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不能言最可人


□ 白德纯

我爱石。那些聚天地之灵气,化日月之精华,孕万物之丰采的奇石,或因其石质润泽如脂,或以其色彩艳丽多姿,或以其形状千奇百怪,或以其纹理千变万化,或以其韵味浓浓而令我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自古及今,迷石之人多矣!唐代诗人白居易,与石为友,有诗为证:“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白居易《双石》诗)唐穆宗,时大臣牛僧儒“以石为伍”,“惟石是好”,对石“待之如宾友,视之如圣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牛僧儒为官清廉,但“独不拒别人赠石”,因而家中藏石甚丰,曾以太湖石造园。白居易特为此写了一篇《太湖石记》,以记其事。要知白居易曾任苏州刺史,管着一爿太湖,却没有得到一块好的太湖石,而牛僧儒竟用大宗太湖石造园,诗人能不感叹!个中滋味,恐怕只有痴石之人才能知晓。
说到痴石之人,天下第一石痴当属北宋书画家米芾。宋人叶梦得《石林燕语》中记载:“(米蒂)知无为军,初入卅廨,见立石颇奇,喜曰:‘此足以当吾拜。’遂命左右取袍拜之每呼曰:‘石丈’。言事者闻而论之朝廷亦传以为笑。”这就是流传至今的“米芾拜石”的故事。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亦不失为一石痴。苏东坡一生颠沛流离,每到一处,必悉心收集奇石。凡所爱之石,必作诗、文以记之。如写《仇池石》:“但见玉峰横太白,便从鸟道绝峨嵋。秋风与作烟云意,晓日令涵草木安。一点空明是何处?老人真欲往仇池。”原来,从“仇池石”上,苏东坡看到家乡的景致,用石来寄托和抒发自己思恋故园山水的情怀。宋徽宗赵佶,爱石爱到“倾园倾城”。特设苏杭应奉局,专收奇花异石,分批“纲”运东京,人称“花石纲”。南宋爱国诗人陆游诗云:“自许山翁懒是真,纷纷外物岂关身。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好一句“石不能言最可人”,玩石三味尽在其中。石不能言,玩石之妙趣又岂能言。
唐宋之后,明代的徐霞客,清代的郑板桥、近代的张大千,当代的贾平凹等等文人墨客都是爱石、痴石之人。
石之所以招人爱,之所以具有令人怦然心动勾魂摄魄的魅力,关键在于奇石的自然美。一方好的奇石,造型或构图上鬼使神差,或状如日月山川、亭台楼阁;或形同飞禽走兽、人物花卉;有似祥云绕山、溪水淙淙;有似松柏挺拔、苍翠秀丽;有似仙女散花、舞台流韵;有似繁花似锦,古色古香;画面在似与不似之间,神似大于形似,似像不像,越看越像,具有不可思议的和谐与精妙。
奇石是大自然的造物,因其具有古朴典雅、表里如一,色性稳定,不变不脱,持久永恒,常艳常新的特性,古今爱石之人方能如此痴迷。
古人云:“山无石不奇,水无石不清,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人无石相伴不静。”赏石清心,赏石怡人,益智、陶情、长寿。
我从小爱石。儿时常在铁路边、河滩里把那些有色彩,有花纹的石子捡回家,玩过之后,藏在一个小纸箱里,下乡后返城,却再也找不到这个小纸箱了……真正与石结缘,是在七十年代末,我出差到南京,在瞻仰雨花台时,见到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手里拿着一个白瓷碗,碗里用清水养着几粒雨花石,中间—粒形似鸡蛋,晶莹剔透,石质润泽如脂。更令人叫绝的是石内有两处红点,一大一小,鲜红鲜红的,恰似两滴鲜血滴落其中,煞是爱人,观之良久,不忍离去。问其价格,少年答曰:鸡血石10元,其余每粒l元.我所钟爱的是那粒鸡血石,但其价格又令我乍舌。那时我每月的工资才三十几元,花10元钱去买一粒石子,值与不值?讨价再三,最后少年同意以8元价格成交。正当我准备忍痛掏钱时,一直东张西望的少年抓起碗中的雨花石,拿着碗跑得无影无踪。我正在纳闷,见有两个戴红袖章的人走了过来,原来是联防队员。当时粉碎“四人帮”后不久,“左”的余毒还没有肃清,这种私下交易是严禁的。联防队员走后,四顾张望仍不见少年踪影。同伴又催我快走,我只好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去,以后几次去南京,再也没有见到那样让我心动的雨花石,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遗憾,成为一个挥之不去的牵挂。
也因为那粒带血的雨花石,使我与奇石结下不解之缘。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游历了不少祖国的名山大川,所到之处,我都十分留意寻觅奇石。在我收藏的奇石中,有宁河小三峡的三峡石,有天山石、崂山石、清江石、黄河石、海南亚龙湾乌石滩的乌石,戈壁滩的玛瑙石,还有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之后从江底挖出的一块数十斤重的三峡江底石,那是葛洲坝工程局的一位朋友送给我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