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本是同根生


□ 龙懋勤

本是同根生
龙懋勤

  龙懋勤 四川达州人,男,巴金文学院创作员,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小说创作,多次获省级文学奖,现在达州市通川区文体局工作。
  
  一
  
  经过三次高考,我终于考上了一所大学的中文系。虽然是地方大学,我也很满足了。农村出来的孩子,一个已经二十三岁的青年,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太不容易了。如果不是我幺舅,我也许跨不出这艰难的一步,如果没有经过一年充满血腥的打工生活,我也许不会破釜沉舟再上考场。当我白天独自坐在校园的柳荫下,当我夜夜入梦的时候,我都会时时想起我的幺舅,我都会问,幺舅,你现在还好吗?
  两年前的金秋十月,我离开了家乡大巴山,前往广州,去投奔我幺舅。幺舅叫庞士烈,早年到广东打工,现在是个小老板。那年,我已经遭遇两次黑色七月,均以十多分之差榜上无名,连大专线也没上。我彻底失望了,萌生了外出打工的念头,我爸叫我跟他学裁缝,好歹有个糊口的手艺,被我断然拒绝。其实我心里还有一个梦,只是不愿说出来。爸爸拗不过我,只好说,那就到你幺舅那里去看看,散散心也好。只要你还想考大学,爸爸妈妈砸锅卖铁也要支持你。爸爸给了我三百元钱,送我上了火车。就这样我离开家乡到了广州。
  我走出广州火车站的时候,早晨天刚刚放亮,东方那片灰白正慢慢向高空浸染,润湿了若隐若现的云朵,朦胧一片。放眼一望,心里既兴奋又彷徨。我以前到过县城到过市里,但从没有到过重庆、成都。今天一下来到更加繁华的广州,满眼高楼大厦,车流似水,人流如潮,一下有点见了世面的感觉。但是,站在这人头攒动、个个面冷如铁的广场上,举目无亲,我一下又失去了方向。幸好有幺舅在这里,我不用像其他农民工那样,挎着背着一个大编织袋包包,里面塞满了薄棉被破衣烂衫。我只带了一个双肩挎的便宜的帆布旅行包,里面装了一些换洗衣服,还有十多本小说、诗歌、散文、故事方面的书。那是我的宝贝。我是个中等个子,瘦瘦的、白白的,加上一副近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
  我正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窜了上来,用蹩脚的普通话说,小兄弟,住旅馆吧,我们那里便宜,还有小姐。我说,我是来广州上学的。那妇女笑了笑,有出息呀,小老乡。我红了红脸说,我一听你那椒盐普通话,就晓得你是四川人了,大姐,我是学生。妇女说,学生,学生就不吃五谷杂粮了?我们那里经常也有大学生来耍,小兄弟,有没有兴趣?我涨红了脸说,大姐,我要赶到学校报到,对不起,我走了。我不敢多说话,头也不回就溜了,生怕再上来几个人缠住我脱不了身。老乡整老乡,骗你没商量,我多少也听说过。
  广场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男女,我茫然四顾,不知该往哪个方面走。这时,又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向我走来。我虽然已经二十岁,算个成年人了,但毕竟是山里娃子,没见过世面,和班上女生说上几句话就脸红,现在更是不敢与女人说话。什么迷魂帕呀,喷口气就晕呀,那种龙门阵听得太多了。我心里一阵紧张,急忙向一个书报亭走去,我看见那里有人在打电话。幺舅在佛山搞工程,我曾看过地图,好像佛山离广州很近。我决定给幺舅打个电话,让他来接我,我怕上了黑车,上当受骗。一个小书呆子,出门在外,比惊弓之鸟还狼狈,鸟儿还可以东南西北乱飞,人呢,四方八面都是陷阱,连迈哪只脚都有点迷糊,笨人只有笨办法,等亲人。我幺舅是不会算计我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