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明牡丹


  艺术宛若一种介质,它恰当地折射出了一种变化着的心绪。借助它,我看见了自己观画的一丝感悟。

  在领略中国传统古画的时候,我常把略感流俗的观感,给轻轻剔除,而将自己的心境,调理得越来越趋近古意。与艺术最好的方式之一,是平静相守、相濡以沫。所谓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近时的艺术观感,仿佛也是对清寂生活的呼应和呈现。

  近清明时分,雨丝纷扬,真应和了那句古诗——清明时节雨纷纷,那自然不全是写景,而是一种内心情绪的刻画。我的内心,每逢清明节气,也有些雨丝纷纷,感性纷纷。

  读宋人词集里,常记有于清明踏青之事,雅俗熙熙之语,想起,清晨,路过华欣苑小区院墙,见雨中一树李花,极为轻逸舒展、烂漫枝头。可路边,因近超市,虽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却难应和宋词所经营的意境。柳永集里,还有“近清明、风絮巷陌,烟草池塘,尽堪图画”。词美自然如画,但是,想一想,这样盎然的,富于古意的画面,于今,却实是难寻了。感伤的情绪,就这样,如巷陌柳絮一般,一小片,一小片,轻薄的,漫漫扬扬,飘散开来,思悼伤春的情绪,亦随之漫舞……

  其实,每逢清明,我踏青是少的,反而有时,会去给父亲扫墓。通常会起得早些,先去花店买束鲜花,再折转回来,坐车,至舜耕山。隐隐的山麓,呈现一派青岚色,山脉的曲线还没在晨曦处,在半隐半现之间,仿若画卷徐徐展开——

  山路边,野花幽香,绵绵不绝地绽放,那是萦绕于清明节时分的感伤之诗。天阴雨湿,路滑,母亲腿脚不便,在山下等。我和姐姐上山,去寻隐没在乱草丛中的坟,父亲去世虽已有十多年了,但这样的扫墓,因了我离家之远,并不常有,回去一次,便总会去看看父亲——那风,那雨丝,艰涩地为莫明的天色做着注解。

  这是我自珍的一幅清明图,伤感之情,自是随着雨丝纷扬;但是,这种节气时分的清明情绪,和观看画家笔下的清明,又是不一样的——

  艺术虽普具通感功能,但同时,又比较讲究疏离。因这段日子,以文为寄,以画为寄,便习惯性地,推动着我的艺术的审美,无可回避地,走到了画家张择端笔下的清明图。

  隔一段时间,我会去看看《清明上河图》。虽然有时,只是无意之中的邂逅。

  也不一定要全幅地看,而是局部地欣赏。截取下来的,就成为我自己的永恒——每个人,都会从这些国画精品中,寻找到共鸣的一角。这一角虽小,但却也是阔大的,不卑微。

  这幅画,再熟悉不过。人烟稠密的、段落分明的场景画面,有条不紊地,隐在热闹繁华的背景里,看得久了,仿佛有轻微的喧哗声自画中传来。但,因其中还隐秘有许多风俗史实,为了能深入地欣赏《清明上河图》,我特地借阅了一本学者专著,厚实扎密地读,专家的笔调极为丰富,将此图的前言故实,一一详细缓叙述开来,显得颇有功力。

  艺术的考证总是条清理晰的,但艺术考证之外,却是观画者想象力的飞奔。比照着专家的解读,对汴京城里,那些茶坊酒肆、街市行人,有了更进一步的体会,有时欣赏着,就会从一个段落,突然插叙到画卷的另一段落——繁忙的汴河码头,总是亘古不变地吸引着我,纤夫拉纤,船夫摇橹,一群人于船头,倾力地助船过河……宋人生活的场景,曾为我所熟知的经典,被专家还原为艺术的史实烟云,但是,艺术感觉,专家与个体观者却是相异的。虽然专家解读的详实,密度感极高,可是,我仍然常常从书中抬头,走神,沉思,仍然有我稀薄的、私己的陌生画感——艺术感的陌生,常常会促使观者对其进一步的思考,以自己为中心,以画学方圆为半径,就形成了我自己审美国画的画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