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感觉


□ 辛立华

寻找感觉
辛立华

  我是农民,热爱写作,不被村民及村长待见,后来我调到了县城的文化馆,再后来我挂职当了副县长。当县长在电视上宣布任命我为副县长后,我想找找感觉。村长、乡长、书记,也想找感觉。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我问趴黑活儿的小轿车女司机:“到槐花村多少钱?”
  很有几分姿色的女司机说:“30。”
  我清楚有划价的余地,但我连想都没想就十分痛快地接受了,并很潇洒地钻进了车。车开起来后,我递给女司机50元钱,说:“我给你50,不过你得帮我个忙。”
  “什么事您就说吧,大哥,只要我能做到的。”
  “十分容易。到了我家门口,请你先下车为我打开车门,等我下来后你再问我明天用不用接。我说不用了,你就开车走人,怎么样?”
  “没问题,”女司机笑了几下对我说:“大哥,这是作的哪门子秀啊?”
  我也笑了笑,说:“找找感觉。”
  “什么感觉?”
  我笑而未答。
  
  20分钟后,小车开进了村子。我指着前面老槐树下乘凉的人们说:“在那些人对面的大红铁门前停下。”女司机点了点头。
  车停下后,女司机先下了车,绕到我这边轻轻打开车门,并很配合地用一只手挡在了我的头上。这时我看见,老槐树下的男男女女都用异样的目光盯向了女司机。我心里一阵兴奋,但很稳重地慢慢下了车。女司机一脸讨好地高声问我:“明天用不用接您?”
  “不用了,你回去吧。”我的声音也不小。
  “那好,再见。”女司机冲我飞了一个媚眼儿,钻进汽车开走了。
  感觉真好,感觉真他*的好。
  我望了一眼挂在西边树梢上的太阳,一脸豪色地往我家大门没走几步,儿时的伙伴强子便拦在了我的面前,用怪怪的目光上下看了我好几遍,说:“怎么着华哥,升官儿了吧?”
  我笑了一下,说:“你看我像当官儿的料吗?”
  “难说。眼下的好多事都很难说。有的人,今天身上没有仨烧饼钱,明天没准儿就成了大款。有的人,今天前呼后拥的有人伺候着,明天兴许就成了阶下囚。看今天华哥这派头儿,最低也当上了局级领导……”强子一嘴的油滑。
  我拍了拍强子的肩说:“行了,回家等着看电视新闻吧。”说着走向了我家的大铁门。
  强子问我:“华哥,哪个台呀?”
  “县台。”我头也未回地高声应了一句,开街门锁的手竟有些抖。
  我进家吸了一支烟,在村办服装厂上班的妻子也下班回来了。一进门她就一脸喜色地问我:“你是不是当官儿了?”
  “你听谁说的?”
  “你别瞒我了,刚才在路上好多人问我,你当了什么官儿,说小汽车一直把你送到了家门口,司机是个长得挺好看的女人,还给你开车门,还用手挡着怕碰了你的头,走的时候还问你明天用不用接。有这事儿没有?”

  我笑了笑说:“其实没什么,只是挂职。”
  “什么叫挂职?”
  “这,对了,说相声的牛群你知道吧?”
  “知道。”
  “他当过县长的事你也知道吧?”
  “知道,到现在我还纳闷儿呢,一个耍贫嘴说相声的,怎么能当县长呢?要是开个会作个报告什么的也像说相声似的耍贫嘴,逗得大伙儿一阵儿一阵儿的乐,什么事儿呀这是?”
  “这你就不懂了。牛群当的县长是副的,不参政,主要任务是深入生活,为的是创作出更好更贴近生活的艺术作品。这就是挂职,顶多两年,并且是有职无权。”
  “那,别人知道他是挂职吗?”
  “除去圈内人和县里的几位主要领导知道,一般人是不知道的,以为他就是副县长。”
  “那你挂什么职?”
  “也是副县长。”
  “真的?”妻子一脸的惊喜,说话都有些急促了。
  “真的。”我说得很肯定。
  “明天就上任?”
  “后天,明天在家休一天。”
  妻子仍有些不信地问我:“可是,你凭什么呀?一个在文化馆瞎编小说的,连党员都不是,凭什么呀?”
  “就凭我瞎编了那些小说,才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就凭我那么多的小说变成了电视剧。到了我这份儿上的作家,都有机会挂职锻炼的,不新鲜,真正的目的,是要创作出更多更好更受人们欢迎的作品来,所以……”
  妻子打断了我的话,说:“行了行了,别往下说了。听说今晚县电视台还要说你这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