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公关否?


□ 梁启春


萌生此话题的起因是中国国际公关协会2003年案例大赛。我有幸参与了第一轮筛选,却不幸地看到了众多同行选送的关于非典捐助和事件营销的参赛案例,深感不安。
在全国人民齐心协力为捍卫生命而抗争的时候,我们也看到,有人在利用公众的恐慌发国难财,有人借数额微薄的捐献大搞仪式贩卖自己的“爱心”,有人牵强附会地炒做SARS概念而捞公关资本。
到底SARS的公关价值在哪?笔者认为,在作为人的生存权受到挑战之时,最重要的是做好组织内部传播,展现领导的亲和力,加强组织的凝聚力。相比之下,大多数欧美公司对于非典捐赠的处理方式就很得体,把这看作是作为企业公民对社区的无声的支援,只是把消息简单发布在公司网站上,未加任何渲染。
据此引申出来的问题是,如何把握公关的火候?到底要把公关的弦上得多紧? 据科学讲,香和臭只是分子密度的不同。

正本清源

笔者认为,公关应是健康的企业文化和良好的企业行为的外围延伸,是锦上添花,而不是无中生有。企业声誉是由内而外的“自然美”,不是工匠打造的光环,不是似是而非的皇帝的新衣。
慈善家不是自己标榜出来的,爱心的标准也不是要看支票上有几个零。光开支票不能代表是好企业公民,正如进庙烧香并不代表信佛一样。
公关公司的本质意义应该是健身房,而不是美容院。当然希望愿意为公关买单的人也意识到,钞票买来的报道是广告,不是公关。剪报如山不代表知名度高,大会小会不断也堆砌不出声誉。
声誉管理是犹如植树造林的系统工程,需要耐心和恒心,需要远景规划和持续投入。苗木成长需要经历风雨严寒的锤炼,这其中离不开园丁的耕耘、技师的修理,离不开防火消防,也离不开推陈出新。

反问公关

很多人都表达过从业之困惑,抱怨不受尊重,不能实现自身价值。大家是否意识到炒作之累、发稿之苦和记者之无奈?当有偿新闻成为用来诠释中国特色的、欺上瞒下见怪不怪的行规时,这无疑是公关业的慢性自杀。作为信息使者的公关人不能走出这连环交易的怪圈,不能推动社会舆论体系的健全,不能还公众以知情权,是犯罪。
在眼球经济的诱导下,我们许多人一度迷失了方向,拿广告和营销手段来做公关,从客观上扰乱了市场秩序,破坏了传播环境。长此以往,公关便成为非驴非马的寄生品,成为桌底交易的代名词。
诚然中国目前处于经济转型的原始积累阶段,我们的受众水平参差不齐,我们的最畅销品牌广告还只能用令人恶心的简单重复,我们的公关还只是替人做嫁衣裳。但试问我们身处是非边缘的公关人,是否有信心超越自己,有勇气否定自己?

作者简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传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传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