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高科技的绣花枕头


□ 王国平

一个高科技的绣花枕头图片1
导演:刘镇伟
主演:谢霆锋 蔡卓妍 范冰冰

要想谈论《情癫大圣》,曾经热络的《大话西游》系列是绕不开的坎。
《大话西游》拍摄以及上映无声无自息。所谓“时势造英雄”,事实是时势也造电影。随着上世纪90年代英雄主义在中国在大面积坍塌,娱乐狂欢成为一代人对文化产品的精神渴求。“在没有英雄的年代,我只想做一个人。”面对PK大赛上“痛苦的哲学家”和“快乐的猪”这两大“选手”,人们把高贵的一票纷纷投向了后者。此时此刻,人们需要某种媒介来释放自我对快乐的追逐。未来是浑沌的,现实是单一的,于是搜索的眼光回溯到过往。恰好,《大话西游》在那里带着委屈的心情顽强地若隐若现。
可以打包票地说,即使是很资深的“大话迷”,对于《大话西游》系列的故事脉络与时空交错也并不清晰,但这不妨碍他们曾经很“职业*地赞叹别人说上一句“I服了YOU”,天要下雨时,站在楼道大喊“下雨啦,收衣服啦”。所以,《大话西游》系列被推向如此高度的主要原因在于其语言的“异趣”而带来的话语狂欢,事实是《大话西游》系列没有留下故事,而台词已经从电影本身剥离,成为独立的存在。故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大话西游》可以用来听。
刘震云在小说《手机》的扉页上写道;“世上有用的话,一天不超过十句。”话说到一定程度,要么是喋喋不休的重复,像祥林嫂“我真傻’的口头禅一样,要么就陷入无语。编剧技安黔驴技穷,导演刘镇伟程咬金三下半,所以到了《情癫大圣》,语言的狂欢没了,除了孙悟空“没大没小”地喊一句“唐三藏,你是不是男人”之外,最多也不过是对《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的“否定之否定”,例如当初臭大街的“曾经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再度被提及,另一个会打断他的陶醉,说:行了,行了,大家都知道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刘镇伟是个聪明的家伙,没有了周星驰这样的性格演员继续为自己“服役”,就大胆走向反面,来另一个极端,找来一个只会耍酷不笑、唱歌跑调的大众偶像谢霆锋来撑台面,以求来个票房感召。他也知道无法再凭借台词的“异趣”来博取眼球,于是就寻觅另一番武器,那就是高科技。在这个传媒时代,要想“搭建”一个最大众的狂欢广场,除了语言,就该付诸视觉了。正是抱着这样的指导思想,《情癫大圣》充斥了天马行空的画面设计和瑰丽异彩的视像构图。
借助超现实的技术手段,电影带有几分科幻色彩的同时,内核还是讲述一个矫揉造作的滥俗爱情故事。一如既往地讴歌爱情的伟大与神圣:神仙唐三藏为了爱而不惜“殉职”,最后甚至像《卧虎藏龙》的李慕白一样,用最后的生命气息向小妖坦白了积压在内心的情愫。正是由于情圣的如此“忘我”,有人大言不惭地说电影让他“幸福的泪水快乐地流淌着”。除了矫情,除了害怕“大话迷”的奋起反击,催下泪水的恐怕是想说话横冲鲁莽、面容脏兮乱兮的小妖用爱心感化了曾经对她反感透顶的白白净净的唐三藏的“春心”,这表现了爱情的“无阶级性”。事实是他忽略了当唐三藏春心萌动之时,也是小妖借助外来力量让自己的面容脱胎换骨化身天使之时。唐三藏再次面对的小妖,已是秀发亮丽有光泽、皮肤“白里透红,与众不同”,说话如泉水“叮咚咚”。站在这样的红粉佳人面前,苦于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纠缠的唐三藏不免想起那首歌:“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癫,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于是他决定“爱取经更爱美人”。刘镇伟放弃上演乌鸦变凤凰的灰姑娘故事,但也没有逃脱“门当户对’的世俗婚姻观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