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丙中洛素描


□ 丹 增

  有这么一块神奇美丽的地方:它仅有八百多平方公里,聚居着十来个民族,大家和睦;它只有六千多人口,教堂寺院图腾神迹遍布村寨,不同宗教和平相处;它是中国最小的行政级别,丰富多彩的原生态文化五彩缤纷,不同文化各美其美;它只是两座大山一条大江构成的地貌,可这里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不同生态争奇斗艳。最美的女子养在深闺,最美的风景藏在边陲。这里就是云南怒江狭谷深处还没有被现代文明侵蚀的净土丙中洛,藏语“有寨子的地方”。在本地人心目中它是盛开在八瓣莲花花蕊上的家乡,是人神共居之地;而在外地游客眼里,这里是人间最后的乐土和天堂。
  一个樱花怒放的时节,我行走在丙中洛的小街上。小街是丙中洛的唯一,而夹道盛开的樱花却不是。丙中洛自己的花有油桐花、桃花。油桐花洁白如玉,在每一座神山的心上幽然吐芳;桃花艳如朝霞,在怒江一个个温柔的转身处灼灼闪烁。丙中洛还有栗子花、核桃花、缅桂花、杜鹃花……花开花落,雪山默默,江水滔滔。
  唯有这铺满了一条小街的樱花,是从遥远的日本引进来的。来自异域的樱花,一树树地站在那儿,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对陌生的丙中洛不疏离,不拒绝;恰如我这个异乡游子,踏上丙中洛便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而这一刻,我忽然听见一片笑声,似樱花瓣漫天飞舞、摇曳生辉。
  我一时愣住了:难道树会笑?
  当然,在有十座神山相拥、被十道神瀑洗涤的丙中洛,如果有一棵会笑的树,也许并不新奇!可我这个被科学异化了的人啊,偏有疑惑;寻声而去,走进一家小商店,“嘻嘻嘻嘻——”一阵舒怀的笑声又扑面而来。五个女孩,围坐在一张矮矮的方桌前,正在叮叮当当地干杯,笑得前仰后合。
  我也无法判断这些女孩子是藏族、怒族,还是傈僳族、汉族?我的目光扫去,看见小方桌上有红有白有黄——不折不扣地放着五瓶酒。
  “姑娘们,你们有什么喜事啊?太阳还没有露脸,就喝起酒来了?”
  “嘻嘻,喝早餐酒嘛!”分不清楚是谁回答的,只见一个个又花枝乱颤地笑做了一堆。
  “你们店铺……几点开门营业?”
  “随便!”一个女孩豪爽地一挥手,一副指挥千军万马的派头。我被惊住,踌躇了一下,又问:“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随便。”回答得利索。
  我瞪着她们暗暗在想:这么做生意,能赚钱才怪呢。
  “哈哈哈哈!”笑声冲天而起,似在释我心中疑窦。“大哥,你也来喝一杯嘛!”又一个爽快的女子竟殷殷地倒了一杯酒端起来,拍拍身边的小板凳,要我坐下来,“大哥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一定辛苦了,喝杯酒解解乏,心里高兴就不累了。”
  我见女孩子们个个都笑靥如花地望着我,眼里流露的是一脉纯纯的暖意,我的心被深深地撼动了。我似乎已经嗅到了我长久以来一直梦里依稀的乡情。
  怀揣这样的暖意和乡情,我又来到了丁大妈家。
  丁大妈是开旅馆的。那一排石片盖顶、园木为墙的房子跟前,远山起伏尽收眼底。
  丁大妈开的是丙中洛的第一家旅店。她开旅店的初衷,跟那几个喝酒的女孩子开商店一样,是跟着感觉走,“随便”开的。那时候,丙中洛是怒江边上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拥抱着的娇女儿,还藏在深闺人未识。改革开放了,这雄奇、神秘和美丽得让人失语的地方便来了游人。游人要问路,丁大妈便带着他们走;走一圈累了,要住宿,丁大妈又将他们带回了自己的家里。
  丁大妈对那些身背行囊、又疲惫又高兴的游人充满了同情。住下了,要吃喝,丁大妈也招待。可想喝啤酒,没有!但我家有咕嘟酒。什么是咕嘟酒?丁大妈告诉我,咕嘟酒是苞谷发酵做出来的,有点甜,有点酸,好喝。烤了石板粑粑,宰了大公鸡,做了琵琶肉,一样一样端上来,咕嘟酒就一杯接一杯“咕嘟”到客人的肚子里去了。咕嘟醉了的人,围着火塘跳舞,跳得七荤八素倒下,丁大妈夫妇俩就把他们一个个弄到床上去。
  客人一觉醒来,梦里不知身是客,朝丁大妈笑笑,洗把脸又上路了。
  一拨走了,一拨又来了。丁大妈觉得,这些行色匆匆的人们好可怜啊,就想,干脆办个旅馆吧,让他们来了有地方住,有东西吃,吃好睡好才能出去尽兴地玩嘛。
  旅馆办起来了,住过的人喜欢丁大妈,就在网上发布了消息。
  来的人就更多了。人多住不下,丁大妈只好把女儿女婿赶到仓房里去睡。可总不能让儿女天天睡仓房,丁大妈决定扩建。现在这长长的一排石片房就这么建起来的。房子跟前还有院子,院子不似城里人的别墅那样,用砖块围起的巴掌大一小块,而是连着山,连着水,有菜地,有果园。好在土地政府不拍卖,不收税。丁大妈院里的果子,客人来了随便摘。吃不完就落地上,烂了,种子会在泥土里发芽。
  丁大妈一年要接待数百名的游客,这其中,还有高鼻子黄头发的洋人。丁大妈不管你鼻子高不高,头发黄不黄,来了,一视同仁,都当作自己的孩子招待。洋人走了,也丢下点钱。丁大妈收钱,也是丙中洛风格,比较“随便”。可洋人的钱怎么跟人民币不同?心里便有些疙瘩,会不会是假币啊?疙瘩归疙瘩,到底抹不下脸去问。可收得多了,终于沉不住气,便给在庐水县当副县长的大女儿打电话,说外国人不地道,给我的都是假币。
分享:
 
摘自:当代 2010年第05期  
更多关于“丙中洛素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