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鸡蛋牛骨头


□ 马宇鹏

我终于有了空暇,找来了一大堆大大小小的报刊,按照章节的序号,认真、仔细剪贴着一块块大小不一、长短不等、篇幅参差、来自不同书报的长篇章回连载小说《无名牌手表》的篇章,这是当时最火的书,我不怀疑它的深远影响,至少要延续到下一个反党集团的出现。我一直觉得这是我干得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事。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充耳不闻母亲的大惊小叫,像小说中林立果手下的神秘军人一样,变幻莫测,以高不可测的智能,一次次成功地暗中光临我家的鸡舍。我采用了细水长流的战术,不会把几只老母鸡下的蛋统统拿走,每次只取一枚,然后,我装着若无其事、很乖的样子,挎上打猪草的篮,不紧不慢地离开家。我小心地应对着路上可能碰上的每一个熟人,无论大小,都不敢掉以轻心。我的秘密,不可以被他们看穿。等我确信,已远离出他们的视线时,我会撒开脚丫一路狂奔,跑得两耳生风、脚板血涨。即使这样,我也不会把遮掩在袖筒中握控于手心里的鸡蛋弄碎,从来没有过。
我来到庄上的供销社,高厚的砖砌柜台阻隔着我,即使踮起脚跟抬头仰望,也只能看到潘小旦的脸和他深蓝色的涤卡中山装上插着的两支光闪闪的钢笔。潘小旦在人们眼里可了不得,是人们说的那种坐当铺的人,似乎是比老百姓高贵出多少倍。潘小旦是人们私下叫的,面上都叫他潘主任。他的大名叫潘志高。
人们私下说,潘小旦命犯桃花。见了漂亮的女人,就像蜜蜂见了开放的花朵,叮着不依不饶,不想飞去,老迈不开步,恨不得把她们连骨朵都吞了,很不正经。我想,这不正经应该专指他的好色及低级趣味。他在这些事上,常常表现得少有的厚颜无耻和胆大妄为。他的一些风流故事,经常在大人们的窃窃私语和女人们掩掩藏藏、指指划划交谈的眼波中繁衍。有单指他的顺口溜说:“潘志高,三件宝,镜镜、拢拢(梳子),雪花膏。”足见潘主任爱打扮,打扮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博得更多有姿色女人的青睐。男人们吃不到葡萄便见不得葡萄酸,狠狠地白着眼说,他狗日的不但不挑,每天珍米细面,养得白白胖胖,不干那事,你叫他于啥去?言语中表达着对潘小旦现状的无可奈何。
潘志高调来这里好几年了,一直要求上面给配个帮手。说也是,这么大一眼望不到头的供销社,花花绿绿那么多商品,我不信他脑瓜里的空地能比供销社大,能容得下这么多的东西。
半年前,上面给他配来了年轻人。不知咋的,潘主任总嫌人家拙手笨脚,嘴上一直叨叨个没完。年轻人也不吃素,临走时甩手噼啪给了潘主任一耳光,骂了句粗话:“操你妈!”有人说看见年轻人的姐姐来过,是个面色姣好、长得出奇的漂亮、梳着一条大黑辫的南方水乡姑娘。潘主任招待姐弟俩吃饭,年轻人上厕所方便时,潘主任趁着酒劲,朦胧中以为姑娘那嫣然一笑的脸蛋是熟透了的苹果,捧着就美美地吃了两口。他近乎荒唐痴情的举动,使玉女顿时怒目而视后羞愤不已地匆匆离去。后来,潘主任才知道人家姑娘是县武装部长的千金,在公社的广播站做广播员。潘主任尽管胆大,但一想起那一身戎装挎着手枪的武装部长,还是吓得都尿了裤。有人私下说,潘主任是块磁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如果上面给他派来个女同志就好了。说归说,他们又不是上面,不能成全了潘主任的心愿。自打年轻人走后,男的女的再没给他配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