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龚学敏的诗(三首)


  ●龚学敏

  冬日影像之如是鹭

  在蜀绣的冬日,我可以选择的水,如同你们可以选择的

  鸟鸣一样,已经不多了。

  冬日里读着的诗,是我用一丝丝的寒织成的外套。如我

  白色的羽。

  风流。并且,不着一字。

  就可以写尽我很少涉及的渔,和所有的鱼。

  还有那些水草的辞汇与不明真相的节气。

  我要把仅有的船.

  和招摇的蓑衣还原成参天的大树.以及那些长到了天

  边的草。

  我知道,洁净的水与辞汇日渐稀少。我用不动的声色,

  诱惑那些越来越年轻的书、衣衫、和远处貌似红莓花儿

  的爱情。

  浆声目不识丁。一拍,

  水面诗意顿失.像是我停止过的名字和她们年少时信

  手涂过的想像。

  再一拍,散了的是修炼了千年的那诗,那酒,和水草们

  走投无路之后,无法尽数的萎靡。

  我会选择成都那座虚伪的廊桥下面.在谎言中依旧真

  实的鱼。

  在灯光的霜花中思想。在冬日已经可怜的水面渔着,

  把我仅有的呜叫,送给长发样如约而至的白鹭,

  和令人唏嘘的爱情。

  我是鹭,我是你们用一生也无法走完的路。

  我就算是不翔.

  我用冬日划过的寂寞.也足以成为你们朝恩暮想的

  山水。

  冬日影像之唯有梅

  那人要来了。我在些许着水意的信笺上,用走过的寒,

  听见了空空如也的庭,和几上寂寥的灯盏。

  在成都触手可及的柔和里,冬日的灯笼,

  在只能靠想像生长的风中游手好闲。

  锦江中那尾与锦绣的汉字息息相关的鱼,

  想随千里之外的夕阳,将那么多的红,开在他们未经风

  霜的水路上。

  那人要来了。我在昨晚三百眼叫做唐诗的井中,情有独钟。

  听见雪一样的薛,和她笺上的那些情色。

  可以掌灯了。我在他们遗弃的姿色中,用诗歌在水上结冰,

  并且,一丝不挂。

  在大气的唐中望江的竹影,是薛姓的女子飘浮的衣袂,

  一波,让那人在我要写的梅中驻足,四处张望,打点散

  落的诗歌。

  再一波,节气们情不自禁,想要成那草芥状的芯。

  在成都线装的诗歌中昼伏夜出的.是与我在唐的锦江

  边饮过酒水的诗人。

  他们行装的声色,貌似梅花。长发和漫不经心洒落的字,

  还是貌似梅花。

  在2010年,我和梢头的诗歌一样,除了与梅花有关的

  鹿鸣之外.

  一无所有。我用来款待诗歌和诗人的,

  就唯有梅了。

  冬日影像之遇雾

  其实,我的鸟巢一直在空洞中。想像是从凌晨开始的一

  种孵化。言语,

  随遇而安。袍子们如同水银背面次第开放的花朵,

  在冬日的成都,圆润地张扬。有时,她们会成为所有鸟

  儿的.

  异想天开。

  想要抚摸那鸟的手,散落在前世读过的书中。成都,

  蜀绣们今生的斑纹,像那丝女子般的气息,灵动在那些

  鸟儿们出门后.

  化掉的羽中。

  我放在客栈中的书,和玉光洁的言语一样透明,毫无遮

  掩。水草们,

  需要千年才能长成的悲悯.白蛇般纠缠在我腰间若隐

  若现的细节中。

  神态在清晨开始怡人,并且,让你们心生爱怜。

  一辆载满晨雾的车,行走在你们暖昧的目光深处。让那

  尾剔透的鱼.

  躺在一页文人们山水过的纸上,想要成为,

  那鸟出门时,唯一可以回家的那首诗。挂在水,想象的

  门楣上。

  可以把左手中开放出的花朵,萌发成那尾一丝不挂的

  鱼.让她

  在右手说话,说一些成语,一些关于前世的书上,花一

  样的墨香。

  我守在到成都来的那条大路中央。只有我的马,才能看

  得见祖传的鸟巢。

  我用所有的雾,饲养那鸟。

  你们听见鸟鸣的时候,雾已经成为粮食,有着性别的粮

  食。

  一步一吟,

  远离你们了。

  责任编辑/夏海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龚学敏的诗(三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