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残酷”的高夫曼


□ 海 青

苏联电影《秋天的马拉松》是以这样一个场景开头的:凌晨,男主人公表情呆滞地坐在家里等着和同事一起去晨跑。这是一个正在经受所谓“中年危机”的男人:人际关系的繁琐、工作的刻板、夫妻关系的紧张、婚外恋……一切都一团糟,那张困意未消的脸完全透露了人物此时的疲惫不堪。然而,当同事来敲门的时候,他走到门前,停了两秒钟,变魔术般地在自己脸上换上一副生气勃勃的表情,这才开门,笑容可掬地面对同事。
这个细节会让许多人发出会心的微笑。导演达涅里亚称这部电影为“忧伤的喜剧”。在整部电影中男主人公都在苦苦经营着一个快乐、进取、成功的自我形象,为此他一直在表演,也不断地穿帮,他的笨拙使电影带上了诙谐的“喜剧”色彩,而那份“将谎言进行到底”的执著却让这喜剧成了“忧伤的”。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会做得比电影里的男人娴熟得多,生活平静如水,“穿帮”的情况并不是总会出现。在当代社会,如果你说“人生就是戏”,几乎不会有人反对。然而这种听起来并不惊世骇俗的观点,如果作为一种透视社会的理论来提出,却会显得颇为惊世骇俗;高夫曼的《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台北桂冠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版,以下简称《表演》)就是这样一本书。在书中,作者描绘了一个由一道道墙壁和门分隔而成的“室内社会”,人们在一堵墙或一扇门两端的表现常常是大相径庭的。
相对于国内对涂尔干、吉登斯、布迪厄等理论大家译介的热衷,高夫曼并不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关于他的研究非常稀少,在“国图”也无法找到他的任何一本英文原著,而《表演》是他惟一被翻译成中文的著作。在美国,高夫曼的知名度要高得多,曾拥有一批追随者,去世前他被选为“美国社会学会”理事长,也算执牛耳的人物;但西方对高夫曼的理解似乎也徘徊于两个极端,一方面他的作品读者很多,特别是《表演》,一度成为畅销书,人们从他广泛的例证、细致的描绘和犀利的笔触中得到很多阅读乐趣;但另一方面,他在研究中使用的散点式的观察和描述方式及其所呈现出的非系统化特征,使他的名字总是不被归入有决定影响力的社会理论家之列。
《表演》是高夫曼出版的第一部著作,一直被作为微观社会学研究的经典。细读《表演》,的确会诧异于作者眼光的独到和细致入微,他的研究从不直接针对占据学科主流的那些概念和范畴,而是始终站在边缘透视着日常生活中的饮食男女。他在自己的观察中,在各种研究报告、文学作品、新闻报道、札记、杂文中寻找着五花八门的生活细节,商店服务员的不同态度、餐厅侍者的小动作、家庭妇女之间的闲谈,年轻姑娘在同伴面前玩弄的小小伎俩……这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分析得入木三分。即使那些批评高夫曼的人也无法否认他对人性的深刻洞察,这种能力主要来自于个人感悟而不是某种研究流派,因而几乎带有一种反学院的色彩。
高夫曼眼中的社会有一种宿命性的残酷。社会生活是各种障碍物环绕而成的不同空间内演出的一幕幕戏剧,任何可感知的边界都可能圈定着一个舞台,由某种已经被公认的规则所掌控,人们从一开始就根据自己的常识和判断体会这套规则,并据此承担属于自己的角色。在这过程中,具有共同利益关系和价值认同的人们结成了一个个“剧班”,表演的成功依赖于每个角色对自己形象的成功定位和控制、剧班成员之间默契合作,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对所有可能产生的“破坏性信息”予以排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