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西班牙民主过渡的启示


□ 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

民主过渡的哲学在于,需要将已为民众所知的政治现实正常化

特约作者 欧亨尼奥·布雷戈拉特

世纪60和70年代,大约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General Francisco Franco)去世15年之前,西班牙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社会政治变革,这些变革使西班牙在上世纪70年代的民主过渡成为可能。过渡从《1959年稳定计划》(1959 Stabilization Plan)开始。这个计划大幅促进了经济发展,为西班牙向现代市场经济的过渡打下了基础。由于以下几个原因,西班牙的政治体系变得与新的经济和社会现实不相符。

首先,西班牙新增了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他们鼓励民主的出现。其次,商人们希望西班牙加入欧洲共同市场。成为这个市场的成员国意味着通往世界市场,而成为成员国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建立民主体系。再次,佛朗哥指定胡安·卡洛斯(Juan Carlos)王子作为自己的接班人。真诚拥有民主意愿的卡洛斯国王,成为过渡中根本的政治动力。

当佛朗哥于1975年11月20日去世时,旧政权的政治结构仍原封不动。然而,在佛朗哥统治的40年间,深层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这解释了为什么政治过渡没有那么困难。正如变革的主要推动者苏亚雷斯(Adolfo Suárez)所说的:“过渡的哲学包括将政治现实正常化,而这个现实已为大家所熟知。”

启动政改

卡洛斯国王在加冕典礼演讲中称,他是全民的国王,他是民族和解的工具,因此将西班牙两方团结了起来。这一宣言意味着内战得以和解。王室真正起到了推动过渡的作用。卡洛斯国王运用佛朗哥给予他的所有权力,推动了必要的政治变革。他将主权还给了西班牙人民。

卡洛斯国王任命时任西班牙长枪党(Movimiento Nacional)中央秘书的苏亚雷斯担任首相。长枪党是佛朗哥一党专政体系中惟一的政党。

一开始,对苏亚雷斯的任命使许多西班牙人感到困惑。这样的态度可以在历史学家里卡多·德·拉·席尔瓦(Ricardo de la Cierva)《真是个大错误》这篇文章中找到缩影。席尔瓦后来是苏亚雷斯政府的文化部长。显然,那些把对苏亚雷斯的任命视为错误的人们既不了解国王的真实意图,也不了解苏亚雷斯。

佛朗哥政权的势力希望延续传统政治体系,而反对力量希望来一个彻底的决裂。在这两种立场之间存在第三种方式——改革。在面对左与右的两难选择时,苏亚雷斯认为,正确的道路是中间:均衡与节制。苏亚雷斯通过民众主权的方式使佛朗哥体系接受自己的最终消亡,从而建立新的民主合法性。变革的完成借助了佛朗哥宪法的修正程序。这样,西班牙的政治结构迅速从内部开始发生变化,而未打破其合法性。

过渡涉及使政党合法化,举行自由选举,起草并通过新宪法,并通过《蒙科洛协议》(Moncloa Pacts)推行了一揽子经济改革。

过渡策略必须平衡两个集团的利益:一边是不敌对前政权的人,另一边则是敌对的。对那些不敌对前政权的力量来说,他们必须接受改革方案的两个重要条件:一是合法化现存的秘密政党和联盟。这一要求恰恰与旧政权的本质相悖。二是采取使政治变革成为可能的措施。旧政权的领导人要接受民主选举,而这必然意味着旧政权将最终消亡。接受这两个条件是可能的,因为有一些团体一直在旧政权的议会中,积极争取政治体系现代化。这些团体能够将他们的爱国精神和公民意识放在谋求眼前利益之前。如果他们当时决定维持旧政治体系,可能会造成深刻的危机和难以估计的损失。历史将感激这些人们所做出的牺牲。

旧体制接受变革,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是现实主义态度。相信旧体制在将来不再适用,已经过时。来自旧体制的苏亚雷斯是第一个理解这一点的。当旧体制中有大量人认识到这样的变革不可避免,而变成名副其实的民主派时,转折点就到来了。第二是爱国精神。新现实主义态度转变为爱国精神。为了国家的利益,旧体制必须被抛弃。第三是社会变革。社会发生了变化。就像我们所看到的,社会变化影响了佛朗哥政权中的一大批政治精英。

苏亚雷斯能够有这些成就,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旧体制的政治家,因此他既了解其机制,也了解其政治阶级。他的策略是说服旧政权的成员接受变革。这个策略基于两点:首先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会被要求为旧政权的政治行为承担责任。第二,允许旧体系的成员参与新的民主体系,加入新政党,享受他们能从投票箱中获取的所有权力。

1976年11月18日,西班牙议会在一次历史性的会议中,以495票中的425票赞成票,通过了《政治改革法》。议会的主要任务是起草新宪法。新宪法在全民公投中获得了超过90%的选票,赢得了压倒性胜利。

苏亚雷斯在对西班牙过渡的设计中,吸收了反对旧政权的社会和政治力量。苏亚雷斯最大的成就是使政党合法化,尤其是对旧政权的死敌——西班牙共产党。如果没有这样的合法化,向民主的过渡将缺乏可信度。如果当时新政府迫使西班牙共产党仍维持处于秘密势力的状态,西班牙共产党将别无他选,只能采取颠覆行为,那么过渡也就不可能了。苏亚雷斯明白这一点,并愿意合法化西班牙共产党员。这要冒巨大却也必要的风险,因为几乎所有政党和政治人物以及军队,都反对这样的举动。西班牙共产党以受到承认为交换,接受了君主立宪制及其旗帜,并保证不会颠覆新的民主政权。西班牙共产党接受君主立宪制成为西班牙和平过渡的重要支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西班牙民主过渡的启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