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翁婿的战争


□ 刘晓珍

  26岁的姐姐因担心成为剩女,迫不及待地嫁给了姐夫。大婚之际,父亲借故拒绝参加婚礼,一场翁婿战争拉开了序幕。父亲帮助姐夫转业到了工厂,却因拒绝姐夫那一声“爸”而使两人的矛盾激化。十几年后,当姐夫再叫第二声“爸”时,早已物是人非……
  
  1
  
  父亲和姐夫的翁婿关系变得先是微妙、继而紧张,甚至仇恨起来。追本溯源地细究,大概是从姐夫和姐姐新婚伊始,姐夫的那声迫不及待、过于急切的“爸”开始的。
  姐姐安红和姐夫王峙的婚姻说起来很有戏剧性,却一点也不浪漫。姐姐那时待字闺中,有着两条黑黝黝直垂腰际的大辫子,从背后看去,每一迈步,两条粗黑丰满的大辫子就会随着腰际的扭动风摆杨柳地甩动起来,看起来煞是迷人,引得无数正值求偶期的妙龄男子竞折腰。姐姐辫子后面的追求者甚众,形容如过江之鲫一点也不算夸张。自我感觉良好,姐姐的眼睛也就不可避免地吊在了额角上,凡人是不入眼的。自18岁终于进入成人期开始,姐姐就进入了繁忙却没有结果的相亲、恋爱、夭折、失败、再相亲、再恋爱、再夭折、再失败期。频繁地见面,频繁的约会,频繁地散伙……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安红的年龄无可避免地进入了26岁,对一个依然在婚姻外徘徊的女人来说非常危险,意味着有当老姑娘、进入剩女行列、作为待嫁女性的价值不断贬值的危险期。迫在眉睫的危险逼迫得安红的眼睛不得不从额角上一点点地往额头下、眉毛下移,直到回归到它应有的位置,甚至暗地里还要再稍稍偏下一点。
  当28岁的老兵王峙穿着佩戴领章帽徽威武板正的军装,迈着只有军人、抑或只有当过军人的青年男子才会有的矫健步伐,意气风发地向姐姐走来之际,姐姐从18岁以来一直摇摆不定的少女春心在那一刻定格了,不再游移、彷徨了。姐姐由于年龄的增长、还由于过度相亲造成的视觉疲劳,已经有些锈浊、昏暗的眼睛在那一刻重新闪现出了灼灼光辉。
  果然,姐姐和姐夫的恋爱进行得比想象中顺利,仅仅火爆热辣地谈了短短两个月,姐姐就抑制不住兴奋和激动,大声向全家人宣布:她的意中人就是王峙了,他们已经决定,要结婚了。
  看到姐姐迟来的幸福从每个毛孔里往外咕嘟的样子,我、妈妈、妹妹第一时间的反应大概都令姐姐沮丧和不满。我们谁也没有表现出来和她的幸福感相匹配的高兴和祝贺来,而是像有一根无声的指挥棒指挥着似的,不约而同地把神情木然的脑袋都转向了父亲。别说在这个家里生活的成员了,就是和这个家稍有关联的外围关系:亲戚、朋友、左邻右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我们这个外表貌似民主、开明的家庭里,类似长女出嫁这样的重大问题,有唯一决策权的定盘人只能是——父亲。
  那时的父亲刚过47,正值人生盛年,一个男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父亲的成就也和他的年龄相匹配:论事业,官职是一个要害局的副局长,这个职位权力虽然不属顶峰级别,却实属不含一点水分的实职,也令他手中有着相当的对人、事、物的支配权,更令他的仕途显得分外饱满和顺利,焕发着勃勃生机。论家庭,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正在一天天茁壮成长,一天天长成他欣慰、别人羡慕的喜人样子,不断地引来求凰者,令他这个做父亲的暗自窃喜不已;虽然没有工作、操持家务却是一把好手的妻子,把家里家外、三个女儿操持得干干净净,利利落落,一点都不让他分心,彻底解除了他的后顾之忧,让他把一颗心完全彻底地投身于工作和事业中,让一个男人的优秀才华毫无保留地在工作和事业中绽放出熠熠光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