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婚前协议——给不了的安全感


□ 张立华

  婚姻是什么?仅仅是两个人一起搭伙过日子吗?男人是什么?是和我一样脆弱并需要更多照顾的经济师吗?面对婚姻协议,女人该如何选择?
  
  “甲乙双方自愿结为夫妻,并自愿签订本协议。一、甲乙双方的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如离婚,不计入共同财产;……”
  婚姻是什么?是合伙过日子吗?是成本和产出的精准计算吗?它真能提供一份长久的安全感吗?
  我叫尘韵,在北京某杂志社工作,虽然也擦到了80后的边,但我既不开放也不大胆。看着这纸婚姻协议,我只能苦苦一笑。
  
  相识——一切从脚开始
  我和韩笑东是2007年夏天经朋友介绍认识的,那时候,我刚刚到杂志社实习,初入社会,一切都是新鲜的。
  和介绍人约在单位附近的一家餐厅见面。一进门,没有看到介绍人,却看到了他,样子乖乖的,穿着淡黄色格子上衣,坐在门口的桌边。他也看到了我,微微一笑,站了起来,“黄姐有事情先走了,我是韩笑东。”
  “哦”。我羞涩地点点头,坐在他对面。
  那顿饭不记得吃了些什么,只记得他很喜欢讲笑话,看我不说话,就一个连一个地讲笑话。
  吃完饭,一起出门,我才发现他和我几乎一般高,喜欢高大型男人的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心里嘀咕:“不是说一米七五吗?这也就一米七。”
  心里这么想,走路就心不在焉,下楼梯的时候,往前一扭,身体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就跌了个趔趄。他立刻去扶我,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并没有跌坏。我站起来,试着往前走,一迈步却发现,高跟鞋掉跟了。
  心里又囧又气,心想:“什么相亲呀,见面头一回就失足,简直就是没有戏嘛。”
  韩笑东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我们见面真特别呀。也许是个全新的开始,我送你双新鞋吧,一切从脚开始也不错。”
  “啊”,我心里一惊,这个男人怎么能看懂我呢,“不用了,不用了,我这样将就点吧,打个车,下车就到家了。”
  “是不是第一次不好意思呀?好吧,我送你回去。”就这样,他搀着我,把我送到了楼下。他没有主动说上楼,我也没有邀请他。
  第二天,他在我们楼下打电话,我下楼,他把一个盒子递给我,然后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打开一看,是一双乳白色的平跟皮鞋。看他还没有走远,我朝他大喊“哎,韩笑东,我,我不要。”他转过身,回头笑笑接着又转过身去,背对着我招了招手。我听见他喊了一声:“记得一切从脚开始啊!”
  
  相爱——快乐的家庭主妇
  慢慢的和韩笑东接触多了,我发觉这个小个子男人蛮可爱的。心思很细腻,人也很踏实,每每我情绪有变化的时候,他都能第一时间发现,并给我说笑话疏导。他的笑话总是很多,一个接一个,虽然很多我都听过了,可看他兴致勃勃、眉飞色舞的样子,我还是假装第一次听到。
  开开心心,和和气气,我想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当然也有很多时候不尽如人意,面临毕业找工作,我心里压力很大。虽然现在户口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但我还是很想把户口落在北京,毕竟能有些安全感,以后孩子上学也好一些。可2008年,虽然还没有现在金融危机这么大的影响,落户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我在北京没有亲戚,也没有熟人朋友可以帮忙,实习的杂志社也不能解决户口。那时候,感觉自己真象一个无助的苍蝇,东碰西撞,情绪变化很大,常常把一些坏情绪发泄到韩笑东的身上。
  起初,他对我工作的事情不闻不问,后来,在我谴责他不关心我,不帮我的时候,他也很无奈:“我也刚毕业两年,也没什么关系,实在帮不上什么忙。户口也没那么重要,要不就把户口落回到老家算了。”听了他的话,想想也有道理,我不再责怪他,落不落户口也无所谓了,我们沉浸在两个人的幸福里。毕业后,我就搬到了他租的房子里。
  他租的房子就在他们单位附近,走路只要五分钟,可我上班就惨了,要倒三次地铁,一次公交,一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杂志社。开始,我和他抱怨,“上班太远了,要不我们换个房子,离双方都能近一点?”可他说,他要准备年底的考试,所以,近半年不打算搬家。
  我只好默许,毕竟一个人方便点也不错。那个时候感觉世界很简单,很多彩。一下班,我就赶着回家,买菜,做饭,从来不做饭的我像吃了菜谱,对做饭着了迷,不仅把所有的美食博客都研究了一遍,而且超级爱逛超市,还买回各种各样的调味品,连以前没怎么听说过的嫩肉粉、蒸粉、咖喱之类的偏门辅料都练很熟练。
  每天做了晚饭,看着他把饭统统吃掉,我就有一种幸福感。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快乐的家庭妇女。我真希望没有发生以后的事情,我们的日子能这样永远过下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