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保田小小说三篇


□ 李保田

慈祥的庐山

丁芳是大二学生。这年暑假,她再一次回到哺育了她二十多年的农村,打算在家住上几天,然后再和几个同学一块儿去庐山旅游
母亲见到女儿,非常高兴,给她做好吃的饭菜。
“妈,你看呵,“丁芳嗔怪道。原来她在一盘炒菜里发现了一根头发。
母亲表情很不自然,自责道:”怪我,怪我……”
第二天,丁芳又从韭菜馅包子里吃出一根白色的头发来,再次发出埋怨。
母亲很是内疚。
第三天,吃早饭时,丁芳又从炒青豆里发现了一个小虫子。
丁芳这回可真生母亲的气了,嗔怪道:“妈,你怎么也不看着点……”
这回母亲一句话也没说,难过地转过身去,叹了口气。
丁芳的食欲大减,心情欠佳,于是就走出家门到田野里散步。
放眼望去,眼前的景象使丁芳感觉既熟悉而又陌生:公路上,忙碌的农民在奔走,偶尔有卡车和拖拉机载着农副产品驶向县城。乡村还是平静的。家乡没有“鬼子进村”或“铃儿口向叮当”的手机铃声,更没有嘈杂的市声,没有拥堵的汽车,淳朴的乡村还是很令人迷恋的。
丁芳身边不远的地方,一头小牛正在吸吮母牛的奶汁。母牛一边奉献一边慈祥地舔着它的孩子。小牛转过身去和母牛接吻,气氛温暖祥和顺理成章。当小牛吻母牛的眼睛时,丁芳清楚地看见那母牛浑浊的眼睛里,竟然滚落下几滴眼泪来。
此时丁芳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她突然意识到:母亲已经开始衰老了。父亲去世得早,全凭母亲无私地付出才使自己考上大学去了北京见了世面。自己本身已经欠了母亲许多感情债没有偿还,哪有资格去埋怨母亲?况且,自己这些天在家里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丁芳急忙跑回村,到小商店给同学们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不和他们一块去庐山旅游了,要留在家里陪伴着母亲。放下电话,丁芳用准备去庐山旅游的钱买了些中老年人身体所必需的营养品,欢快地跑回家。
母亲见女儿买了这么多营养品,很吃惊,埋怨道:“钱都花光了,看你怎么去庐山?”
丁芳深情地说:“妈,我不去江西了;家里的庐山也很好呵”。

湛蓝的海洋

丁子宽刚坐上从海口飞往北京的飞机,就把回家的事想好了。他怕爱人晓芳多心,要装成小别胜新婚的样子。
丁子宽回到家,扔下提包便扑上去亲吻晓芳。晓芳便迎合他,俩人贴在一起。
丁子宽感觉得出来,晓芳很勉强,是在敷衍他。
丁子宽又搂住晓芳不放,吻她。
晓芳等他吻够了,淡淡地说:“够本了吧?洗澡去。”
洗澡水晓芳早已经给丁子宽准备好了。水温适中。湛蓝湛蓝的,有一股浓烈的来苏水味。
这湛蓝的洗澡水立即使丁子宽的心飞回了海南岛,他想起了海口的秀英码头,想起了秀英街上那些美女们勾魂的眼神儿。想起了迷人的椰林、苗寨,兴隆镇上夜晚出来拉客的异国女子,想起了三亚某大酒店里深夜接听的娇滴滴甜得发酸的三陪小姐的调情电话,还有突然闯进门来打扮得花枝招展推销自己的女郎……
丁子宽立即亢奋起来。
擦干身体,他就跑进卧室要和晓芳亲热。
晓芳婉言拒绝了他。
第二天晚上,晓芳依旧给丁子宽准备了一浴盆湛蓝湛蓝、充满了来苏水味的洗澡水(或许水里还有其他的成分不得而知)。
晓芳再次拒绝了丁子宽的要求。
丁子宽终于从晓芳那清纯而充满渴望的眼神里意识到了他所预料的东西。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