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梅子和兰子的故事


□ 董立勃

梅子和兰子同垦一荒,梅子和兰子同住一屋,梅子不爱的人却总想占有她,梅子爱上的人则被抓了。兰子说你要爱他就要怀上他的孩子,梅子何去何从?
兰子和梅子住一间地窝子。早先还有两个姐妹一块住。那二个在前不久嫁出去了。空着的两张红柳条编的床,就变成了又长又宽的凳子。有人来串门就坐在上面同兰子和梅子一块聊天。来串门的人还挺多。多是男人。什么老张老李老王还有老吕和老朱。别的男人有时来有时不来,老吕和老朱却是每次都要来的。他们来了以后,有时也不说什么,就坐在那里抽烟。抽得一屋子全是烟。搞得他们走了后,那些臭烟味总也散不去。兰子和梅子闻着难受,就有点不想让他们来,可她们又不能不让他们来。队长大会上说了不知多少次,说大伙儿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就是同志就是兄弟姐妹。姐妹怎么能够不让兄弟到自己的屋子里来坐一坐聊聊天呢。
还是梅子点子多。梅子对兰子说,咱们不要等他们来,咱们出去。
兰子说,黑着天,咱们到哪儿去。梅子说,咱们也找人聊天去。兰子想不出,她们可以找谁聊天去。
看着梅子等梅子往下说。梅子说,咱们去队部去找队长聊天。
兰子一拍梅子的肩膀说,对呀,这个办法好,我怎么没想到。
说走就走,两个人把门一关,洗了脸,洗了头发,又把毛巾湿了水,把身子上上下下擦了擦,换了干净的衬衫和裤子,扯着手出门。刚出门看到几个男人正朝她们住的地窝子走过来,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偷偷地笑了。
梅子和兰子走进你的办公室,一开始你以为她们有什么事要找你办。在这个地方,一般到你办公室来总是有什么事要办的。听她们说,她们没有什么事就是想来坐坐和你聊聊天。你多少有点意外,可你打心眼里还是挺高兴的。兰子老家是山东人,一说话就像大葱一样又脆又亮。梅子和兰子刚好相反,是江南的湘水浸泡出来的,说起话来柔得像微风中的雨丝。多少年来的军人生涯使你极少有机会和女人聊天。更别说是像兰子和梅子这样二十岁的青春女性了。每次和她们聊完天,送她们走出队部的大门,你不由得会抬起头看看天上的月亮。真的会觉得月亮好像比平常要亮要好看。
不光是聊天,兰子和梅子来了后,总是先要把队部打扫一番。用抹布把你的办公桌擦得干干净净。还要进到你住的房子里把你换下的衣服拿上,看到床单和被褥有点脏了,就马上拆下来,带回到她们的房子,等到休息日去水渠边给你洗干净,再叠得整整齐齐的给你拿回来。你要她们不要这样,你说可以自己洗的,她们这样做你是真的不好意思。兰子和梅子却说,你不是说咱们是兄弟姐妹吗。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吗。你比我俩大,就是我们的兄长,妹妹帮兄长洗洗东西算个什么事呀。让她们这一说,你倒有些不好说什么了。
看到兰子和梅子老往你的屋子里去,一些男人就自觉地不再往她俩跟前凑了。只有老吕和老朱似乎还是没死心,还是咋样想着就咋样去做了。老吕仗着和你的关系不同于营地上别的男人,看到兰子去了队部后,他也敢随着去队部坐一会儿。不过,坐在队部坐在你跟前,老吕不敢胡说八道,还要看着你的脸色。你要是稍稍地表现出不想让他在队部坐的意思,他会马上就站起来,找个什么由头溜得不见影子了。
老朱远远看着兰子和梅子走进队部,他和老吕不一样,他知道他不能进去,就一个人坐在沙丘上抽烟。不过他有他的有利条件,那是老吕不能比的。老朱是兰子和梅子的班长。每天白天干活时,兰子和梅子得听老朱的安排。老朱一样有机会凑近她们。安排活时,他总是把她俩安排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让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她们,她们要说什么,老朱也可以一下子听到。老朱老往她俩身边凑,其实老朱心里面比较起来,想得多一些的一个人是兰子。兰子各方面看上去,要比梅子大一点,壮一点。在荒原上,身体好有时比性格好还重要些。
赶着马车把苞谷种籽送到地里,每个班的地头放上一麻袋。最后一麻袋送到了老朱的那个班上。老吕把麻袋卸下后没有马上赶着马车离开,他坐到了地头的田埂上点起了一支烟抽。不是只为了抽一支烟,而是兰子和梅子正在这块地里干活。兰子和梅子各端了一个盆子,里面装着黄灿灿的苞谷,每走一步,会抓起一把,弯下腰撒到新开的土沟里。然后用脚把土再盖上。从老吕坐的地方看过去,只能看到她们的后背。天上太阳老大,地里干活的人全脱去了外衣。男人全穿着背心,女人穿着衬衫。兰子和梅子的衬衫扎进了腰带。撒种子时,一弯腰,她们就得把屁股撅起来,显得那屁股又大又圆。看得老吕好一会儿忘了抽烟,忘了掸烟灰,长长一段烟灰像条死虫子吊在嘴角,傻傻的样子。不过,当老吕从兰子和梅子的两条腿之间,看到老朱在她俩的前边倒退着挖播种的垄沟时,他再也不能一心一意地盯着兰子和梅子的屁股看了。
让兰子和梅子跟着播撒苞谷种子,老朱没有想到别的,只是想着能离她们近一点。他是在挖一段以后,觉得头上有些出汗了,直起身子来擦汗,不由自主地朝兰子和梅子看过去。俩人刚好弯下腰去撒种子。兰子衬衫的扣子只有上面的一个没有扣,看过去只能看到锁骨处的一片白。梅子不知道是太热了还是没有在意,衬衫上面的两个扣子都没有扣。这样在她弯下腰撒播种子的那一会儿,就会把胸前一块不该露出的地方露了出来,让老朱一眼看到了梅子鼓鼓的白白的半个奶子。老朱只觉得脑子腾地一下大了起来,知道这样盯着看是不对的,可大了的脑子他一点儿也管不住了。坎土镘挖上几下,就不由得抬起头朝弯下腰的梅子看一眼。直到后来,他看到了在兰子和梅子后面的老吕,看到老吕凶恶的脸上那凶恶的目光正盯着,他想老吕一定是发现了他在干什么,再不那样盯着梅子看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