的光线已经黯淡,火车站像年久的黑白相片浮现在远处,孤零零地靠着田野,更远处是田野尽头的树林组成的雾腾腾的天边。窗外一大片广场似的平地通往车站,没有铺水泥,这里那里长起一簇簇深色的草。

  他不理会敲门声,松了松领口,把包打开,看了看放在塑料袋里的洗漱用品,另一个袋子里的裤头,一本《浮生六记》夹在中间。靠边还有一个沉甸甸的银白色保温杯,这是主编前些天把额外的纪念品给了他,他出于炫耀拿了它。他很少用水杯,尤其是,这保温杯晾上水,过了两个小时还烫嘴。他现在拿出它,把它放在这个小旅馆房间唯一的凳子上。它依然显出它华贵的气派,跟这个房间似乎格格不入,他再次小心地把它装起来。这时,敲门声又响起来。

  旅馆房间墙壁似乎只有一张木工板相隔,隔壁几个年轻人的喧哗声像在耳边,夹杂着“日你妈”“龟孙子”等等粗话,这种声音往往令他畏惧,他不知道敲门声跟这些年轻人有无关系,出于隐隐的恐慌,他打开窗下的电视,一个小小的凸面电视,电视灰色油腻的脏壳上还落着两堆烟灰,屏幕先是哧啦响的雨点,然后是一阵带状的猛跳,最后慢慢平稳下来,是县城的满是文字的广告,播音员不停地念着不同的联系号码。

  他本来可以住在县城中心地带稍好些的宾馆里,但县城唯一一趟去省城的车在凌晨四点一刻才开,他急切地想离开这里,害怕会错过火车,于是选了正对着车站的这个小旅馆。一办了手续,他就有些后悔:窄得只能通过一人的楼梯;薄薄的门一推,整个房间都有些颤巍巍震动;汗水浸脏的床铺有团状的污迹;没有被罩的蓝色破被褥;有浮土的地板;邻居震天的嚎叫声;还有不知何处传来的音响,放着“抱一抱,抱一抱”那种狂热、喜庆热闹的歌曲。

  敲门声再次凶猛地响起时,他硬着头皮去开——门很松动,他害怕插销会自己跳出来——他看到一个陌生的似乎有些奇怪的和善老人。

  刚才,一到县城,还没有找旅店,传呼就响过一次,他知道也许是她打来的,他没理会。她叔叔一放下他,就开动摩托驶走了,没有表情地看他一眼就离开了。他站在县城中心的大街上,那一刻,他只想立刻返回省城,回到他租住的十平米的小房间里,还有他打工的单位,他同事们熟悉的面孔会抚慰他,只要他们互相开开玩笑,他就会把发生的事情忘掉,他知道现在终于有一件事情结束了。

  这两年里,每次他的父母催迫他找对象时,他都说他有对象,他指的就是她。他们要他赶紧订婚,最好马上就结婚,那时往往是春节期间,他们一起在沟壑中那与世隔绝、昏暗的小土屋里,他的父亲坐在炕沿,跷着二郎腿,说:“你的对象都处了两年了,再等下去事情只会黄了。”他的母亲赶紧配合说:“花儿就要趁开得艳时摘,非等蔫儿了才动手,俺娃憨得……”等父母得知她已经毕业回家之后,他们就催逼他赶紧去把婚事敲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