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窗(中篇)


□ 孙惠芬

天窗(中篇)
孙惠芬

上篇

鞠老二把手里的大白菜扔上锅台,就回里屋抽烟去了。日光一蹿蹿跳过墙头,从窗玻璃上探进来,刺破了升到半空的烟圈。吞云吐雾一袋烟,鞠老二终于调实眼神,跨过两道门槛来到院子,粗声大气地说,晌午把这棵菜炒了,多放点油。女人没吭声。女人刚从木板夹成的厕所里站起来,脏兮兮的脸上带着睡意。许久,女人说,多放是多少,一勺?鞠老二再也绷不住,你他妈有没有脑子,一顿一勺往后还过不过!女人从厕所走出来,傻呆呆地看了一会儿鞠老二,似乎愈发不明白了,将二拇指使劲卷进衣襟里。
鞠老二没再理睬,他知道说得越多,女人越不明白,要是他呼呼号号把她臭骂一顿,她会立刻把自己扒光了一丝不挂跑到大街上。鞠老二僵了一会儿,手在他倒霉的斜眼上撮了撮。最丧气时,他总是要撮撮他倒霉的斜眼,似乎在提醒自个儿,要不是它,就不会讨这么个傻老婆,要不讨这么个傻老婆,就不会心甘情愿上老孔家干活,要不上老孔家干活,就不至于弄到眼下这个地步。
上老孔家干活,曾经是鞠老二十几年来最愿意的事,不是图他家油水,说起来根本谈不上油水,顶多年末送两篓橘子两箱啤酒,和他出的力没法比,可他就是愿意。孔家胖得囤子粗的大娘儿们在屯街上一亮相,脚后跟的血忽悠就往他脑门顶,踩都踩不住。大娘儿们进村,不是坐半截车就是摩托车,反正她家开汽车修配厂,有的是车。她从车上下来,往往吵吵八哗在屯街喊,老二兄弟,久子兄弟,恁大哥想盖车库,去给垒垒砖。她从来都说恁大哥,好像恁大哥是个皇上,他的想法就是圣旨。也怪了,确实听到大娘儿们说到恁大哥,鞠老二就接了圣旨似的浑身哪哪都热。大娘儿们在街上吵吵八哗,不过是为了显摆家里势力,她是从村里搬出去的,她的日子就像俗话说的芝麻开花节节高,她高出一头,总要回过头来让村人知道,好像要是村人不知道就白高了。女人们面儿上哼哈附和,背后咬牙切齿:穷显摆!可是鞠老二就是喜欢她显摆,她一显摆,他身板就硬气,就像他是她家的一条狗。十天前,一年多没来的大娘儿们开个摩托车突突突来到村里,还不等说话,他的身子骨就硬起来了,等她把恁大哥要在家里挖个地下室的想法说出来,他攥着锨把的手竟像拉在风中的电线似的,一抖一抖。可是,事情总有不测,谁也想不到,地下室挖到第十天,快挖完的时候,老孔家半夜进了贼,把柜子翻个底朝天,偷了男人衣兜里几百块钱和一部手机。东西倒是没丢多少,但大娘儿们说,那贼相当熟悉家里地形,从墙头翻进去,开了侧屋的一扇窗,又从正门走出来。大娘儿们说这些时语调高高的,脸上还挤满了笑,可是再装,鞠老二也能听出那话里的话,她家的墙是他和小久子俩垒的,她家的窗户是他和小久子陪着木匠安的,白天吃间食的时候,他们还进屋里歇过,熟悉她家里地形的,除了他鞠老二和小久子,还能有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