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桂的婚事


□ 方晓蕾

  阿桂又要离婚了。阿桂离过一次婚的,那是七年前的事了,当时阿桂才二十四岁,结婚九个月。结婚九个月的阿桂,还沉浸在幸福之中,但是她的同龄丈夫却和另外一个四十岁的女人走了。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阿桂当时跪在丈夫的面前歇斯底里地问,你爱她什么?又矮又胖?一脸的麻子?你一点都不珍惜我们的爱?爱?吃白菜萝卜的爱?丈夫冷笑了一声,我受够了。
  哭了闹了,还是离了,丈夫什么都没要,轻飘飘地跨出门,走了,连头都没回一下。短暂的婚姻让阿桂明白了一个道理:婚姻不是以爱为前提的。丈夫之所以坚决离婚,还不是那女人的钱在起作用?在钱面前,什么爱呀,情呀,都不重要了。
  从此以后,阿桂对爱死心了,对男人死心了。离婚后三个月,阿桂也辞了职。阿桂开了一家餐馆,生意还可以。经过两年的辛辛苦苦的摸爬滚打,钱虽没挣到多少,但自己用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清了所有的外债,买了一套房,银行里还有了几万块钱的存款。阿桂是个中产阶级的单身女人了。
  女人毕竟是女人,当时丈夫无情地跟别的女人走了,阿桂恨死了男人,可是这两年的独身,阿桂又是那样的想男人,不仅仅是生理的需要,更多的是心理是感情的需要。一个女人家多难呀,一个没有男人的离过婚的女人多难呀,谁都想在你跟前占个便宜,想到这,阿桂就想哭。
  可是好男人又在哪儿?离婚后,阿桂就没正眼瞧过男人。别人倒是给他介绍了几个,她也去见了,也都交往了几天,可最终却一个都没成,不是她不同意,要不就是人家不满意她。这几个男人,有的长得满标致的,可一心瞅的是她的房子和钱。有的虽说老点,还是什么领导,可她就是没感觉,不是嫌自己一过去就当后娘,而是男的根本就是冲着她那一点姿色来的,还不让她再开餐馆了,她才不愿意靠男人。男人靠不住。还有一个男人,啥都好,可第一次见面,就在阿桂的身上乱摸,阿桂气得把他骂走了。
  就在这时,华山出现了。他是来打工的。那时正好是餐馆开业两周年,生意好,要扩大门面,阿桂就贴了一个招工启示,刚贴出去,华山就来了。
  阿桂一见他就在心里决定用他。小伙子很标致,穿的衣服虽旧,但干净。一说话,也灵灵醒醒的。阿桂就问他的情况。他说他叫华山,二十五岁,是邻近一个城郊的乡下人,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去年到这个城市来的,一直在某建筑公司干活,可老板一直不好好开工钱,一气之下就不干了。
  小伙子还没说完,阿桂就说:好,你就在这儿做,一个月五百块。你有住处吗?见华山摇头,阿桂说:那这样吧,每天晚上你把餐桌一拼,将就一下吧。华山的头点得跟捣蒜似的,千恩万分地干活去了。
  阿桂也没想到会和华山发生些什么。又能发生什么呢?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一个比自己穷的男人,即使阿桂有什么想法,他华山自己敢想吗?更何况阿桂被男人伤透了心。但感情又是个奇怪的东西,在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阿桂又从华山的身上看到了一般男人所没有的优点。她被感情俘虏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