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乡的峒茶


□ 李传锋

  你喝过故乡的茶吗?故乡的茶是最有滋味的,它可以喝出儿时的记忆,喝出漫山的翠绿和遐想,喝出无尽的亲情和故事。
  我的故乡,地处武陵山余脉,傍三峡,近洞庭,山高林密,气候温润,百草为灵,土壤富硒,盛产峒茶,绿茶最优。文献记载,土司茗贡已近千年,百姓每日必饮,赋客禅师尤喜。戊子清明后,北京和武汉的文友来鹤峰办笔会,适逢县里举办首届茶叶节,一时宾贾云集,见十余万亩茶园天地皆绿,春暖花开,坐饮新茗,感慨系之,作鹤峰峒茶引:
  
  鹤峰产峒茶
  茗贡千载传
  根植武陵谷
  滋养云雾间
  芽嫩汤色好
  春深汁更酽
  远客骑龙归
  呼朋煮翠泉
  一盏尘心净
  三杯活神仙
  
  作罢这段顺口溜儿,很久没能“引”出下文,时隔一年有余矣。
  三百多年前,清代著名戏剧家孔尚任就在《桃花扇本末》里记载:“楚地之容美,在万山中,阻绝入境,即古桃源也。”“楚地之容美”就是现在的湖北鹤峰,鹤峰在清1735年改土归流之前近千年间由土司自治,有四关四口作为门户,门户之内为峒地,峒地所产之茶曰峒茶。我的故乡历史上有过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容美,从汉字字面上看,是说这个地方风景秀丽,容貌十分美丽,但容美这个词是土家语,也有写作容米、雍米、容阳的,据土家语学者考证,在古土家语中,“容美”是“妹妹”的意思,如此说来,这个民族在远古,是由美丽的女人当家的。
  在我们村里,很多家庭都是由女人当家的。我的家里,就是母亲当家,母亲的能干远近闻名,父亲巴不得清闲,像个听话的长工,每天只认吃饭干活,里外一切交由母亲料理,说一不二。比如,父亲爱喝茶,但我们家没种茶,每当春茶出来的时候,父亲想要买点新茶来尝鲜,但母亲不同意,她认为新茶只是个名,寡淡,花钱不值,要等春茶摘过了,伏茶也过了,母亲才会去向人讨摘些老茶,精心地炒晒,那样的老茶叶,用铜罐放在火塘边一煨,满屋生香,汤色极浓,父亲劳作回来,放下疲乏的身子,接过一壶茶,喝得有滋有味。我曾偷偷地尝过,极苦。
  我还记得,家里若是来了贵客,得做一碗“泡儿茶”。做泡儿茶是极讲究的,首先得用上好的糯米,用冰凉的山泉水浸泡,上甑蒸熟,大晴天,摊开放在阴处,阴干,就成了“阴米儿”,然后密封在瓦坛里备用。来了客人,把“阴米儿”拿出来,用油炒或食盐放在锅里爆炒,阴米儿就炸成了“爆米花”。爆米花做成了还不够,还要抓一把茶叶,用油炸一下,和爆米花一起放在碗里,放上白糖或蜂蜜,用滚烫的开水冲泡,有的还会打一个荷包蛋在里面,这完全要看家底条件,看客人高贵到什么程度,或者说要看妈妈当时的心情而定,比如姐夫第一次上门,比如舅舅过来了,那碗里的内容就十分丰富。吃泡儿茶也很有讲究,要做出很斯文的样子,慢慢地吃,主家在碗上只放着一支筷子,筷子不能成双,蛋更不能成双,如果给你碗里放两个蛋,你吃了,就是吃卵蛋,那可是大笑话了。我们土家人招待贵客,除了泡儿茶,还有油茶、鸡蛋茶,母亲还能把玉米、黄豆、小米都做成“爆米花”。我是很愿意到亲戚家去作客的,我才不怕吃卵蛋哩,我会大声说,卵子就卵子,越多越好。那苦涩的罐罐茶哟,那滑嫩的荷包蛋啦,那香脆的炒茶叶啊,至今还回味无穷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