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澡堂


□ 黄水成

黄水成

好不容易熬到隔壁3号床的出院了,春发想,该可以在新病号进来前这段空隙里狠狠地伸个懒腰吧。自打儿子住院以来,他和老婆轮流趴床沿,都趴三天了。

尽管三号床只一个棕蓬垫,春发还是觉得舒适无比,毕竟可以四平八稳地睡上一觉。一阵睡意袭来,他朦胧之中看到连着儿子的点滴管在一点点地放大,陈护士那曲卷的睫毛在扑闪扑闪的,老婆那黄瓜脸随即拉成了一张马脸,只愣了一会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鼾声响起。

春发梦见老婆那双短粗的手一把一把地挠着自己,越挠越疼,不由得无名火起,睁开眼来刚要破口大骂,老婆说,你看你看,你把自己全身都抓出一道道血痕来了。他清醒过来,猛然感到全身奇痒无比,一看,上上下下全是大疙瘩,越抓越痒。

“是不是过敏了?”老婆小心翼翼地问。

春发横了老婆一眼,他压根没工夫理会她,挠痒痒是眼前的当务之急。

“肯定是床不干净,去洗个澡就会好。”听到这个提示,春发才想起自己其实别说洗澡,就是脸都三天没擦了,他心中估摸着,不是这床脏就是刚走那个病号有皮肤病,心中一阵懊悔,过铺睡觉为什么还坚持光背睡呢,可是,不光背他是睡不着的。

他抓起手机给老朋友庄文亮去电话。去他家洗澡不仅因可以省几个钱,还因为春发对这个城市太陌生了,陌生到一个澡堂都找不到。

春发在人力三轮车上不止一次地催促师傅快一点,再快一点,他觉得今天心情实在糟透了,庄文亮那小子不知又到哪鬼混去了,就连那个穿开裆裤一块玩大的刘忠勇也联系不上,任由师傅拉着在街上窜。

人力三轮七拐八拐,拐到了大生澡堂,大生澡堂在小巷深处,隔着窗格两个卖票的中年男女眼角瞟着春发:“大池还是小池?”

“最好的单人池多少钱?”

“最好的‘华清池’10块。”

春发拿着澡票一边想,杨贵妃,华清池,才十块,不算贵。他被人领到一棵桂花树旁的101号华清池,一进房间,他头上脚下打量一番,一打量就发现自己上当了,就一个大睡盆和一张沙发,那个半开的窗户怎么也关不上,刚开春的冷风呼啦啦直灌进来。水龙头锈迹斑斑,破柜子下一双不知多少人穿过的拖鞋快脱帮了,就这些破玩意也敢叫华清池!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退票是不可能的,只能小心翼翼地从袋子里拿出一张报纸来,铺在沙发上,衣物一件件脱下来,折放在报纸上。赤脚刚套上那双破拖鞋,马上触电一般脱下来,别他妈前面洗的那个是个“香港脚”。他自言自语地说。赤脚站在睡盆里,这时,忽然又想到,这睡盆才是世上最肮脏的地方,自它一铺到这地方来,不知在里面睡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把一身的污垢搓在这盆里,又有多少的淋病、梅毒甚至艾滋病毒搓在这里。他蹲下身来,想把睡盆洗一遍,竟看见那破柜的角落里有一张湿淋淋卫生巾,卫生巾上还尽是浑黑的血迹,还带点黄黏黏的东西。他妈的什么玩意。 春发冲自己发了一顿火,拉开门栓大喊:“服务员!服务员!”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迈着内八字,笑盈盈地走过来。春发强忍着无名的怒火:“小姐,能不能换个地方?”“这里没有小姐,这里有按摩、有搓澡……先生。”“能不能换个地方,我想要更干净的地方。”“这华清池不干净,还有哪个地方干净?你要知道我这可是三星级的。”“干净你妈个头,见鬼去吧!”春发探着脑袋冲了她一句,要不是还光着身子,他真想冲出去把她拉进来,让她看看这池子到底有多干净。他认了,他撕下半张报纸盖住卫生巾,再里里外外地把睡盆重新洗了一遍,灌满水,把整个身子浸在热腾腾的盆里。他闭上眼睛,尽可能地平静自己,他太需要平静了,自年底三岁的儿子被查出“隐睾症”到今天,他没有一天是平静的。他想不明白,自己好不容易生个儿子,就把他的一个蛋蛋给憋在腹股沟里。要不是那次给他洗澡时摸了一下,这个问题说不定要到猴年马月才发现,别说是到了青春期,医生说,要是再晚几年发现就迟了。

一想到上医院,春发就觉得脑袋胀得比箩筐大。医生说让他多备点钱,做手术总是有风险。他感谢朋友介绍的医生跟他说了实话,要他至少带八千块钱。可他到哪能筹到这个数呢?前年买房首付的十万块他就厚着脸皮把该借的七大姑八大姨全借了一遍,去年装修房子他又向这些人借了第二遍,总不能为儿子的这点手术费他向这些人借第三遍吧!要不是每年过年都挂单在丈母娘和自己老娘家,他觉得年都过不了。他觉得一个工薪家庭活到这份上简直窝囊。

春发思绪万千地靠在睡盆里想着烦心事,身上开始微微冒汗,一冒汗浑身又痒起来,越挠越痒,原先那些小疙瘩全变成大疙瘩,他呼地站起来,他真后悔自己贪一时的舒服就在这千万人泡过的睡盆里泡澡,他感觉全身张开的毛细血孔都被病毒入侵了,啊,性病。他赶紧把盆里的水放掉,拧开水龙头不停地冲,冲洗男人那个命根子,那是最最要紧的。要是全身的皮肤都染上了还能跟老婆解释清楚,要是这命根子被无辜染上,就怎么也洗不清了。他恐惧不安,使劲把全身搓得通红通红,像个红柿子,再把水温调低一点,冲,冲。半天后,舒服多了,全身都不痒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神经质了,哪会泡个澡就泡出性病来。想到这他冲墙壁笑了。心情一转好,他就会习惯性地吹起口哨。他穿戴整齐,吹着口哨出了华清池。路过卖票窗口,刚才过来的那女人看他这高兴样,瞪大了眼睛。

分享:
 
更多关于“澡堂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