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看街头的风景


□ 傅玉丽

  傅玉丽出生于云贵高原,大学中文系毕业,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曾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有散文、小说等见诸《作品》《散文》《岁月》《百花洲》《江河文学》《创作评谭》《中国铁路文艺》等刊物,入选《与你同行》等文集。曾获全国行业系统文学作品比赛著作奖、作品二等奖等荣誉,已出版个人作品集《永远的家门》。
  
  都说街头美丽的女人是一道风景,可惜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却发现街头这种风景太少太少。偶尔刚刚眼睛一亮,一走近、或者说一听到她开口,心境马上变得黯然、无趣起来。好像一阵乌云弥漫而来,眼前的美女一下就模糊、破碎了:变成了一个、两个、三个……再一看,那不是我在这个城市亲眼所见的美女们吗?她们模样依旧,在眼前闪烁变幻,令我目不暇接,脑袋轰响——忽儿几个变成一个;忽儿一个变成几个;再忽儿干脆变成了现在看到的这个美女。我总是不断陷于这样的怀疑当中。
  第一个美丽女人(也许还称不上女人,叫女孩更恰当),她出现在一个夏日的黄昏。
  其时,日头拖着长长的影子向西天移去,给城市披上了一层黄纱似的,显得迷蒙而抽象。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行驶,一车人都疲惫、松懈。刚过叠山路立交桥进入南京西路,前面车子慢了下来,旁边车队也慢了下来。估计红灯,我们的车子也减了速慢行。一路上坐也坐累了,说也说累了,一帮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感觉好没意思,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城市的街头。
  就在这时,一个曼妙的身影飘了过来,浑身线条匀称,皮肤紧致,闪现着细微的光泽,手里轻扬着一块布(或衣服),在车辆的缝隙间像在轻歌曼舞,双黄线两边的车辆就像她的舞伴。她扬着那块布,在双黄线上左右张望了一下,像确定往哪儿走一样,然后朝着我们的车子扑来。
  她的全身散发着年轻、健康的味道,美丽无比,年纪大约十七八岁。只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快到车前了,她的样子轻柔又怯怯的。可能扑到了车前,又好像还没有,因为正好前面车队松动了,我们的车赶紧加速往前。只见她转身像个影子一样,又飘向了后面的车。
  车上一下寂然无声。好一阵子了,才一齐叫了起来:她没穿衣服。这个发现让一车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兴奋不已。长得还可以呐;不是神经病吧……议论纷纷。有一个还嚷了句,今天我们看见了裸体女人,等会儿可以跟别人说了,像有了炫耀的资本。作为车上唯一的女性,二十多岁的我像失去了呼吸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街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儿?可我真的看清了她的短发,圆脸,整个身体的年轻、饱满、圆润,还有飘乎无力。就连身体下方的暗影(血迹还是污迹?)都清晰无比。
  眼前发黑,刚才还漫长无际的黄昏像鸟儿受惊轰然飞走了。黑暗一下播洒了下来,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出现,她身体的绒毛和光泽令一切失却了光彩。只觉得恐怖而骇然,眼前就像飞起了一只黑色的蝴蝶。那蝴蝶翩跹,只是刚在城市起飞,还没展开美丽的翅膀,就被重重地一击,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受到了伤害,进入了黑暗,变成了黑色。她在茫然四顾,在寻找一个光明的出口,却不知会不会又进入了更黑的黑暗。
  街灯渐次大亮,我却看不到街头的任何光亮,听不见了街头的任何声响,像进入了死寂的沙漠,眼前充血般模糊、浑身干枯了一样。以至于后来走到南京西路,我都非常胆怯。总觉得那裸体的女孩还在那儿,她用手中的那块轻扬而招展的布条(或衣服),在向我们、向世界发出呼喊,那躯体的袒露和不知所措的神情、空散乱的双眸,在诉说曾受的侮辱和伤害,可是,这个世界却在她面前匆匆逃亡了。这逃亡的一刻令我如同失去了血液,仿佛自己成了那裸体舞蹈的女孩,在蓓蕾般娇艳绽放的初春,却以心灵和身体上的伤与痛永远在向世界张开,想让世界在她的面前害羞,脸红……
  几年之后,又是在这个城市的街头,第二个美丽女人又撞入了我的视线。那时已是初冬了,气候寒冷日渐逼人。沿江路笔直而宽阔,车上有空调很暖和,开得好快。飞速行驶时,我的眼光随意地浏览了一下窗外。就是这随意的一暼,竟好像走进了世界的寒冷和阴湿,因为我看到了她。
  虽然坐在街头的石凳上,但仍看得出她体形高挑,身姿绰约。似乎根本不在乎寒风似的,她坐得安定自若,一动不动。穿着一条黑色晚礼服似的裙子,更显高雅、优美,与天气形成了绝妙的反差。她蓬松的头发往上挽着,简单随意,坐在那儿好像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样。车经过她只有一刹那,正为她动心,想叫旁边人欣赏时,我张开的嘴却被冻住了似的张不开了。因为车的拐弯运行让我看到了她的背部。
  那里,她整个儿后背、背后的身体,衣服毛边有点翻卷,像开了个大大的V字后领——从脖子到背、到腰、到臀部 全敞开着。像一张大大张开的嘴,将她的木然、失神道了出来。就像她的心也是空洞无比的,她的沉坐是因为木然、孤寂,像冰雕一样,这具好像在遗世而坐(立)的身体没有丝毫温度,质感冰冷,让我心掉到了冰窟窿一样,想打哆嗦。她的年龄在二十五六,却散发着难以言说的沧桑、凄冷和漠然。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