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发强作品小辑


□ 李发强

  李发强 彝良龙海中学语文教师,有小说、散文在《青年作家》、《辽河》等文学杂志发表,有各种文字在《做人与处世》、《流星语》、《雨露》、《青年时代》等时尚杂志发表,有行业文章发表在《教书育人》、《大连外国语学院报》等报刊上。曾写过杂志专栏。更多时候用朝天马的网名混迹网络。
  
  黎黎和他的女友们
  谨虚构此文,献给黎黎以及当年在师专的那群难兄难弟,献给青春。
  ——题记
  
  当年我没考上大学,只好上了一所师专,学校的全称比懒婆娘的裹脚布还长,叫××地区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高中时候的班主任一再给我们强调,师专不是大学,它只是介于大学和中专之间的产物,好比介于摩托车和自行车之间的电动自行车、马与驴之间的骡子一样,叫它大学实在是很勉强。我读师专已经很不幸了,要命的是还被学校调配到臭名昭著的地理系。老爸看了我的通知书,他认为读地理系就是学看风水。我说不是,那是师范类的学校,毕业之后不给人看风水,是教学生的地理课。老爸说:还要教学生?用得了那么多风水先生吗?我抱头没有痛哭,只暗自埋怨自己高考不争气。本来打算补习一年碰碰运气,无奈家人对我已经失去了耐心,说有补习一年的钱,在乡下可以娶上两三个媳妇儿了。
  一夫一妻制和计划生育政策我还是知道一些的,决不敢违反,百无聊赖中我只得跨进了师专的那道小门。那所四不象的学校果然令我大失所望。学校面积不大,一望无余,想找个花前月下的场所都很难。建筑物矮小,像患了风湿关节炎一样趴在那里。图书馆小得像公共厕所,班主任四十来岁,肥头大耳,离我想像中的学者形象相去甚远。男生们都打过照面了,帅哥紧缺,我对自己的长相一向不满意,可是与班上其他男生相比,我发觉我竟然至少处于小康水平。按理说,这应该增加我的自信心才对,然而实际情况是,我对那所学校更加绝望了。我一个人游荡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女生们的高跟鞋敲击着水泥路面,马蹄声一样在我耳旁响过,我用堕落的眼光窥视着她们,从下午一点到六点,我没有找到一个美女。某一刻,有一个女生在我面前悠闲地散步,很像美女,因为她有美女才会有的头发和身材;可就在她回眸之际,我绝望地看见了她的塌鼻、斜眼和雀斑。呜呼!
  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在我的绝望中出现,让我越发绝望。开学那天我看到班主任手里的那份全班学生名单。在那份名单的第一行,有一个名字叫“黎黎”。那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名字。跟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的,外貌即使不是沉鱼落雁,至少也应该闭月羞花。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生呢?那个名字像兴奋剂一样激起了我坏死了的想像力神经,使我觉得那个秋天的阳光竟也有几分温暖。然而我的快感很快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第一堂课,班主任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黎黎当班长,叫黎黎起来向大家作自我介绍。我痛苦地发现,黎黎并不是美女,要命的是他居然还是一男的。我发现班主任的脸色很不好看,男生们的脸痛苦地扭曲着,估计他们都跟我一样,中了梦想背叛现实的奸计。倒是女生们的笑声很爽朗,他们的意思我明白,他们在暗自庆幸,本班终于没有美女了,她们用不着自卑了。后来不到一个月,黎黎的的班长之职便被班主任以莫须有的罪名革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