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诊所


□ 红 柯

   王医生一个礼拜接待了三个特殊病人。所谓特殊病人就是未婚先孕的女子,在肚子大起来之前把娃娃刮掉。镇上就这么一家私人诊所,王医生人可靠,技术也不错,找王医生找对了。一般情况下王医生不干这种事,王医生口碑好就好在这里,王医生有良心。话不多,心里亮亮清清。王医生虽然是个医生,人还是比较传统的,用王医生自己的话说,这种事损阴德。小镇没秘密。大家印象中仅有的几次刮娃娃都是王医生推脱不了的。也就是惹不起也躲不起的病人,具体地说是把人家姑娘弄病的那些男人,谁都惹不起。王医生干瞪眼没办法,病人轻松了,王医生轻松不起来;王医生要难受好几天。王医生的女人心疼男人,那几天就尽量做好吃的,就买当地人家养的土鸡,就把王医生的状况传达给大家,大家就觉得王医生是个善人。男人们就说王医生心太软,刀子在自己手里攥着,手硬一些嘛,看他还胡骚情不胡骚情,看她把腿夹紧不夹紧?这就是男人,死皮不要脸的男人,把女人害成这样子,还说这种话。男人们抽烟不接话,事情又不是自己弄下的,就没必要接这个话茬子。能干这号事情的男人,都是些啥人?反正不是善人。要说善人,还数王医生。这不是害人家王医生哩嘛。
  王医生还记得礼拜一大清早他心里就乱慌慌的,心跳得那么快,就像得了心脏病,王医生除了视力不好没啥毛病,基本上是个健康人,王医生不可能得心脏病。可心脏这么慌慌,不是个啥好事情。王医生穿上白大褂的时候,愣头愣脑地望着街道,一只袖子没穿上。他女人一直给他打下手。他女人就说:不舒服就歇上一天。他女人要去关门,他不让,他穿上另一只袖子,出去了,在诊所门口站一会儿,伸了伸胳膊。街上已经有人了,三三两两,跟王医生打招呼。相邻的杂货店也开门了。小镇嘛,有人打扫卫生,还是脏兮兮的。王医生一身干净的白大褂,往门口一站,整条街都豁亮多了。王医生就像是古代店铺的酒幌子,就像现代生意人的广告牌,在门口站两分钟,就等于广而告之,诊所开门了。王医生就进来了。
  里边地方不大,分里外两间,王医生坐外边看病,王医生身后有两张单人床,一个打吊针用;另一个给病人查病用。里间也有一张病床,给疑难病症用的。里间外间用砖墙隔着,不是一般私人诊所那种白布帘子一拉,病人没安全感。王医生这里还是比较讲究的,药品器械也在里间放着。整整一天都是打针吃药的小病号,最重的也就是打吊针,一两个钟头,两三个钟头。不太忙。王医生的心情也就好起来了,跟病人说说话,把早晨的心慌慌给冲淡了。王医生的女人总是忙里偷闲,病人打吊针或病人少的时候,回家做中午饭。家就在诊所后边的小院子里。在背街,有条小巷子,几步路就到,做好饭,王医生抽空回去一刻钟解决问题。夫妻配合默契。王医生绝不在诊所里吃饭,端个饭盒或大碗,像其他地方私人小诊所里那些医生,在药水味里大嚼大咽,人家王医生比较正规,不是讲究,是正规,镇上的人都认后边这个,人们对正规相当看重。这就是人气,王医生人气旺。加上不错的医术,你说人家王医生这个人,有啥说的。看不了的病,王医生就实话实说,介绍县医院,地区医院哪个科,哪个大夫,连怎么挂号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按王医生交代的去办,绝对没问题。让人放心呀。
  王医生就这么不紧不慢过了一天,王医生都解开了白大褂上的扣子了,王医生脸上都有了淡淡的笑,笑容就堆在嘴角,王医生平时很少笑,王医生属于那种不笑也让人感到亲切的人,任何细微的笑容都证明他相当开心了。王医生都准备脱下白大褂,胳膊都抬起来了,心里都嘲笑自己过于敏感,早晨那种不祥之兆没有结果呀,是不是神经过敏呀,王医生又笑了一下,无声的笑,依然挂在嘴角,还没散开呢,外边就进来一个人。这人是镇政府的一个干部,不是镇长书记是某个部门的负责人,很严肃的一个人,中年人,我们不好意思透露人家姓名,就叫他镇干部。镇干部一脸严肃,说的事一点也不严肃,三言两语,言简意赅,也不让王医生白干,话刚说完,就把钱放在桌上,转身就走。镇干部太会挑时间了,下班的前一分钟来找王医生,完全在上班时间以内,一分钟前就是一分钟前,你没话说。付的钱不多不少,就是在公家医院也是这个价。镇干部严肃认真,前后不到一分钟,就走了。王医生很奇怪,他的心脏好好的,不快不慢,节奏极好,可见他还是一个医生,担心归担心,生气归生气,真正到干活的时候,还是很敬业的。镇干部了解他,镇干部给他说事的时候也就没必要考虑他的心情了。我们只能说王医生心情很复杂。
  大约过了十分钟,镇干部走得相当远了,估计都回家里或进镇机关了,镇小学年轻的张老师进来了。张老师是个姑娘,不好意思地望着王医生,王医生的目光躲开了。镇上的人都知道王医生也是个严肃的人,王医生不愿意做的事谁都没办法,可还是有人让王医生做王医生不愿意做的事情。张老师的不好意思里包含着愧疚的成分。张老师跟着王医生到里边的房子里,差不多有二十来分钟,就把事情办完了。张老师脸色苍白颤颤巍巍地走了。王医生从妻子手里接过热水,喝了几口,又接过热毛巾,擦擦脸。王医生都奇怪他脑子里闪出妻子这个城里人用的称呼,镇上流行的是婆娘、娘儿们、女人、谁谁的女人。王医生的女人在整个过程中一言不发,手脚麻利,王医生看得出来,女人的动作带着安慰。张老师是个姑娘嘛,紧张得要命,王医生的女人跟对待孩子一样,扶张老师躺下,攥着张老师的手,整个过程,张老师眼睛湿漉漉地看着王医生的女人,就像孩子望着妈妈。王医生喝水擦脸的时候,王医生的女人还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张老师沿着街边很想走快但走不快,街中央有摩托车,有自行车,几乎看不见行人。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没人知道诊所里发生的事情。相对而言,小镇没秘密,小镇平静的外表下有多少惊涛骇浪,有多少暗流涌动,有多少无法证实的秘密啊。王医生喝完水。王医生的女人说:我先回呀。也不等王医生回答就匆匆离开。显然是两口子之间的习惯用语。女人要回家做饭,要安顿明天的事情,女人比男人忙得多。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