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教授们本无草垛


□ 王玉清

  草垛,历来代表存贮、蓄积,意味着温暖、丰足,而当它与教授们相遇,既不是教授们的灾难,也并非表示教授们的丰赡。在现实中,尤其是在我这里,它其实就是一种常态,一道无须加以量化的水平线——闭上眼睛,人们心里都会有!

  总有一些我无法把握的诗意,搅动我日夜不安、渐趋尖锐的神经,可是我的思维一旦触及其寓意的前庭,它们立刻就变得轮廓模糊,氤氲缥缈起来;有时我在睡梦中不假思索,率性而为,似乎反倒能够窥其堂奥。但是它们总是难以记忆与表述,就像人类蒙昧时代的一场梦境中,曾经反复出现过的那些电闪雷鸣。

  比如说教授们的草垛。

  我寻找这么一个类似悖论式的诗歌命题,已经若干年。应该不只是它,还有无数个类似的东西,诸如“软泥与刀锋”“马背上的大教堂”“弦索上的寺庙”等等。

  但是教授们本无草垛。无论怎么说,让“教授”与“草垛”这两个词“碰面”,再理出它们“合辙”的归向,你不要说是我吃饱了撑的,可能是这个世界疯狂了,变得毫无规则了。甚至完全可以倒过来说,一旦常规被撇在一边,高度陌生化、畸形化的生活场景,就开始挑衅人们日常的经验世界了。

  至少我们知道,“草垛”表述的是乡村语境,而“教授”是城市文明的象征,是归于学院、象牙塔一类的,两者一向隔膜。它们也应该“老死不相往来”,因为各自的空间完全是错开的。可是今天日趋复杂错乱的现实,常常不由分说地把它们靠在一起,从而生发新的感知与情境,尤其是这种未经普世通读的“情境”,给予当代文学带来了种种让人怀想的可能。当代新诗的写作,路过了岂可错过?

  因此我再次想说的是,草垛,历来代表存贮、蓄积,意味着温暖、丰足,而当它与教授们相遇,既不是教授们的灾难,也并非表示教授们的丰赡。在现实中,尤其是在我这里,它其实就是一种常态,一道无须加以量化的水平线——闭上眼睛,人们心里都会有!

  何况我们所处的大时代,根本就是一个新旧交替、矛盾错综的复合体,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它是置身于城市化与国际化的背景之下,这是一个大的前提。

  事实上也是,当代新诗早已触及了现实生活的角角落落,各个侧面,“教授们的草垛”甚至也已经是明日黄花了。

  我更加乐于表述与讨论的,其实是教授们的启蒙,或者说学院派(我找不到更加合适的称谓,姑且沿用此名)的前倾与向下。我没有能力对学院派的诗写方式说三道四,但是学院派写作本身的“意义与境况”,在当代一般性读者心目中根本上没有明朗化,以至于被抱怨自怨自艾啦,闭门造车啦,癫狂自大啦,歇斯底里啦,包括矫揉造作啦,鹦鹉学舌啦等等,说辞总是很多。其实,百年现代汉语新诗,从先前的学院派起始,到今日学院派的累积、加深,那些大学里写诗评诗的教授、副教授、讲师以及有才情的大学生,都是新诗创作与评论的领航者与中坚力量。所谓民间写作,其中有创作潜力与实绩者,大多都有大学背景,之所以着意与学院派分庭抗礼,不外乎使自己的诗写“标志”更加清晰而已。与大学一点儿不沾边的诗写者,大概还存在着对大学的倾慕与向往吧。这个说法,肯定不是我主观臆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