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成分,母亲总愧疚


□ 周振华
为成分,母亲总愧疚
作者:周振华


  真是怪,母亲走这十年,年年清明前夕,我都做梦。今年梦见她老人家,带着胸前背后用墨写着“富农分子”字样的白布,在扫街。在夜幕漆黑的街上,匆匆跑过来一个黑影儿,是妹妹,她叫嚷着对母亲说:“就因为咱家是富农,学校不让我加入红小兵。”母亲听了,扔下扫帚,紧紧地抱着妹妹,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
  小时候,母亲在我们几个孩子的心目中,是那么刚毅和坚强。为了操持这个家,她带着胃疼的老病根,风雨无阻,常年下地干活,从不歇工。收工回来,每天晚上都要去扫街,回到家还要操劳大量家务。到冬天,遭罪极了,两只手冻得满是口子,碰一下钻心的疼,但她从来不吱声,默默地忍受着。可我们渐渐发现,她也有脆弱的一面,只要听到我们几个孩子在外面因为出身不好,被一些出身好的孩子无端奚落或欺负时,她的眼眶就立马浸满泪水,显得无比的愧疚。她老人家生前总对我们说,你爸爸我们俩,对不起你们呀!
  母亲的话,深深地触动着我们,她这样说,让我们做儿女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也使人们更加敬重我们纯朴善良的母亲。
  1966年,那是童年记忆里最深刻的转折,我9岁,正是“文革”初期。记得,老家那座小山村一夜间,就变成了另一番情景,就连满地的庄稼都弥漫着浓重的革命味道,街头胡同两侧的墙上贴满了标语、大字报,大喇叭不时响彻小村的上空。记得那年冬天,距春节不到20天了,大队突然召集全村的地主、富农开紧急会议。听父亲回家对母亲说,大队下了一道指示,要求全村的地主富农要在小年即腊月二十三之前,每户割2000斤义务柴,交到大队,春节期间由共青团员们将柴送至军烈属家中,作为慰问品。在一旁的我听到父亲和母亲说的话,可高兴了,张罗着要跟父亲一起去进山割柴。因为是给解放军的家割柴,我的感觉很自豪。那时见到解放军特别崇拜,他们身穿绿军装、头顶红五星,可精神了。当时大人怎么想,作为小孩子的我却全然不知。父亲16岁就在外学徒,后来一直在供销社当售货员,好不容易熬上一个基层社的小头头,“文化大革命”却来了,因成分高,就被轰了回来。回到家一切从头开始,所有农活都要从头学起,整天还提心吊胆怕批斗。为了不让我们几个孩子看出来,父母在我们面前极力掩饰他们紧张焦虑和恐惧的表情,生怕影响我们,有时还投给我们一丝不自然的笑,这些都是我们年龄稍大一点才领悟到的。
  接到如同火上房的指示,我和父亲当天就作好了准备,第二天天不亮背着镰刀、绳子和干粮就出发了。不知那时的天气怎么那么冷,仿佛老天都和你过不去。等走到离家有20里路的大山时,帽檐、前衣领全都是呼出的哈气结成的冰刷。尽管很冷,第一天的战果不错,割了8捆,有500多斤呢,我心想照这进度,用不了四天就能完成任务。我还和父亲说,把咱俩割的柴要使上记号,每捆柴别一根野鸡毛,看大队把我们割的柴送到哪家军属的家里,我好告诉那家这柴是我和父亲为你们割的。记得当时父亲听了我的话笑得是那样的难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