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末代太监孙耀庭传(连载2)


  

  贾英华(著) 范占英(缩编)

  第二章 “宣统”退位

  留金用半条命的代价换来的却是一场极度悲伤。对于留金一家人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就在留金刚刚能够扶着墙、歪歪斜斜下地的时候,传来了“宣统皇帝”退位的消息。

  “皇上退位”的新闻,实际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发生了。只不过传到这个穷乡僻壤迟了些。这实在是一个捉弄人的悲剧,留金为进宫而“私白”之后仅个把月后,武昌起义的炮声就轰灭了他的梦幻,但他并不知晓。当他刚刚能挣扎着起身时,隆裕皇太后早已颁布了“宣统皇帝”退位诏书。

  比留金稍早些“私白”的那个南柳木村的,姓李,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私自”才3个月,就托董梦兰的门路,进宫当了“效力”去伺候有身份的太监。可惜好景不长,他刚进宫,正赶上“宣统”退位,这位刚刚当了几个月的“短命太监”,兜里揣着20多块大洋,就又回到村里种地了。

  不少乡人见了面儿,就拿他取笑。由这儿,留金的爹才听说了皇上退位的稀罕事儿。

  可留金知道后,却不后悔,扬着脸说:“我要知道,6岁就净身,不早就进了宫?”

  这条道走不通,还有别的路。留金那倔强的爹又出了一个主意。

  “我要叫孩子念书,争这口气!不行,咱豁出去,养他一辈子!……”

  爹认准了这个理儿。他找了村里的教书先生傅学舜:“求您收下咱留金,这孩子挺灵,也听话懂事……”

  “老哥,行!有您这句话,我就教。”

  这位傅先生,家境虽不十分富有,却是乡间少见的书香门第。凡村里头有个红白喜事,都请他出面操持,写个请柬、帖子,他是手到擒来,头头是道。就连盖房、修坟伍的,他也能充阴阳先生给拿个主意,人们对他信服得不得了。总之,这是村里少不了的秀才。

  留金上不起学,就与村里的几个人搭伙,请傅先生教授启蒙课,每人交5块大洋,权作学费之资。他的叔伯兄弟留春与他关系最亲近,学长叫傅从武,小名叫小秃子,是学生中的活跃分子,后来当了村长。每日,他与这些同学听课在一起,玩在一起。

  没过多少日子,私塾换了一个老师,叫傅学兰,号文坡,是个学富五车的饱学之士。他瘦瘦的个子,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有琴会弹,开口会唱,在十里八乡堪称风流倜傥的才子。书法,他学板桥体,在京城琉璃厂挂过“笔单”,卖得出价来,京津一带人称“飞笔傅学兰”。后来,他由于兴趣所至,又苦学中医,在京津一带挂牌行医。

  请来这么一个高才教私塾,留金对学习愈发感兴趣。总共五个学生,宫家一人,尚家一人,西柳木村一人,再加上孙家俩人(包括留金),另外还有傅先生那个属猴的亲生儿子——双身,他们每天准时必到,聆听傅先生那些神采飞扬的高论。

  名师出高徒。傅先生既严格要求,又耐心施教。很快,这些学生的学业就有了长足进展。留金没用多少日子,就念了三本《诗经》,虽说是照念,没全抠懂,但毕竟照猫画虎地读下来了。

  众人皆知,傅先生是个过目成诵的博学之士,无意中,他托人从天津捎回了一部张仲景的《伤寒论》,时间不长,竟全部默背下了。留金钦佩傅先生的聪敏,也佩服西柳木村那名学生的勤奋,他虽然与自己同庚,但已经能做四句诗了。留金瞄准他,使暗劲,不久也能对上五个字的对子、七个字的对子了。先是一两个字地对对子,如风对雨,天对地,吃饭对穿衣……

  竟至,老师出五个字的对子,他也能对答如流。如,“春风送燕声”,他对了一个“下雨擂蛙鼓”,傅先生听后,说:“我给你改一个字,就是把擂字改为‘催’字。”

  他眼见,课上有的同学露了怯,傅先生并不发火,照旧笑呵呵地讲课。如,傅先生出了一个对子:“春燕”,一个同学对了一个:“春丁”(即丁鸟)。

  “你咋不动动脑筋?”傅先生耐心地引导,说,“你再琢磨琢磨。”

  这时,留金举起了手,傅先生挺高兴,“你试试吧。”

  “我对:‘秋鸭’。”

  “不错,不错,”傅先生说,“我今天要多考考你。”随即又出了一个对子:“日月何为明?”

  留金稍稍思考了一会儿,说:“女子交成好。”

  “虎行雪迹梅花舞。”

  “鸡立霜桥足叶三。”

  “留金呵,你对的还可以再改一下,”傅先生提出了建议,“这句最好将鸡改为鹤。这就成了:‘鹤立霜桥足叶三’。鹤比鸡总归文雅点儿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末代太监孙耀庭传(连载2)”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