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责任不该由鲁迅来负


□ 苗振亚
《鲁迅作品的黑暗面》,是夏济安英文代表作《黑暗的闸门》中可以独立成篇的一章,由林以亮译成中文,收入新世纪万有文库《夏济安选集》
在这篇文章里,有一段很重要的文字,作者可能是顾虑动而得谤,行文总有些吞吞吐吐,欲说还休,让人感到他是有意不把话说得太明白,造成对鲁迅和鲁迅崇拜者的伤害。但是,在说了一些似肯定似否定的话作为铺垫以后,终于把要紧的话说了出来。这要紧的话是:“由于鲁迅的文体能自成一格,机敏与愤怒在白话文里生了根,后起的白话文作家很难摆脱它们。在白话文的发展中,这种依赖机智、依赖仇恨和侮辱的宇汇的趋向,和这种真地把中国语文的坦途缩小的责任应由鲁迅来负。”
这篇文章写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这里所说的“把中国语文坦途缩小”,应该是一种符合实际的判断。但是,我觉得这个责任完全不该由鲁迅来负。
应该负责任的有两种人:
第一种人是把鲁迅由人变成神的
人,他们让1949年以后成长起
来的人误以为,在上个世纪的
二三十年代只有鲁迅一人是
最伟大的文豪,其余都不值一
提。因而,鲁迅的文章与丈风,
融进了一代又一代的灵魂与
血液。其实,鲁迅在1936年就告诉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了,中国最优秀的杂文作家依次是:周作人、林语堂、鲁迅、陈独秀、梁启超。可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之前,其余四位作家写了些什么杂文,是什么样的文风,有几个人知道?这就证明,鲁迅不仅无意于“把斗国语文的坦途缩小”,而且饶有深意地把周作人、林语堂放在自己前面,让大家能够更全面地理解文学,拓宽“中国语文的坦途”。
第二种要负责的人是后来的杂文家,也可说是鲁迅杂文的模仿者。这些人既缺乏鲁迅对历史的熟烂和对时时艰的敏感,也缺乏闪烁的机智与使用语言的绝顶天才,只是学了一些热嘲冷讽的皮毛,确实也“依赖仇恨和侮辱的字汇”,就在那里皮里阳秋地挖苦,曲里拐弯地褒贬。一个很简单的意思,绕出一大堆文字,透出的是浅薄、轻狂、作态、无聊,所以我们的杂文声誉不高。事实上,鲁迅不仅没让后人学他的杂文,去做杂文家,好像笼统地去做一个文学家,他都是不主张的。怎么后来的杂文家因模仿鲁迅而把杂文搞得不像个样子,就要由鲁迅负责呢?
好在夏济安先生说的“中国语文的坦途缩小”的情况已成过去,责任由谁来负的问题也就不复存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